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書樓 > 棒壇之所向披靡 > 第三百八十三章 馬查多在咆哮…

第三百八十三章 馬查多在咆哮…


  打擊聲入耳,
  咚!
  歷斌心臟劇烈一跳,視線立即捕捉到白球軌跡。
  二壘方向強勁滾地球!
  他將視線接著一轉,投向二壘處…….
  咚!咚!
  二壘手特拉維斯正撒腿飛奔,迎著白球彎腰側身探出手臂,意欲將白球接入手套中。
  「好!」
  見狀,歷斌心中一松。
  但接下來一幕,不禁讓他傻眼。
  只見白球一個突然不規則彈跳,令特拉維斯功敗垂成。
  啪!
  白球撞擊特拉維斯的手腕處,隨即偏轉方向彈向一旁……
  另一邊,
  一邊跑壘,一邊扭頭關注特拉維斯舉動的馬查多見狀,不由大喜過望。
  「好!」
  他心中爽歪歪喊了一聲,腳下猛然加力。
  咚!咚!
  馬查多的速度陡然提升,喜滋滋向一壘發起極速沖擊。
  二壘附近,
  特拉維斯飛速返身沖向白球,撿起后來不及做調整便匆忙猛甩手臂。
  咻!
  白球向一壘飛掠而去……
  「暴傳!」
  歷斌大吃一驚。
  馬查多借次良機,一鼓作氣推進至二壘。
  金鶯球員休息區,
  「好!」
  「干得漂亮!」
  「曼尼就是曼尼,哈哈!」
  「這半局有戲,兄弟們加油!」
  「對,加油!」
  「加油!」
  金鶯球員粉紛鼓掌,大聲喝彩,精神狀態明顯有些亢奮。
  場上形勢,
  金鶯二壘有人,無人出局,得分良機來臨。
  捕手區,
  馬丁打出手勢,示意歷斌不要太在意。
  歷斌點頭。
  二壘有人,壓力當然會有。
  不過,
  接下來的金鶯8棒、9棒棒要想輸出串聯火力,嘿嘿……
  歷斌默默想著,漸漸凌厲的眼神轉向打擊區,只見金鶯快腿卡布雷拉已經興沖沖來到打擊區旁,正轉臉向這邊張望過來。
  「看菜下飯?」
  歷斌頓時回過神來,卡布雷拉是個左右開弓屬性打者,顯然是在等候自己做出選擇再做決定。
  定了定神,
  歷斌抬起左手,向主裁判示意用左投。
  卡布雷拉見狀,立即走進右打站位,迅速擺出打擊架勢,搖著球棒擺出一副急不可耐的樣子。
  真的是求戰欲滿滿。
  歷斌搖搖頭,目光再度轉向馬丁……
  對決開始。
  歷斌先是扭頭望向馬查多。
  馬查多嘴巴一撇,迎著歷斌逼人目光,大模大樣離開壘包兩步,擺出一副「有種來搞」的囂張嘴臉。
  「切!」
  歷斌心中冷哼一聲,扭頭望向打擊區。
  他并不打算出手丟牽制球。
  因為沒必要。
  投手教練沃克已經再三交待過,壘包管理交給馬丁負責,他現階段只需要專注投球就好。
  不過,
  由于馬查多在二壘虎視眈眈,歷斌也積極做出調整……
  一方面,
  他要加快投球節奏;
  另一方面,
  他開始提升球速。
  咻!
  歷斌左臂猛甩,飆出1顆100邁火球開局。
  對面,
  卡布雷拉用力瞪著白球,身體一動不動。
  他以選球和速度見長,貪攻冒進、追打壞球從來不是他的打擊作風。
  這一刻,
  他頭腦更加冷靜,反復在腦海里提醒自己,沒有一定把握絕不亂出棒。
  白球瞬息而至,從內角低位置飛掠進壘。
  「好球。」主裁判立即高喊。
  咻!
  歷斌再次飆出100邁火球……
  一眨眼,
  兩人激斗4球,球數2好1壞。
  至于馬查多,苦于無機可乘,依舊老老實實呆在二壘。
  咻!
  歷斌丟出1顆外角低大曲球。
  對面,
  卡布雷拉悍然出棒,可惜踩錯節奏。
  呼!
  球棒掃過,唯有風聲。
  揮空!
  三振!
  **
  觀眾席上,歡呼喝彩聲爆響一片……
  「好!」
  「這大曲球的曲線,也真是夠銷魂了。」
  「我剛剛就想著斌會用大曲球作為決勝球,果然!這金鶯打者不行,主要是想象力不夠。」
  「想象力不夠,水平也不行,哈哈!」
  **
  金鶯球員休息區,
  總教練休瓦特失望地搖了搖頭。
  卡布雷拉擁有一雙快腿,上壘率不錯,所以還是值得期待的,但…….
  好失望。
  接下來上場的是9棒、板凳捕手拉文威。
  對于這一位,休瓦特都搞不懂,自己應不應該期待。
  **
  打擊區,
  拉文威走進右打站位,有些緊張地盯著歷斌。
  雖然他已經很努力地想讓自己放松,可這股緊張感依然揮之不去。
  沒辦法,
  他去年從AAA球隊被拉上大聯盟頂缺,10個打數下來,兩手空空一無所獲。
  要知道,
  他在AAA聯賽出戰,219個打數取得.283/.389/.370的出色成績。
  憑著這個戰績,拉文威本以為在大聯盟戰場可以好好裝逼刷存在的。
  哪知道,球棒竟然慘遭凍結。
  結果……
  拉文威心理有魔障了。
  而今天上場打擊,
  是他本賽季第1次站進打擊區,結果會如何?
  拉文威既緊張,又期待。
  他真的好希望能一棒掃除心中魔障。
  對決開始。
  歷斌揮臂朝前一甩。
  咻!
  白球離手狂飆。
  100邁火球攻擊內角高位置。
  就在白球離手前一霎,拉文威突然橫棒擺短。
  「突襲短打!」
  「果然!」
  歷斌心中暗道。
  他剛剛就已經猜測對手很可能會擺短突襲,掩護馬查多攻擊三壘的同時,也接近提高自己的安全系數。
  噠!
  白球被球棒點中,掉頭飛往三壘方向……
  與此同時,
  歷斌前腳剛落地站穩,身體便如同獵豹一般敏捷竄出,自投手丘狂飆而下攔截白球。
  捕手區,
  馬丁嚯地站起身沖出2步,隨即停下腳步,緊張地注視前方。
  「白球飛行軌跡靠向投手丘,斌應該可以搞定。」
  馬丁心中猜測。
  咚!咚!
  馬查多和拉文威雙箭齊發,一前一后向各自目標瘋狂推進。
  噠!
  白球不緊不慢飛出10余米后,落向地面……
  咚!咚!
  歷斌及時拍馬趕到,跑動中身體前傾,左臂探出迎向墜落白球……
  另一邊,
  與歷斌幾乎同時起步的唐納森見狀,立即打消上前攔截白球的企圖,轉身飛速回防三壘。
  啪!
  空手接球!
  歷斌左手穩妥妥將白球握在手中。
  顧不上歡喜,他腦海念頭一閃。
  「策動雙殺!」
  隨即,
  歷斌嚯地一轉頭,視線投向三壘,只見唐納森已經全速回防三壘。
  「好兄弟!」
  歷斌心中大喜,左臂順勢甩出……
  咚!咚!
  距離三壘越來越近,馬查多心中喜意越來越濃。
  就在這時,
  他眼角瞄見歷斌接球一幕。
  「Shit!」
  馬查多頭皮一炸,心中喜意立馬消散大半。
  這時候,
  他已經跑過大半距離。
  回二壘?
  那小子的鐳射炮能給自己活路?
  沖!
  退路已絕,必須沖!
  也只有這樣,才有可能拼出一條生路。
  好吧,
  為了更爽更快樂,為了打臉投手丘上那位讓他越看越不順眼,越看越不喜歡的家伙,馬查多決定了......
  自降逼格!
  至于裝逼耍酷……
  裝是一定要裝的,耍也是必須要耍的。
  But!
  不是現在。
  腎上腺素飆起,卡路里燒起,吃奶力氣統統用盡。
  咚!咚!
  馬查多速度驟然提升,呲牙咧嘴瘋狂奔向三壘。
  啪!
  白球撞入雷耶斯手套。
  已經距離三壘不過3步之遙,正進行最后沖刺的馬查多心頭一涼。
  好涼。
  「Fuck……」
  他不爽爆粗。
  這時候,
  繼續硬闖?
  大概率立馬玩完。
  更何況,
  他不愿意被唐納森那小子的臟手碰觸身體。
  不想!
  那就只有……向后退!
  說不定還可以退出個海闊天空。
  馬查多一咬牙,電光石火間拿定主意。
  可還沒等他采取行動,視線中,前方那個熟悉卻又令他厭惡的身影忽然動了,向他猛沖過來……
  「Fuck……」
  馬查多怒睜雙眼,心中暗罵一聲,立即強踩剎車,將前沖之勢硬生生止住。
  正要轉身逃離,
  啪!
  胸口被一個物體重重擊中,令他呼吸驟然一窒…….
  擊中馬查多的是一只手套。
  唐納森的手套。
  觸殺!
  唐納森反手在馬查多胸口一拍,與歷斌手拉手完美演繹……
  雙殺!
  **
  「好,雙殺!」
  「太精彩了。」
  「斌就是斌,這雙殺操作玩得真溜。」
  「抓住馬查多了,哈哈……」
  觀眾席上,
  掌聲雷動,歡聲震天。
  「又是一次三上三下,不可思議,各位,再來一波人浪!」
  球場廣播響起,主持人激情帶節奏。
  嘩啦啦~
  人浪搞起。
  **
  球場上,
  完成觸殺操作后,唐納森看都不看臉色黑如鍋底的馬查多一眼,正準備開開心心跑到場邊將白球扔給球迷。
  忽然,
  他眼前人影一閃,馬查多出現在他身前。
  沒錯!
  是馬查多。
  憤怒欲狂的馬查多。
  這一刻,
  馬查多也不管唐納森喜歡不喜歡,愿意不愿意,殺氣騰騰上前一步,強行挺起胸膛抵住唐納森胸口,嘴里發出憤怒咆哮......
  「Fuck......」
  「你特么故意打我?」
  「來啊!」
  「你特么有種再來搞一次!」
  「來啊!」
  馬查多出離憤怒,額頭上大寫的「失控」。
  好吧,Why?
  有原因的。
  2014賽季,
  金鶯VS運動家的一場比賽中......
  當時擔任運動家三壘手的唐納森在接隊友傳球后,反手在正沖向三壘的馬查多胸口一拍,將其觸殺出局。
  然后,
  馬查多當場黑臉發飆,因為他的胸口被拍得隱隱做痛。
  講道理,
  觸殺嘛,可觸,可摸,可碰,哪怕你輕輕抓馬查多都認了,就當是被抓癢癢。
  拍胸?
  也不是不行。
  But!
  大大力拍胸,搞到人家胸口發疼,這是幾個意思?
  找事!
  絕對是故意找事!
  結果…….
  清空!
  雙方板凳清空,牛棚開欄……
  雖然最好沒有上演全武行,但雙方的恩怨就此結下。
  現在,
  毫無新意,一模一樣的套路再度上演。
  這舊怨未清,新仇又來,一口惡氣涌上心頭,馬查多能不發飆?
  投手丘,
  歷斌剛剛抬手向唐納森豎起大拇指,目睹這一幕,立即沖了過去,二話不說伸出雙臂強行插入兩人中間。
  然后,靠馬查多胸口的右臂一發力,將其輕輕推開。
  歷斌也沒別的意思,就是想將兩個人分開,避免事態進一步惡化。
  就是這么簡單。
  馬查多猝不及防,被歷斌推得倒退一步。
  這還了得?
  「Fuck......」
  馬查多憤怒吼叫,立即陷入暴走狀態......
  與此同時,
  球場上,
  藍鳥場上隊員也回過神來,紛紛聚攏而來。
  金鶯球員休息區,
  咚咚!
  急促的腳步聲響起,所有球員都沖出球員區,氣勢洶洶殺向球場......
  藍鳥球員休息區,
  同樣一幕也在同時上演。
  這時候,
  還有教練下令嗎?
  不用了。
  戰情就是集結號。
  藍鳥眾將擼起袖管,殺氣騰騰奔赴集結地。
  球場上空,
  荷爾蒙濃度驟然飆升。
  雙方球員熟練地排起戰陣,開始聯袂演出激情碰撞大戲……
黑龙江省十一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