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書樓 > 創世臨仙傳 > 第九十七章

第九十七章


  那笛聲悠悠揚揚,輕盈卻透著一股刺骨的寒意,讓人聽的心里不覺一絲顫抖。只見地上原本已死去的那些鐵甲軍,竟然身子一動,晃晃悠悠的爬了起來,他們相互看著,殘破的身軀搖擺不定,只聽得那曲子音調一變,那些鐵甲軍瞬間變得多了一絲狂暴之氣,揮舞著手中的兵刃沖著蕭云彤而來。
  蕭云彤細眉一鎖,嘴里嘀咕道:“魔道的控尸術?”手中的雙劍一展,一手一把,半空中一轉身,一道白色的劍氣瞬間擊發出去,沖在最前面的那幾個鐵甲軍直接被斬為兩段,但隨即身子又合了起來,嘴里嗚伊哇呀的喊叫著沖了過來。蕭云彤看著正在沾沾自喜的楚媚兒,嘴里啐了一口。怒罵道:“你這妖孽的尾巴終于現形了,你果然是魔道滲透進來的奸細,那我就可以放心的除掉你了!”
  楚媚兒聽到了這里,停下了曲子,但那些鐵甲軍依舊唔一哇呀的揮舞著沖上蕭云彤,楚媚兒略帶嘲諷的說道:“我就算修魔道又如何?你還真以為你是仙,我們魔道就沒轍了?我們就那么沒有實力?你既然要殺我,那就拿出點真本事!實話告訴你,我們今天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山下的寧家!你不過是我順手捎帶著的而已,你真以為對付你們這樣的角色,我們還需要偷襲埋伏?”
  蕭云彤怒目圓睜,心中的怒火壓不住了,半空中一跺腳,一股巨大的靈力直接包裹著她整個身體,雙劍一揮,身后瞬間幻化起一道五彩斑斕的劍陣,那圖案猶如一幅輕盈的浣紗圖一般,“仙法:初心!”身后劍陣聲音未落,直接散射開來,數道飛射的劍氣,就像五彩的彩帶一般,直接射進了那些鐵甲軍的心口,貫穿而過,那些鐵甲軍張大了嘴巴,發出一聲輕吟直接趴在了地上。楚媚兒一愣,但那散射而來的劍氣在楚媚兒身前直接匯集成了一股五彩的劍氣,楚媚兒將腰間的長鞭一抖,閃身后撤了幾步,身前的長鞭直接帶著猩紅色的氣息敵了上去,直接就是一聲震耳欲聾的爆裂聲,蕭云彤趁著未散的煙塵,雙手一揮,借道而來,楚媚兒手中的長鞭一揮,迎了上去,二人你來我往的敵了二十多個回合,未分勝負。
  蕭云彤故意賣了一個破綻,楚媚兒見狀,順手一鞭甩了過去,卻不想被蕭云彤反手一握,用劍柄打在了手背上,身子一歪,本想把鞭子收回來,卻不想那蕭云彤緊跟著一腳,直接踢到了她那俊俏的面頰上,留下了一道劃痕。楚媚兒憤恨的向后閃了幾步,蕭云彤緊跟不舍,接連兩腳踏在楚媚兒的肩膀上,疼得楚媚兒表情都痛苦的變了一下。
  蕭云彤向后一閃,手中的雙劍一舞,剛要殺過去,卻見左右的鐵甲軍竟然圍了過來,她心里很是疑惑的一驚:“難道這些死尸不需要什么控制者嗎?”手中雙劍一揮,直接斬殺了兩人,玉足輕點一下,直接踏著鐵甲軍的腦袋飛了起來,雙手半空中一合,數道劍氣凝聚在雙劍的劍身上,隨手一甩,兩道劍氣猶如新月一般,劈了下去,十余個鐵甲士迎氣而倒。蕭云彤嘴角剛一上揚,未等說話,只覺得身后影動,余光一撇,身后頭頂上,楚媚兒正一鞭甩了下來。
  蕭云彤身體一挪,往旁邊一閃,一道血紅的鞭子直接擦著她的面前打了下去。蕭云彤目光一斜,怒上心來,反手將手中的劍向上一提,楚媚兒閃身向后一躍,手中長鞭直接甩了過來,蕭云彤雙劍在眼前一交叉,兩道劍氣直接合成一道,瞬間迎了上去,一聲悶響,那長鞭直接飛了回去,楚媚兒后撤一步,定睛一看,蕭云彤已然沒了蹤影,只覺得腳下一道白光自下而上沖了上來,急忙向后空翻閃出數步之遠。那劍氣之后緊跟著蕭云彤,未等楚媚兒站穩,蕭云彤已經沖到了她的身前,二人四目相對,蕭云彤嘴角微微一笑,手中寒光一閃,短劍的劍鋒擦著楚媚兒的面前而過,楚媚兒擦身閃躲,鬢下一縷長發被那劍鋒削去了,回身一腳,蕭云彤另一只手打了一個半環,手中短劍在身子側面一立,直接擋住了那一腳,楚媚兒只恐蕭云彤有詐,急忙收腳向后躍了數步,手中的長鞭一抖,再次纏繞在腰間。
  “一寸長一寸強,一寸短一寸險,只是不知這到底是強還是險呢?”蕭云彤冷笑一聲說道。
  “你真卑鄙!”楚媚兒臉上的媚笑收了起來,冷言冷語的說道,“想不到當年赫赫有名的靈玉仙子竟然是如此卑鄙之人,只會偷襲我這么一個弱女子。”
  “你是弱女子?說的我好像是個男兒一般,”蕭云彤冷笑著搖了搖頭,而后看了一眼下面那些依舊在嗚伊哇呀叫嚷著的鐵甲軍,說道,“那些是男兒,但都被你這個所謂的弱女子奪了性命,身不由己的在那里做行尸走肉,你說你弱在哪里?方才不還是嘲諷我這不中用的人是你的盤中肉,碗中餐嗎?這一轉眼怎么換了習性了?”
  “呸!要不是我剛大傷初愈,你會傷的到我?”楚媚兒憤憤的說道,“不過我丑話說在前面,我剛才是小看你了,但現在別說我欺負你,我可要御靈了,至于你嘛,靈玉仙子?你的靈魄呢?是不是找不到了?哈哈哈哈。”說完,一聲大喝,一股巨大的靈力直接包圍住了她的身軀,一副猶如血色戰甲一般的鎧甲護在她的身上,手中的長鞭在她身上一繞,猶如一條毒蛇一般高高的昂起了頭,隨時準備攻擊眼前的敵人。
  蕭云彤看著她的這般變化,的確有點小意外,但隨即笑了出來,說道:“你這也太心急了吧?我想冒昧的問一句,這是哪路高人給你的指點?強行御靈的結果,我想你不會不知道吧?你的這兩個靈好像有些合不來哦?”
  “廢話少說!看鞭!”楚媚兒聽得心里為之一動,但這個時候自己不能被分心,尤其是面對蕭云彤,手中的長鞭帶著巨大的靈力直接橫掃而去,蕭云彤在半空中疾跑兩步,縱身再次一躍,手中的雙劍一左一右甩了出去,分別定在兩個不同的位置,楚媚兒看的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這怎么打的連兵器都丟了?
  蕭云彤直接雙手一合,口中輕吟幾句,半空中立身一定,喝道:“仙內經:通經活絡!”話音剛落,她身前顯出了一個怪異的圖陣,直接幻化成數道細長的靈針一般的形狀,奔著那橫掃而來的長鞭而去,頓時消失在視線里,待那長鞭到了眼前,蕭云彤直接縱身一躍,躲了多去。楚媚兒猛地向回一拉,那長鞭直接掄了上去,奔著蕭云彤而去,蕭云彤在躍起的半空中手中又聚集了數道細長的靈針,同樣被她射出后消失在視線里,眼看那長鞭就要打中自己了,蕭云彤雙手向下一合,瞬間從楚媚兒的視線里消失了,楚媚兒著實一愣,不等她四處尋找,一道劍氣從她的側面沖了過來,楚媚兒來不及收回長鞭,只得向一旁躲閃,卻不想一道劍氣直接擦著她的血色鎧甲而過,她回頭一看那諸懷之甲竟被刺破了一道口子。
  “可惜了,”一個聲音從她身后傳來,楚媚兒迅速的轉過身來,只見身后蕭云彤一臉惋惜的看著,“可惜了你這身靈鎧,單看它的質地就是那諸懷幻化而來的,但你一看就是初學者,這樣的術法不是你努力就能練好的!看來,你不過是個試驗品罷了!”
  楚媚兒聽了怒火中燒,大聲呵斥道:“初學者又如何?!我今天只要殺了你,我以后就是衛將神了,所以誰也不能阻撓我!”。
  “你沒毛病吧?我早就離開臨仙城了,更不是什么衛將神了!”蕭云彤說道。
  “是不是沒有關系了,反正你這顆油嘴滑舌的腦袋,我今天是收定了!”說完,手中的長鞭一揮,自上而下的砸了下來,蕭云彤一閃,那長鞭直接砸到了地面上,幾個不開眼的鐵甲軍直接被砸成了塵埃.....
黑龙江省十一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