文書樓 > 錦衣春秋 > 第一四七一章 養虎為患

第一四七一章 養虎為患

    空藏大師神色平和,地藏終于道:“這些年來,我每年可以見到啞奴三次,你說他氣息尚在,自然不會假。”
          空藏大師合十道:“阿彌陀佛。暮施主,老僧答應過你,會幫你完成心愿。眼下你的愿望已經達成,老僧別無他求,只盼你能夠信守承諾。”
          地藏道:“我自然不會食言。不過我要見到啞奴醒轉過來,才會自廢武功。”
          “暮施主,當年的約定可并不是這樣。”卓青陽嘆道:“當年說好,那些大宗師不在的那一刻,你便會廢去武功皈依佛門。大師當年也答應,會幫你取得玄武丹,不過玄武丹是否真的能夠讓啞奴醒轉過來,誰也不能保證,我們也只能是盡力而為。”
          地藏淡淡道:“你方才還說,玄武丹神效驚人,必能救回啞奴。”
          卓青陽頷首道:“我是這樣說過,但也只是期盼如此。這玄武丹雖然一直有傳說,可是我們沒有一個人親眼見識過玄武丹的靈效,此外也無人知道服用玄武丹之后,是否會立刻起藥效。也許服用過后,三五日之后才會醒轉,也有可能三五個月,我們都無法確定。”
          “我當年答應過你們,大仇得報,得到玄武丹之后,我會自廢武功。”地藏道:“可是如果你們救不回啞奴,這些承諾自然不會作數。”
          卓青陽臉色凝重起來,道:“你這是什么意思?莫非要反悔不成?”
          地藏搖頭道:“并非是反悔。你們救不回啞奴,我便要自己帶著他繼續求醫問藥,廢去武功,便有許多不便。”
          “暮施主,你這可是出爾反爾。”卓青陽嘆道:“你莫忘記,啞奴的生死,掌握在我們手中。”
          地藏淡淡道:“你是在威脅我?”
          卓青陽搖頭道:“我自然不會有此意,只不過......!”他話聲未落,眾人卻已經看到地藏拔地而起,隨即如同流星般掠向那艘大船,所有人都是駭然變色,空藏大師卻已經騰身而起,欲要擋住地藏的去路,卻聽得地藏冷聲道:“閃開!”已經是一掌往空藏拍過去。
          空藏曉得地藏厲害,不敢硬接,只感到一股勁風襲來,還沒來得及多想,地藏已經從他身旁掠過,也不與他糾纏。
          地藏速度奇快,眨眼間已經飄落到大船之上,卓青陽失聲道:“不好!”
          卻只見到地藏進入船艙之內,艙內一時間沒有聲息,卓青陽和空藏對視一眼,臉上都顯出駭然之色。
          齊寧也已經上前去,沉聲問道:“卓先生,啞奴是否在船上?”
          卓青陽點點頭,眸中顯出駭然之色道:“大師,咱們......!”
          空藏不等他說完,已經打斷道:“因果循環,終究是瞞不住的。”
          齊寧已經意識到什么,低聲道:“大師,難道.....啞奴前輩已經過世了?”
          “十多年前,淮南王將啞奴送到了大光明寺。”空藏神色凝重:“當時的情勢已經是十分嚴重,啞奴身受重傷多年,各類藥物雖然讓他留有氣息,卻只是一個活死人。而且諸多藥物加上他自身的傷勢,已經讓他的經脈完全損毀,送到大光明寺的時候,只剩下了最后一口氣息。”
          齊寧皺眉道:“難道啞奴前輩送到大光明寺,就已經過世?”
          空藏搖頭道:“老僧集合了數人之力,以內力注入啞奴體內,又將寺內涅槃金丹喂他服下,勉強讓他活了下去,但卻支撐不了多久。”合十苦笑道:“老僧心存私念,當時浮萍計劃已經在進行,又知曉了暮施主的身份,那時候我們便知道,若是沒有暮施主的相助,浮萍計劃便無法成功。”
          卓青陽卻是肅然道:“大師千萬不要這樣說,你并非是私念,而是心存天下蒼生,乃是大菩薩心腸。”
          “啞奴在寺內不過一年多,就已經過世。”空藏平靜道:“我們只擔心暮施主知曉啞奴過世,便會退出浮萍計劃,無奈之下,只能出下策,隱瞞啞奴過世的真相。”
          “那又如何能瞞過她?”齊寧臉色更是凝重:“她每年都可以見到啞奴,難道沒有發現?”
          卓青陽嘆道:“我們都是讓她遠遠看著,啞奴的遺體,我們一直都是用藥物維持,看上去就像活著一般。她一心想要救回啞奴,也將希望寄托在我們身上,所以大師如何安排,她也都是從無異議,一直遵從。”
          齊寧道:“你們難道沒有想到此時遲早會被她發現?”
          “我們已經是騎虎難下。”卓青陽道:“如果告知啞奴過世,我們實在不知道她會做出什么事情,萬一因為她而導致浮萍計劃敗露,那么一切也就......!”長嘆一聲,一臉無奈。
          齊寧此時才明白,空藏大師和卓青陽一度想將地藏當做利器,可是這利器既能傷敵,一個不慎,亦能傷己。
          “我們在大光明寺請你加入浮萍計劃,并非真的是為了對付其他大宗師。”卓青陽壓低聲音苦笑道:“我們就是擔心眼下的局面出現,卻不想這樣的局面卻成真。按照我們的設想,地藏即使對付的是傷重的大宗師,也必然自損極大,那是她若撕毀承諾,我們就只能依靠你來幫助我們除掉她。但眼下的情勢,比我們計劃的還要兇險。”
          齊寧恍然大悟,道:“你們讓我加入浮萍,是為了對付地藏?”
          卓青陽微微頷首,空藏卻是合十不言。
          “你們養了一頭猛虎對付其他的猛獸。”齊寧嘆道:“可是到最后,你們自己卻控制不住那頭猛虎,這可真是養虎為患。”
          此刻北堂慶也已經走過來,向卓青陽拱手道:“先生!”又向地藏拱手道:“大師!”
          北堂慶當年混入楚國都城,在齊景的介紹下,拜卓青陽為師,卓青陽卻是他名副其實的先生。
          卓青陽微微點頭,道:“你也下山了?我們當初也料定,琴簫合奏,北宮可以吹簫,但卻無人能夠在琴技之上與他相配,也只有你下山或能成功。”
          北堂慶點點頭,看著一直沒有動靜的大船,皺眉道:“先生說的利器,便是此人?”
          “她身份太過特殊,當年與我們達成協議的時候,我們對她承諾,她的身份,只有我和大師知曉,不會告知第三個人。”卓青陽道:“所以并沒有將她的真實身份告知于你。”
          北堂慶神色淡定,道:“先生這樣做,自然是有道理的。”眉頭一緊,道:“雖然除掉了莫瀾滄等人,可是.....這地藏的武功既然也達到了大宗師的境界,我們的計劃,也就沒有完成,而且......!”左右看了看,苦笑道:“如果他當真撕毀承諾,我們又能奈她何?”
          空藏嘆道:“老僧只能勸說她放下屠刀,除此之外,恐怕......!”
          便在此時,卻聽得艙內發出一聲怪叫,隨即聽到“砰砰砰”之聲響起,幾道身影從大船艙頂破艙而出,飛到空中,齊寧等人大吃一驚,見到那幾道身影都是穿著僧衣,一看就是大光明寺的僧侶,那幾人飛到空中,齊寧正以為都要落入水中,卻聽到“砰砰砰”又是幾聲響,身在空中的數名僧侶,竟然像爆炸一般,就在空中支離破碎,瞬間就變成了肉沫。
          赤丹媚和不遠處的花想容雖然都是見過世面,但從見過活生生的人在瞬間撕裂成粉碎,場景當真是可怖異常,竟是齊齊驚叫出聲。
          其他人也都是赫然變色,空藏大師驚呼道:“不好!”雙足一蹬,整個人已經向大船直飛過去,厲聲道:“休要下毒手!”
          他還沒有靠近大船,就聽到“噼里啪啦”的碎裂之聲響起,這一次卻不是有人飛出來,而是那船艙四分五裂,木板瞬間炸開,好生生的船艙,瞬間就不見,大船光禿禿的一片狼藉,隨即眾人便見到一件物事從船上直飛出來,齊寧看的明白,那物事四四方方,如同棺材一般,但這棺材通體發白,似乎是漢白玉所造。
          石棺飛過來之時,地藏的身形雖在那石棺邊上。
          空藏大師正往大船飛掠過去,與飛過來的石棺正面相對,他沒有閃躲,卻是探手往那石棺抓過去,地藏一只手已經搭在石棺另一端,空藏大師還沒有碰到石棺,地藏卻已經用力一送,石棺直往空藏撞過來,速度快極,正撞在空藏的身體上,空藏整個人就如同石頭一樣被撞的向后飛過來,齊寧臉色微變,飛身掠上,探手搭在空藏身上,卻連自己的身體也是難以阻擋來勢,與空藏一起向后,落在地上之時,兩人蹭蹭蹭連退數步才穩住身形。
          “大師,你......?”
          齊寧還沒說完,空藏“哇”的一聲,已經噴出一口鮮血,顯然被石棺那一撞,已經傷到了內臟。
          北堂慶和卓青陽都是駭然變色。
          空藏大師的武功,在當世也是屈指可數的頂尖高手,放眼武林,能與空藏相提并論的高手沒有幾個,可是地藏一出手,空藏甚至無法閃躲開石棺的撞擊,地藏武功之可怕,亦可見一斑。
          “砰!”
          石棺落在沙灘上,地藏飄然落下,站在石棺邊上,她容顏嬌麗,身材豐腴,可此刻那張漂亮的臉上卻是布滿寒霜,盯著空藏,冷聲道:“你們一直在騙我?”
  
黑龙江省十一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