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書樓 > 扶蜀 > 第二百一十章 親斬士仁

第二百一十章 親斬士仁


  江陵城。
  軍校場。
  這日,校場四周,萬千身堅執銳、手執戰矛的甲士緊緊屹立四周,監視守衛于此處,時刻嚴防著治安。
  至于校場外,則匯聚了江陵大眾,百姓們今日紛紛圍攏而來。
  因為今日午時,要于校場斬殺叛將士仁以及諸同流合污的軍卒祭旗立威。
  此時此刻,周遭百姓臉上皆掛滿著濃濃的怒火,以及義憤填膺的神色,甚至一部分民眾恨不得生啖其肉,喝其血。
  須知,荊州一戰,如若不是士仁吃里扒外,獻城投降于吳軍,那吳軍又豈能長驅直入,兵臨江陵城下,肆意圍城?
  如若公安尚在,那荊州局勢也不會如此被動,江陵之中百姓也不用受征召登城墻協助守城。
  江陵防守戰,雖然以己方勝利告終,可亦有眾多的青壯死于戰火當中,夢斷九泉!
  周遭匯聚的百姓便有諸多親屬死于此次戰爭中。
  故此,他們對于開城投降的士仁,可謂是恨之入骨!
  片刻功夫。
  此時,只見人群當中,竟有一員年近七旬,手執拐杖,白發蒼蒼的老漢緩步徐徐而出,奔到校場邊緣,準備朝內行去。
  只不過。
  這員老漢卻是被守在校場四周的甲士攔住。
  “校場以內,閑雜人等,一律不得入內!”
  此時,這員甲士神情冷漠,厲聲高呼著。
  見狀,那老漢既是一臉憤恨之色,隨后又不由面露悲色,熱淚徐徐從眼眶中流出,卻是陡然精神狀態極佳,高聲朝內咆哮著:“士仁賊子,你還我孫兒命來!”
  “賊子,賊子。”
  這一刻,這員老漢一邊厲聲高呼,一面跪地痛哭著。
  他孫兒今歲不過年近二旬,可吳軍當時圍城之際,局勢緊張,為了保衛江陵,卻毅然選擇受征召,協助守城。
  可惜,他孫兒卻時運不濟,再吳軍最后一次攻堅戰中,再搬運擂石時,不幸中箭身亡!
  這員青壯,由于年幼之時,其父母便于一次瘟疫之中不幸感染病逝,然后便由老漢與老嫗所撫養。
  由于老漢、老嫗年歲已高,其子也亡故,他們便對孫兒視若己出!
  自從當日聽聞自家孫兒戰死時,這員老漢當場內心便崩塌了,甚至其老伴更是直接不堪受其打擊,便一病不起,數日前便離世了。
  先后喪子、喪孫兒,喪偶的總總打擊,已經令老漢神志不清,其內心也陷入到極為癲狂的程度。
  此刻,這員老漢跪倒于地,一面怒罵著士仁的同時,另一面卻也悲痛的陳述著自家的情況。
  “啊啊啊。”
  “還望諸位將軍能為草民做主,今日務必嚴懲叛賊,為我等戰死的親屬雪恥!”
  一時間,那員老漢更是拼盡全身之力,朝著高臺之上,厲聲高呼著。
  可以想象,這員老者此刻內心的怒火是有多么的旺盛!
  “唉!”
  “王老一家真是多災多難矣!”
  “是極,原本他們一家數口人居坐于城外以躬耕田地,日子倒也十分美滿。”
  “可自從十余年前,王老其子以及配偶亡故后,王老與他亡妻為了撫養其孫,只得無奈入城為生。”
  “可誰能想到,他小孫子竟會折損于此,亦連他配偶也離他而去。”
  “現在,他們全家便只剩王老一人矣!”
  這一刻,隨著老者的響動,也不由讓一些比較熟悉他的百姓認出了他,遂也不由流露出同情之色,紛紛向從旁的其余諸眾述說著。
  不僅如此。
  如今隨著這老漢的舉動,更是令校場四周震動了,周遭其余皆戰死守城戰的亡魂親屬皆紛紛跪倒四周,痛哭起來。
  場面逐漸在失控!
  高臺上方。
  此刻,黃權眼觀八方,望了校場外圍一眼,面色不由凝重不已,遂徐徐望向從旁關平,喃喃道:“關少將軍,此事你看?”
  聞言,關平面色淡然,拱手道:“黃將軍不必憂慮!”
  “此事在末將的掌控之中,不會出現大礙。”
  話音一落,他遂不再語,轉身向前挪了數步,揮手示意了一番從旁的劉伽。
  一旁劉伽領命,便從身間取出一張狀紙,然后向前跨步而出,面對著校場下方士仁等叛賊,環顧四周軍民。
  隨后,劉伽清了清嗓子,遂高聲道:“告諸位將士,江陵諸百姓,吾乃關平,今日特以叛賊一事,給諸位一番交待。”
  “原公安守將士仁,乃是漢中王麾下老將,與吾父資歷相等,可謂是戰功赫赫,故而吾父都督荊州以后,便以其為重鎮公安守將,率眾駐軍于此,防備下游的吳賊。”
  “可天有不測風云,人有旦夕禍福,誰也未料到,士仁此人竟是如此吃里扒外,勾結吳賊,獻城投降,造成吳賊長驅直入,直逼江陵城下。”
  “導致了諸位民眾的親屬皆為了保衛城池而夢歸九泉,于此,吾關平代表吾父,代表諸位將領,特向諸位戰死的壯士,致以誠摯的歉意!”
  念到此處,劉伽卻忽然話鋒一轉,語氣頓時凌厲起來,厲聲道:“故,為了嚴肅軍紀,也為了懲處叛賊,吾關平特于今日再此誅殺叛賊,愿諸位做一個見證。”
  話音一落,關平遂面目冷淡,跨步上前,大手一揮。
  “咔嚓。”
  “咔嚓。”
  “啊,啊。”
  陡然間,被束縛的數百名跟隨士仁叛亂的軍士便被一位位劊子手相繼揮刀斬殺,凄厲聲亦是傳遍校場方圓之地。
  血流如注,緊緊流淌于校場之上!
  一時,場面上血腥味十足。
  片刻功夫。
  凄厲聲遂逐漸停止,數百叛賊軍士皆無一例外,全被斬盡殺絕,唯有士仁還生還著。
  隨后,關平面色依舊冷淡,遂步步走下高臺,徑直向校場正中間行去。
  今日,關平要親斬士仁。
  當日,他便發過誓,要親自斬殺士仁。
  這道承諾,他又豈會相忘?
  “士仁,當初獻城歸降時,你可曾想到過今日?”
  徐徐步入到校場正中,關平渾身散發著無盡威勢,面色冷厲,厲聲高呼著。
  一席高喝之語,傳遍校場,仿佛震破了士仁耳膜般!
  
黑龙江省十一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