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書樓 > 我的主神玩家 > 第六十八章:計劃通

第六十八章:計劃通


  夏謙也是無從吐槽這句槽點滿滿的話語。
  不過當務之急,能不能先把我的手松開,上面的掉血debuff越來越高了啊!
  -10HP
  -23HP
  -35HP
  我感覺你是想讓我死!
  “我說……”夏謙聳了聳唯一能動的肩膀,一臉無奈,“你能不能先把我手松開?”
  “啊!”彌賽亞反應過來,連忙止住了眼淚,接著滿臉歉意的說道:“哦哦哦,不,不好意思,偉大的我是鴿手!”
  聽到這個名字,夏謙聽到心里又是收到了10000點的暴力真實傷害。
  要知道里面的npc小姐姐如此的智能,我當初怎么就取了這個沙雕名字呢?
  “不要喊我這個名字了。”夏謙擺了擺手,“你直接喊我的真名吧,夏謙。”
  “夏,謙?”
  彌賽亞學著這兩個有點古怪的音節組成的名字,然后又歪著頭重新念了一遍。
  隨著歪頭的動作一起晃動的還有白色修女服下面那挺拔的偉大。它似乎發出了“噗喲噗喲”的晃蕩之聲,贊同著彌賽亞。
  “夏謙,是這個名字嗎?”
  臥槽!這游戲npc也太智能了吧,簡直和真人沒什么兩樣啊!居然可以喊出我的真名!
  “而且它也太大了吧!”
  “沒錯,就是這個名字。”夏謙維持著自己穩如老狗心里狀態,點了頭,“這游戲除了你知道這個真名以外,我沒有告訴過任何人,包括那群沙雕。”
  “是嗎!那我真是太高興了!星靈,你的真名,我會像記住瑪利亞女神一樣深深鐫刻在靈魂中的。
  彌賽亞高興的像是一個孩子一樣,碧藍色的瞳孔因為愉悅而瞇成一條彎彎的線,整張臉都洋溢著幸福的樣子,仿佛是自己的名字被他人銘記一樣。
  “其他的星靈們也有真名嗎?”
  夏謙點了點頭,“我們玩家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真正名字,頭上這個ID只是我們興趣使然而已。”
  “星靈的表名和真名?”彌賽亞露出疑惑的樣子,隨后又釋然了,“我知道了!星靈們和神靈一樣,都擁有自己唯一的真名,是這樣的吧!”
  因為大雞蛋主神會自動屏蔽關于《星靈》這款游戲的信息,所以玩家們和本土原住民講的話語會變成近似詞。
  比如剛剛夏謙所說的玩家,游戲,ID之類的游戲話語。
  當然,玩家的沙雕名字不會屏蔽。
  “對了,你還沒說你是怎么到這里來的呢?”夏謙又轉回了開始的話題。
  “不知道,我在祈福的時候,等醒過來就在這里了。然后起來轉轉的時候,就碰見那你了。”
  彌賽亞也還是如同剛剛那樣的迷糊,不過夏謙也不指望她能想起些什么東西。
  “那算你運氣好,剛好碰見我。”夏謙指著自己的胸膛,“你是不知道這地方有多危險,看見這些怪物了沒有,個個都是戰斗力爆表的那種。”
  彌賽亞隨著夏謙手指望向四周,反應遲鈍的她這才警覺這些站著的巡禮蝶不是瑪利亞女神的神像。
  “那,那咋辦嘛?”彌賽亞有些慌了,高大的身軀居然釋放出一眾嬌弱的軟妹氣息。
  看見彌賽亞有些慌亂的樣子,夏謙嘴角露出了一個計劃通的笑意。
  “沒事,有我在,我保護你!”夏謙一邊義正言辭的說著,一邊自然而然的伸出手抓住了彌賽亞那柔嫩的手指頭。
  對!沒錯,是手指頭。
  因為即便表現的在柔弱,但是瑪利亞人的身高普遍都是四米多左右,從哪些異變者就能夠看出來了,他們也有四米左右的身高。
  而彌賽亞因為某些原因在這個種族中只有兩米多的身高,在其種族中是很嬌弱瘦小的軟妹。
  但是在身為藍星的玩家們面前,卻是很大一只。
  所以此刻夏謙抓著的彌賽亞的手,并不夠覆蓋整個手掌,更別提十指相扣了。
  只能夠“七指相扣”。
  夏謙出五個手指負責扣,彌賽亞負責出兩根勻稱白皙的手指負責被扣。
  整個場面就像是媽媽牽著自己上小學的兒子的手去上學一樣的尷尬
  “怎么感覺不是那么得勁兒呢?”
  夏謙攥著彌賽亞的手指,一臉古怪的想到。
  而另一邊的彌賽亞倒是反應遲鈍,沒有覺得那里不對勁之類的,很配合的接受著夏謙的保護。
  因為這段時間受到過玩家們的保護,彌賽亞知道,此刻自己應該茍在他們的身后,然后等玩家們清場一波,自己在出來詠唱為死者安息的禱文。
  感受著身后這大經常在本子上看到的“勞模”,無數星靈玩家心中的女生,以及大家心目中的公眾老婆的柔弱。
  原本打算向周圍的礦洞探險的夏謙,另起了一個打算。
  他打算把這個迷糊修女先給帶出去,自己再找斬夜大神會和,一起進來探索探索里面到底藏了什么秘密。
  因為看過星靈游戲最基本的介紹,這個游戲里面出現的原生NPC都是唯一的,除非特定頭上帶綠字的“坑錢,坑裝備”的NPC之外,這些都是不可復制,也不可重生的。
  所以當珍重一個自己超級喜歡的原生NPC的時候,夏謙還是回心中側重一下這名“NPC“的性命。
  “畢竟自己的老婆不疼,誰來疼!就算是游戲里的老婆也是一樣,一次都不能死!”
  夏謙這點獨有的特質從玩游戲以來就沒有聽過,以前玩一個卡牌類游戲,特別喜歡其中的一個角色,都不會讓她出現在一周目的開荒關卡里。
  雖然看著紙片人老婆爆衣很刺激,但是慘兮兮的模樣讓夏謙實在是于心不忍。
  “跟著我走,千萬別走丟了,也別發出任何響聲!知道嗎?”夏謙鄭重的朝彌賽亞說道。
  “嗯,知道了。”彌賽亞點了點頭,然后做出一個禁言祈禱手勢,接著對夏謙露出一絲微笑。
  “那好,我們現在出發!”
  就這樣,黑暗的廣闊礦洞之中,兩個一大一下的身影在巡禮蝶林立的包圍中開始了快速移動。
  與此同時,在礦洞外的玩家們卻是炸了鍋了。
  原因是老婆飛走了。
黑龙江省十一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