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書樓 > 殊妖 > 第三章 雷獸

第三章 雷獸


  下面的學員們聽的都是異常的認真!
  陳斌一口氣站著說了很多,最后可能是因為一條腿實在是堅持不住了,很多想說的話還沒有說出來,匆匆結尾。
  “好了!今天的課便到這里吧!”
  “下課!回家吃飯!”
  陳斌一臉認真,一揮手,宣布放學。
  下面有些原本一臉認真的學員們頓時人影都不見了,只剩下幾個磨磨蹭蹭的還在收拾東西。
  陳斌滿臉嚴肅的臉瞬時垮了下來,滿臉無奈,拿起一旁的拐杖,也準備回家。
  “學師!”
  就在此時,一名學員走上講臺,叫住了準備回家吃飯的陳斌。
  這名學員約莫十歲左右,額頭前留著些小小的碎發,眸子里稍顯有些清冷,白皙的膚色顯得與大多數黝黑的大荒人格格不入。
  “我能夠問您一個問題嗎?”
  這位學員臉上帶著一絲微笑,向陳斌問道。
  “當然可以!”
  陳斌愣了愣,接而笑著說道
  陳斌剛來幾天,倒是對這位勤奮好學的學員有些印象,他的名字叫做陳子歌。
  陳斌是幾個月前從獵妖隊退下來的,這幾天才來學堂任職。
  但是在和其他學師的閑聊中和幾天的接觸下來,陳斌認識了學堂里大多數學員。
  在所有學員之中,他對眼前的陳子歌和他弟弟的印象尤為深刻。
  從小便無父無母,兄弟兩人相依為命。
  雖然身世凄苦,但兄弟兩人卻異常努力勤奮,各項成績在學堂里名列前茅。
  就是長得太瘦了,也太白了,不知道以后會不會是一名好獵手。
  陳斌看了看陳子歌那白皙的肌膚,有些不滿意。
  “你想問什么問題?”
  任何學師對勤奮學習孩子的印象都不會太差。
  陳子歌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用手撓了撓頭,問道:
  “老師,我記得您上次稍微提過雷獸的生活習性,也說過這種生物的隱匿性。”
  “那么如果選擇用陷阱來捕捉或者獵殺這種獵物的成功性會有多高呢?”
  陳斌略微想了想,不太肯定的說道:
  “這要看運氣,其實說到雷獸,你也知道它們是一種有著固定活動范圍的獸類,而且數量比較稀少,所以在不知道雷獸活動范圍前大范圍的用陷阱是非常看運氣的!”
  “另外如果你曾經在一個地方碰見過雷獸,那基本上就不要這一范圍再對它打什么主意了!”
  “雷獸對人類非常小心提防,如果在一個地方碰見人類,那它就會憑借它的速度迅速逃跑,在很長一段時間里是不會回到曾經見過人類的地方。”
  “畢竟雷獸屬于半妖半獸的存在,已經具有初步的智慧!知道什么樣的存在會對它產生最大的威脅!”
  “而且由于它們具有驚人的速度和隱匿性,還有和血狼完全相反的膽小的特性,所以如果你沒有比它們更快的速度或者洞察他們藏身的眼力,是很難將他們獵殺的!這也就是為什么雷獸的價值如此高的原因!”
  陳斌一口氣說了很多有關雷獸的信息,加上之前的講課,讓他感到有些口渴,有些急著回去喝水,便向陳子歌問道:
  “還有什么問題嗎?”
  “謝謝學師,我沒有什么問題了!”
  陳子歌對陳斌給他的解釋有些感悟,向陳斌道了一聲謝。
  陳斌向陳子歌點了點頭,拄起一旁的拐杖站立起來,伸出另一只手拍了拍陳子歌的肩膀,用非常認真的眼神對他說道:
  “平時一定要多吃一些肉,多曬曬太陽!像你這么瘦是成為不了一名好的獵手的!”
  陳子歌愣了一下,對陳斌突如其來的叮囑沒有反應過來。
  在陳子歌想要解釋些什么的時候,卻發現陳斌早已經走遠,消失在學舍的轉角處。
  陳子歌翻了一個白眼,向著講臺下面走去。
  要說陳斌少了一條腿,可加上拐杖,走得卻比平常人快多了。
  等陳子歌一個問題問完,此時學堂里人已經走得差不多了,只剩下一個六七歲樣子的孩童在座位上百無聊賴地望著窗外在枝頭間騰躍婉轉的鳥兒。
  點點陽光灑在陳子音的烏黑的頭發上,折射出一種異樣的光芒。
  窗外的風緩緩吹進,拂起陳子音額頭前的發絲,帶來微微涼意。
  陳子歌看著發呆著的陳子音,計從心出。
  他悄悄摸到陳子音的身后,待陳子音不注意時,突然大叫一聲。
  “彭!”
  陳子音被嚇了一跳,下意識地從座位上跳起,膝蓋卻一下子撞在了桌子上,“誒呦”大叫一聲,淚花已經在眼眶里打轉起來。
  陳子音回頭一看,正看見陳子歌嬉皮笑臉的對著陳子音。
  陳子音哪里氣得過,眼淚頓時從眼眶里流了出來,伸手在陳子歌身上打了一下,趴在桌子上哭了起來,一邊哭還一邊說道:
  “哥哥壞蛋!”
  陳子歌有些木楞,才回覺到撞疼了陳子音,頓時著急起來,想要安慰卻不知道怎么安慰,只是一個勁的說道:
  “別哭了!都是哥哥的錯!對不起!對不起!”
  陳子音才不會理會陳子歌,就是沙啞著喉嚨哭著,哭聲越來越大。
  陳子歌聽著陳子音的哭聲,慢慢冷靜下來,想了想小聲對陳子音說道:
  “阿弟!這樣,等下哥哥給你買一塊柳焦糖!你原諒哥哥好不好!”
  陳子音的哭聲停了一下,像是在考慮著,但緊接著又重新哭了起來,而且哭聲更大了。
  陳子歌聽得頭皮發麻,急忙道:
  “兩塊!哥哥給你買兩塊!”
  哭聲頓時消失了,學堂中仿佛一下子恢復了靜謐。
  陳子音想了想,瞪起小小的眼睛,一本正經地對陳子歌說道:
  “三塊!”
  陳子歌心中不知道哪里來的一口氣,始終吞咽不下去,險些噎死。
  他想了想,對陳子音說道:
  “三塊可以,但是要分三天買!”
  陳子音咬了咬手指,有些不太情愿,但是看到陳子歌嚴肅的面容,才勉強答應道:
  “成交!”
  陳子歌看著陳子音,堪堪松了一口氣,他發誓以后再也不逗陳子音了,這代價未免有些大。
  “走吧!回家!”
  陳子歌沒什么好氣的對陳子音說道,提起陳子音座位旁邊的小背包,向外走去。
  陳子音則一副乖巧的樣子,跟在陳子歌身后,完全看不出來剛剛狡黠的模樣。
  陳子歌的氣還沒有消,直愣愣的向前走著。
  陳子音低著頭,眼睛忽閃忽閃著,亦步亦趨地跟著陳子歌,像是一個乖寶寶。
黑龙江省十一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