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書樓 > 最強逆天神醫 > 第399章 不服輸

第399章 不服輸


  青州城,南城。
  浩浩蕩蕩的品月館修士隊伍一列列并行,整支隊伍足足超過五千人之多。
  其中,領頭的有四五名靈王高手,其余的都是靈主和靈師。
  黃埔洪剛也站在隊伍的最前面,咧著嘴,心情極佳。
  “這簡直就是順水人情嘛,不做白不做。”
  收到李修的求援信息,黃埔洪剛一點猶豫都沒有,直接就找上了館主。
  李修的要求很簡單,只是想讓黃埔洪剛盡量幫忙拖延下劉家靈皇出動的時間,并不是要品月館為了他李修和劉家對著干。
  黃埔洪剛當時細想了一下,覺得沒什么大問題,這種事情甚至不需要出動老祖就行,只需要館主同意讓他調動幾百人就夠。
  誰想到館主聽說后居然直接就給了他特權,第一波就調動了五千多人,第二波還在準備之中。
  這有些讓黃埔洪剛摸不著頭腦,好在館主也沒有為難他的意思,簡單的解釋了一下。
  以品月館的情報能力,雖然晚了很多,但也得到了關于城主府內發生的事情,輕而易舉就判斷出劉家現在的尷尬處境。
  而且,在這個時間段,其他的幾個大勢力也都被獨孤玲失蹤事件牽制著,無暇顧及他們品月館,這個時間不主動出擊,那豈不是浪費了大好機會?
  同時,品月館的館主也對這個李老板很好奇,也不乏借助這一次的機會順水推舟把人情做大,嘗試和李信背后的勢力拉上一些關系的意思。
  對此黃埔洪剛自然沒有意見,帶著大隊的人馬就直奔劉家而來。
  消滅劉家,這個品月館可沒妄想,只是想趁此機會從劉家嘴里掏出來一些東西,同時也展示出品月館的強勢。
  無論如何,刺殺少館主這種事情都需要劉家給一個交代。
  平常不好說,彼此不順眼,劉家也不會服軟,但這個時候,劉家只求沒人搗亂,自然只能捏著鼻子認吃虧,重點找出獨孤玲這一條路可以走。
  “劉芒,同為青州城的鄰居,你幾次三番派人暗殺于我,更是想要嫁禍給黑龍宗,此事今天一定要給我品月館一個交代。”
  在劉家府邸大門前,黃埔洪剛弄了張太師椅安逸地坐在上面,翹著二郎腿,身邊還有一名侍女不斷送來一些吃的,而他自己則是吃幾分鐘,就站起來對著里面喊幾嗓子。
  劉家眾人大怒,紛紛在府邸之中大罵,但是沒有人敢輕易走出府邸大門。
  門外,那可是虎視眈眈,一個個面露殺氣的品月館大軍,王者境界之下的修士一旦走出房門,光是那磅礴的氣勢就能壓得他們喘不過氣來。
  誰也不會懷疑品月館只是裝腔作勢,因為劉家此刻早已經心底發慌。
  他們怕的不是品月館,而是霸王殿。
  這件事情引起了整個青州城的轟動,品月館屯兵劉家之外,隨時都可能展開進攻。
  而劉家也迅速召集家族子弟,聚集在府邸之內,同樣數千人,已經做好了一戰的準備。
  沒多時,劉家三長老飛身而起,腳踏虛空而立,皺著眉頭看向了那翹著二郎腿的囂張無比的黃埔洪剛。
  “少家主劉芒有事外出,如今不再府邸之中,黃埔少館主如果有事要找我們家少主,不妨改日再來。”
  如果是平時,以劉家人的脾氣,早就開打了。
  但是現在,他們不敢,也不能。
  “獨孤梔的性格沒人摸得透,一旦獨孤梔發怒,誰也扛不住,最先找到獨孤玲的勢力或許還能戴罪立功,可如果被其他幾家勢力先找到了獨孤玲,到時候獨孤梔殺雞儆猴說不準就是我劉家。”
  “此時此刻,無論如何都不能和品月館動手,想辦法將品月館的人哄走,動用整個家族的力量尋找獨孤玲。”
  劉家的老祖宗一番話傳達到了每一個劉家大佬耳中,所有人都深深感到了事情的嚴重性。
  三長老也得到了這個消息,因此,哪怕他此刻恨不得沖下去先斬殺了那黃埔洪剛,可依然咬牙忍了下來。
  一個小輩而已,翹著二郎腿坐著太師椅,連站都不站起來,這是根本沒把他三長老放在眼里。
  “劉芒不在?誰知道是真的不在還是躲起來逃避責任?反正今天無論如何,你們劉家都要給我們品月館一個交代,否則,今天劉家弟子一個都別想走出劉家家門。”r1
  “出來一個,我黃埔洪剛就殺一個!”
  黃埔洪剛猛地將手中的酒杯摔在地上,終于站了起來,而說出的話更是霸道無比。
  “黃埔小二,你莫要欺人太甚,難道你以為我劉家怕了你品月館不成?”三長老怒火中燒氣得跳腳,在半空中便指著黃埔洪剛大罵出口。
  “咬人的狗不會叫,會叫的狗不敢咬人,若不然你這堂堂劉家三長老干脆直接帶著你們劉家大軍出來我們好好殺個天昏地暗如何?”黃埔洪剛嗤笑一聲,根本不在意劉家三長老的怒火。
  也就在這時候,劉家府邸之中,有一股強大的氣息正在復蘇崛起,靈皇級別的威壓鋪天蓋地,哪怕隔著很遠都能讓感受到的人心膽顫栗。
  黃埔洪剛眼睛一瞇,當下鼓動起自身靈力沖著劉家府邸深處的方向喊道:“劉家老祖,你若是這么一走,沒了靈皇強者坐鎮,我們品月館可不會客氣哈,你說等你回來時你們劉家還在不在?”
  在劉家府邸深處,一棟小樓之中,一名剛剛接到消息,想要去找那擊殺自己劉家兩大王者的李老板算賬的老祖眉頭一皺,硬生生停下了腳步。
  黃埔洪剛的威脅很簡單,很直白,可黃埔洪剛敢賭,他不敢賭。
  “早就聽說你黃埔洪剛和那姓李的小子有些交情,也罷,老夫現在不急著去找他,倒是看看你為他拖延老夫幾個小時,他能不能逃出生天。”
  身為靈皇級別的強者,劉家的老祖也不是簡單的貨色,只是從黃埔洪剛一句威脅就猜測出了品月館的意圖,雖然內心怒極,可表面上卻裝作平靜,半點不服輸。
黑龙江省十一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