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書樓 > 殊妖 > 第三十九章 開局

第三十九章 開局


  陳子歌離開獵妖隊,向村里的議事堂走去。
  議事堂離獵妖隊集隊的場地并不遠。
  議事堂,顧名思義,是村寨里商討事情的場所。今天,在這里有一個重要事情將要宣布。
  已經臨近中午,日光漸漸強烈起來。
  村里的議事堂是在一個大型的高腳吊樓里,陳子歌穿過長長的廊道,裸露在外的手臂的小腿被陽光照射得有些泛紅,但大荒里的人可從不在意這些。
  對他們而言,強壯和健美才是最高的審美標準。
  走到議事堂前,陳子歌瞇了瞇眼,忽然間有些晃了神,今天的太陽實在是有些熱烈!
  當陳子歌走入議事堂時,大部分人都已經到齊。
  村子里的議事堂非常簡樸,除了幾十把陳舊的椅子和一張大長方桌外,別無他物。
  就連議事堂上方的屋頂都幾個破洞,此刻還有幾滴雨水在往下滴落著。
  議事堂前身是一名無妻無子的獵妖師的居所,在這位獵妖師在一次任務中犧牲后,村里本著廢物利用的打算,將他的居所清理一下作為村寨的議事堂。
  大荒里面一切物資都是匱乏的,崇尚節儉被大荒人視為崇高的美德。
  每個月,村寨里擔任重要職位的人都會集中在議事堂內,商討每個月物資交換的執行或者分配獵妖團任務等日常問題。
  而當有其他重大的事情需要通告時,也會在議事堂召開集會。
  但是今天并不是每個月固定召開集會的時間。
  議事堂的空間有些狹小和封閉,給人一種陰暗沉悶的感覺。
  陳子歌坐在座位上,他靜靜地等待著,等待著會議的開始。
  雖然陳子歌尚不完全清楚召開集會的原因,但是從過來參與會議的人員來看,他心中已經大致清楚了。
  會議首席上坐的是獵妖二隊的隊長——陳浩。
  陳浩是一個身材矮小的中年男子,臉上堆滿了肥肉,笑起來給人一種和藹的感覺,雖然眼睛被臉上的肉擠得只有豆子那么大,但眼神越顯得很犀利。
  此刻的陳浩心情有些沉重,臉上沒有什么光彩。
  狼叔坐在陳浩的左手邊的第二排,此時正環抱著手臂,靠在椅子上,閉目養神。
  他那一頭油發還是那么引人注意!
  陳子歌淡漠的視線從左到右,一一看去。
  一隊二組組長、二隊三組組長、一隊二組副組長……
  除了村子里的幾個重要職位的擔任人,其他的基本上是獵妖隊的核心成員。
  果然,全到齊了。
  陳子歌心中難得有些興奮。
  那應該,就是那件事了!
  “那,你準備好了嗎?肖戰!!”
  “要知道,當初,見證過那件事的人——可只剩下你了啊!”
  陳子歌閉上眼睛,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心中卻在想著其他的事情,全然已經對這次會議失去了興趣。
  議事堂中又進來幾個人,所有椅子很快被坐滿。
  看見所有人都到齊,他輕輕地敲了下桌子,示意會議開始。
  當他敲下桌子的那刻,下面的陳子歌緩緩將眼睛睜開,望向陳浩。
  狼叔依舊是那副做派,陳浩看了他一眼,卻也不在意。
  他視線環繞一圈,意圖吸引起在場所有人的注意,緩了緩,他說道:
  “相信很多人都已經知道這次召集大家過來是為了什么!”
  “帶給大家一個不好的消息!”
  “就在昨天,村里接受到外出任務的四隊的最新消息,他們在執行任務時于七十里外的一處隱秘山谷中發現了一處小型妖族聚集地!”
  小型妖族聚集地!
  那些不知情的人一臉震驚。
  多少年沒有在人類勢力范圍內部發現過妖族聚集地了?
  況且距離村寨這么近……
  是否這個妖族聚集地是妖族發起戰爭的跳板或者據點?
  會不會是……
  大家互相交換了一下視線,思考著這一發現會帶來的影響,有都些沉默。
  陳子歌假裝有些驚訝,至于狼叔,連眼睛都沒有睜開。
  陳浩又敲了敲桌子,語氣低沉地對議事堂里的一眾說道
  “現在四隊正在那個妖族聚集地附近偵查,隨時警戒妖族聚集地的下落!!”
  “現在的問題是——如何處理這個小型妖族聚集地!”
  “大家也都知道,僅僅依靠我們去清剿一處小型妖族聚集地是非常困難的,況且三隊外出任務還沒有回來,一隊之前獵殺青玉狐后隊里高端戰力也出現了短缺!”
  “但是!側臥之榻,豈容他人酣睡?村寨附近絕對不能允許有這樣一個妖族聚集地存在!”
  “而且以妖族的繁育能力,這個妖族聚集地遲早會對我們村寨造成危害!”
  陳浩手指重重的在桌子上一敲,臉上的肥肉止不住的抖動。
  “但好在,恰逢商隊的到來,商隊里有眾多高手,村里決定斥巨資雇傭兩名獵妖師,二十名獵妖者和獵妖戰士共同參與這次清剿任務!”
  “受時間安排影響,清剿野獸的任務必須要提前完成!”
  陳浩的視線看向陳子歌,帶著不容辯駁的味道。
  陳子歌冷冷地點了點頭,示意知道。
  “由于小型妖族聚集地的影響,完成清剿野獸任務時一定要防備妖族的進攻!”
  說道這是,陳浩又看了一眼陳子歌。
  “預計清剿野獸的任務于明天傍晚完成,為減少雇傭花費,村里決定后天就對妖族聚集地發起進攻,力圖一舉把這個小據點從我們附近抹除掉!!”
  陳浩一臉認真地說著,手指在桌子上不斷敲著,就連狼叔都因此皺起了眉頭!
  下方的陳子歌一如既往地冷眼聽著,仿佛只是一把沒有感情的武器而已。
  他早已經習慣了這樣的生活,殺戮,成長,不斷地殺戮,不斷地成長,然后去擊殺更加強大的敵人。
  僅此而已……
  而這一切,僅僅是為了一個答案罷了。
  陳子歌冷冷的眼神看向閉目養神的狼叔。
  “別著急!很快,我就要……”
  突然間,狼叔的眼睛睜開,暴露出一閃精光,陳子歌淡淡的將眼神收回,看向別處。
  狼叔睜開眼睛,看著前方的桌子。
  無他,會議快要結束罷了,否則狼叔可是不會醒的。
  可是……
  真的就是如此嗎?
  狼叔看著陳子歌,眼神中充滿玩味,嘴角掛著一抹笑容,仿佛是在說:
  就憑你?
  行嗎?
黑龙江省十一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