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書樓 > 殊妖 > 第四章 柳焦糖

第四章 柳焦糖


  學堂位于村子的東南方,而兄弟兩人的家在村子的西北方,這意味著兄弟兩人要穿過大半個村子上下學。
  自從父親去世之后,陳子歌和陳子音由父親的朋友狼叔代為撫養,所幸狼叔一直非常照顧他們,將兄弟兩人視為己出。
  要不然怎么會把兩人養的這么白白胖胖的呢?
  從學堂出來,繞過狩獵隊和獵妖隊集合的操場,經過村子里的議事堂,又繞了一點路,陳子歌帶著陳子音來到村里的小市場。
  大荒中沒有統一的貨幣,交易都是以物易物,覺得價值差不多便進行交換。
  當然多年的以物換物下來,人們對各類常見的事物都有默認的交換標準。
  村子里面已經出現了大致的分工,因而小市場也算的上繁榮。
  一條街道上下,便是村中的市場所在。
  由于西山村坐落于半山腰上,大多數房屋都是高腳吊樓。
  高腳吊樓至少有兩層,是山民獨特的居住場所。
  因為山上崎嶇不平,因此一樓是深深打入地下的巨大木樁,用柵欄圍起,可用以圈養牲畜或者儲物,而二樓或以上,才是人的居所。
  而這條街道上的居民則特意將一樓修筑得稍微高聳一些,作為沿街的商鋪。
  到了這條街道,陳子音像是活過來一樣,跳跳躍躍地走在前面,一雙澄澈好奇的眸子望向各種事物。
  陳子歌則走在陳子音的后面,一臉無奈的跟著陳子音。
  村子里的市場售賣的都是一些基本的生活物資,像是鹽類、食物等。
  陳子歌也不知道這樣的地方為什么陳子音會覺得有趣。
  陳子音走在前面,時而碰見認識的人就打一聲招呼。
  西山村又叫做陳家村,姓陳的基本上在村子里都是沾親帶故。
  因此一路上兄弟兩人總會碰見一些認識的村民。
  很快便到了陳子音夢寐以求的地方——售賣柳焦糖的店鋪!
  說起柳焦糖,不過是一種特殊的柳樹的汁液凝固而來,外表呈淺白色,吃上去帶有一絲絲的甜味,同時有一種澀澀的口感。
  生長在這一片山區的柳焦糖是西山村的主要糖類,由于種植面積比較廣,價值并不是特別高。
  但是對于如果獨立生活連自己都養不活的兄弟兩人,其價格自然是高昂的。
  一般來說很少有人會選擇去生吃柳焦糖的,市場上售賣的柳焦糖作為一種現成品,是直接由柳焦樹的汁液凝固而來。
  村里人買完柳焦糖都會用小火將其熬煮成稠粘的汁液,再次冷卻后會呈現上下兩層,最上面的才是可供食用的柳焦糖。
  當然這樣味道也不會很好,目的是去除柳焦糖里面那種澀澀的口感。
  陳子歌對于這種糖類是沒有什么興趣的,但這種柳焦糖卻是陳子音的最愛。
  而且陳子音最愛吃的就是這種現成的柳焦糖,實在是奇怪!
  售賣柳焦糖的店鋪里到處都是一些大大小小的密封陶罐,里面裝滿了柳焦糖。
  售賣柳焦糖的也是兄弟二人的親戚,名字叫做陳達,是兄弟二人父親的表弟。
  走進店鋪,陳達正在忙著處理幾塊鮮肉。
  陳達右手邊有一小罐灰白色的粗鹽,,面前是一個大盆子里面的幾塊大塊鮮肉。
  陳達一手從鹽罐中抓出一把粗鹽,用力在油膩的鮮肉上涂抹,反反復復,一直到肉的各個部位都涂擦上粗鹽。
  陳達腌肉腌得很認真,有些沒有察覺到兄弟兩人的到來。
  陳子音卻是等不及了,踮起腳,趴在桌子上,對著陳達叫嚷道:
  “達子叔!達子叔!給我來兩塊柳焦糖!”
  陳達這時才回頭一看,對著外面有些刺眼的陽光眨了眨眼,用只剩下的一只眼睛看見期待多時的陳子音,驚喜道:
  “小子音來了!”
  此時陳子歌一把將陳子音摁下去,笑著對陳達說:
  “給他來一塊就夠了!”
  陳子音一臉不開心,但是沒有說什么,卻是低下頭從陳子歌的手中掙脫開來,重新趴在桌子上,一臉期待地看著獨眼的陳達。
  陳達早年失去了一只眼睛,如今將近三十歲了也沒有結婚,每天忙著自己的事情,有些孤僻,不是很會說話,因而他家的生意并不是很景氣,一直都是幾個親近一些的親戚幫忙照顧一下生意。
  市場上賣柳焦糖的也有幾家,陳達每天慘淡經營著這家店鋪,偶爾去別的地方打打下手,維持一下生活。
  陳子音每次買柳焦糖都會來陳達這里,陳達也很喜歡兄弟二人。
  陳子音每次來買柳焦糖陳達都會多給一點,有時還給陳子音免費。
  不知道這是不是陳子音喜歡來陳達這里買柳焦糖的原因。
  但是在兄弟兩人中陳達倒是更喜歡陳子音一些。
  陳達站起身來,將整張臉顯露在兄弟兩人面前。
  右眼已經完全失去,替代原來右眼的是一片扭曲的傷疤。
  剩下的左眼中帶著些渾濁,胡須已經很長了,根根豎立著,有些油膩。
  身上黝黑的肌肉根根盤立著,顯示出強大的力量。
  衣領上快被油膩污漬掩蓋住的八道銅色云紋一閃而過
  陳達拿過一張滿是油膩的黑布擦了擦手,并沒有將手上的鹽漬和肉的油膩擦干凈。
  他從手邊取過一個帶著些灰塵的小陶罐,將上面的封蓋的布去掉,頓時一陣清香彌漫出來,過了很久在淡下去。
  陳達看著陳子音,有些期待:
  “小子音,這是我特意給你留的!前兩天剛剛做好的!是從河西那邊的大柳焦樹上取下來的柳焦糖!你聞聞!香不香!”
  陳達剩下的一只眼里滿是得意。
  陳子音看著這一小罐柳焦糖,吞咽了下口水,弱弱的說道:
  “看起來真的好好吃!”
  一旁看著的陳子歌有一種不妙感,摸了摸口袋。
  陳達更加得意,將封布重新蓋上,把小陶罐推到陳子音面前,擺擺手說道:
  “這小罐也值不了多少錢,你就拿回去慢慢吃!千萬別和我客氣!”
  陳子音一臉糾結地咬了咬手指頭,搖搖頭,說道:
  “那怎么行!”
  陳子歌倒是在一旁松了口氣。
  陳達瞄了一眼陳子歌,把頭靠近陳子音,接著對陳子音悄悄說道:
  “你回頭多過來看看我,別帶你哥來就行了!”
  陳子歌狐疑地看了一眼他們,聽不清楚陳達說了什么。
  陳子音轉了轉眼睛,點點頭,對陳達說道:
  “那好!我以后常來您這里幫忙!”
  陳達高興地點點頭,說道:
  “也行!也行!”
  陳子音連忙緊緊抱住那罐柳焦糖,眼睛瞪得大大的,回頭一臉期待地看向陳子歌。
  陳子歌無奈的撫了撫額頭,點點頭。
  陳子音急忙將柳焦糖罐抱下來,一臉開心的向陳達說道:
  “謝謝達子叔!我等下就過來幫忙!”
  陳子音的眼睛瞇成了月牙。
  看見開心的陳子音,陳達也嘿嘿直笑,只是他右眼上的疤痕越發扭曲,他說道:
  “不用著急!有空來就行了!你要是來,我這里還有柳焦糖吃!”
  陳子音一臉期待,連忙點點頭,像極了一只小狐貍。
  “那好,等下我再過來,我先和哥哥回家吃飯!謝謝達子叔!”
  陳達笑了笑,轉頭向向陳子歌點點頭。
  陳子歌也笑了笑,向陳達點頭說道;
  “謝謝達子叔!”
  陳達擺了擺手,說道:
  “趕緊回去吃飯吧!不然狼嬸該等急了!”
  陳子歌嗯了一聲,便帶著一臉喜悅的陳子音離開。
黑龙江省十一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