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書樓 > 殊妖 > 第四十章 暗涌

第四十章 暗涌


  太陽漸漸下落,一天中積攢的熱氣仿佛在這一刻蓬**來,村寨里越發的熱鬧。
  一隊長長的車列沿著蜿蜒的山路來到村寨附近,在村寨外停下,商隊扎好營帳,升起火堆準備過夜。
  出于安全考慮,商隊一般不會進入聚集點,而是停在聚集點周圍,隔一天清晨或者其他時間開放市場,無論是有人想要來交換物資還是購買物品,都可以自由出入。
  但實際上一般的勢力是沒有能力對能夠在大荒中行走的商隊動手的。
  另外像是村寨這樣的小地方也沒有接待商隊的能力。
  根據路過聚集點的大小,商隊停留的時間和開放的貨物也會不同。
  像是村寨這樣的小地方,他們的開放時間可能只有短短的半個時辰。
  而這半個時辰也許這個小小的村寨都要等上十幾年的時間才能等來一回。
  擁有實力又愿意以商隊這種和平形式獲取財富的勢力實在是太少了!
  而去若不是機緣巧合,時間掐的剛剛好,這支商隊甚至都不會在村寨附近停留。
  那長長的隊列在山路上延伸得很遠,這個小村寨只是他們漫長前行道路上的一個小小的調劑品而已,但是他們也許不知道,這支商隊的到來卻能夠牽動無數顆青春的、滾燙的、向往更加遼闊天空的少年的心!
  村子外,商隊中一支車隊緩緩停下他們的步伐。
  車隊靠后的位置中,一輛馬車的窗紗被一只芊芊素手悄然掀開,一張美得令人窒息的臉龐從馬車里微微探了出來,一雙如水眸子里撩人的光彩緩緩流轉。
  絕美女子的臉上帶著一絲倦意,顯然是又一天的長途跋涉讓她有些疲倦。
  絕美女子那如水的眸子緩緩閃動,眼角一顆淚痣賦予她一種莫名的魅力。
  馬車內的一旁還站立著一名身著淺綠色長裙的侍女。
  侍女看到絕美女子的動作,微微傾著頭輕聲向女人提醒道:
  “小主,我們今夜應當就是在此地休息了!”
  “嗯!”
  絕美女子輕輕應了一聲,一雙美眸望著村寨的方向,微微有些恍惚。
  “多么熟悉的地方啊!”
  “你……還好嗎?”
  絕美女子收回目光,眼里波光流轉,閉上眼睛,不再說話。
  隨著前方馬匹的一陣嘶鳴,車輪一止,車隊徹底停下!
  …………
  陳子音站在高腳吊樓上,淡淡的余暉映在他秀氣的臉上,顯得神采飛揚。
  此時他的內心波瀾起伏。
  商隊突然間的來訪給陳子音帶來的不是一般的震撼。
  就像是與世隔絕的人突然尋找到通向外界的道路一樣,陳子音此刻就是這樣的心情。
  外面的世界,到底會是什么樣的呢?
  從未離開過村寨附近的陳子音對明天的商隊之行充滿好奇。
  這只商隊就像是一扇窗戶,給了陳子音了解外面世界的機會!
  在外面的世界里,會有怎樣不同的人,會有怎樣新奇的事物呢?
  此刻,實在是有太多的問題困惑著這個無知的少年了!
  他就像是一只雛鳥,見到了更加遼闊的天空,忍不住的想去飛翔,但是卻沒有飛翔的力量。
  會有機會的吧?
  一定會有的!
  陳子音憧憬地望著遠處的群山,仿佛有一種具有魔力的呼喚聲在吸引著他。
  夕陽落下的光輝漸漸灑下。
  明天,究竟會是什么樣的呢?
  ……………………(分割線)
  淡淡的燭光在石洞中搖晃著,給陰暗陳舊的石洞中帶來微弱的光芒。
  “這種時候,你不應該來這里的……”
  黑暗中,一陣嘶啞的話語聲傳來,話語聲中是全然的平靜。
  “我不是特別放心,過來看看……那件事,準備得怎么樣了?”
  陳子歌站在燭光旁,搖晃的燭光映在他的臉上,使他的面容顯得有些陰晴不定。
  “陰謀只有在黑暗中才算是陰謀……一個優秀的陰謀家應當將自己置身事外!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那人隱藏在黑暗中,鷹隼般的目光直直勾著陳子歌。
  陳子歌眉頭微微皺起。
  陳子歌手里拿著一根稻草根,挑撥著燭芯,讓它燒的更旺一些。他一動不動地看著面前的燭火,對身后的黑暗說道:
  “你看這火焰……”
  “它燃燒得越旺盛……”
  陳子歌冷冷的眼神注視著那搖晃的燭光,用低沉的聲音說道。
  “它的影子才會越陰暗!”
  “可是!”
  陳子歌轉身朝向背后的陰暗,手上的稻草根微微一彈。
  燭光瞬時熄滅!
  “一旦它熄滅了!”
  “便只會剩下黑暗!”
  “那你……可能明白我的意思嗎?”
  黑暗中,陳子歌直直看著那鷹隼般的目光,冷冷的話語落下。
  那人的顫顫巍巍的身軀顫抖了一下,避開陳子歌的問題,說道:
  “萬事都準備妥當了,唯一的變數……可能——就是你的弟弟了!”
  “陳子音?”
  陳子歌冷冷的瞳孔微微閃動。
  “你太過于愛護你的弟弟了,倘若你的弟弟出事,我們擔心……”
  陳子歌的眸子停止閃動,凝視著黑暗中的那個人,淡淡地說道:
  “你可真不是一個聰明人!聰明人——可不會說出這樣的話!”
  “告訴你身后的那群人,我心中自有分寸,但還希望你們——不要做些讓人啼笑的蠢事!”
  陳子歌眼中爆出一道精光,露出駭人的氣勢!
  黑暗中那人一臉震驚!
  “你居然?”
  “所以警告你們,不要做傻事!”
  陳子歌冷冷的話語落下,頭也不回地朝著外面走去。
  只留下身后那人顫抖的身軀。
  一條狗或許能夠無條件的對你忠心,可若是與狼共舞,就要做好被狼啃食的準備!
  皎潔的月色散落在崎嶇不平的地面上,顯得陰暗分明。
  山洞外面,陳子歌從一處草叢中走出,身上沒有沾染一絲灰塵。
  他沿著一條小路一直前行。
  不遠處的一棵樹上,一個身影從樹干后顯露出來,一雙如狼般的眸子里是無限的淡漠!
  “這就是你的依仗嗎?我的小狼狗?”
  根根油膩的胡須上,一道冷笑漸漸散開。
  陳子歌迎著月光,月色投在他高大的身影上,在他身后映出一道長長瘦瘦的影子,一直延伸著,延伸到很遠,很遠……
  陳子歌走在路上,嘴角抑制不住的張開,他的眼神中帶著冰冷的寒意,仿若發狂一般呢喃道:
  “來吧!來吧!馬上……我就會讓你見識見識——什么叫做殘忍!你這個天真的孩子!”
  又仿佛是有一道清冷的祈求的目光投來:
  再等等我……
  再等一會兒……
  就快好了!!!
  就快好了!!
黑龙江省十一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