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書樓 > 絕世刀主 > 第436章 劍如虹

第436章 劍如虹

    聶飛從尖嘴獨角妖的爪中掙脫開,看向眼前這個出手殺妖的人。
  
      長臉細眉,身穿白色繡銀袍,頭戴紫玉冠,雙眼暗藏劍芒。氣勢收斂如劍藏于鞘,隱而不現。
  
      “多謝恩人出手相救。”聶飛向對方抱拳行禮。
  
      鐘無鬼同時也在打量聶飛,以他的眼力一眼就能看出聶飛的境界才二重天。
  
      “飛升上來幾年?”鐘無鬼問。
  
      “已有百年。”謝天覺的記憶里曾經說過,在諸天絕地不要說真話。聶飛知道這里是黑地之域,更不敢說真話。哪怕對方救過他,誰知道對方是不是真心想救他。
  
      “背后有人嗎?”
  
      聶飛搖頭:“沒有。”
  
      這沒法說謊的,萬一說出的人與對方有仇,對方不會給他辯解的機會。
  
      再說,謝天覺的記憶里也有過類似的情景。只是情況倒過來,是謝天覺問新飛升者。如果回答已經加入某一方勢力,或者有人撐腰,謝天覺會掂量自己干不干得過。干得過就聯系對方確認,賣對方一個人情收好處放人。干不過,隨手殺死。
  
      黑地之域,大多沒有好人!
  
      “叫什么?”
  
      “聶飛。”
  
      “用劍嗎?”
  
      “用刀。”
  
      鐘無鬼點頭道:“我能感覺到你的刀氣。幸好你沒說謊,否則你人頭落地。”
  
      諸天絕地,處處皆是鬼門關。
  
      他看了看金眼大蛇和尖嘴獨角妖的尸體,說道:“吃嗎?想吃就吃,生吃可以增長你的實力。”
  
      “有什么條件?”
  
      “沒什么條件。吃完我帶你走,外面太兇險,不適合你。”
  
      “我要去守護大道。”聶飛說。
  
      “我不需要你同意。要么死,要么跟我走。吃吧,吃完多長點力氣,你太弱。我去去就回,別想跑。我的劍可千里斬人頭。”
  
      鐘無鬼說完整個人飛起,在空中化一道劍虹向剛才尖嘴獨角妖戰斗的山頂飛去。他的人剛才被尖嘴獨角妖殺死,他趕來已晚。現在過去查看以尸體,看有沒有什么遺落或留下,不能便宜別人。
  
      黑地之域,不少人聯手在一起,形成一個個勢力。也有人不想聯手,因為那些個勢力內部之間也是矛盾重重。
  
      聶飛從謝天覺記憶里知道這些事,他不知這個出手救他的劍仙,是不是想拉他當手下。
  
      妖吃人,人吃妖。
  
      也可以選擇不吃。
  
      妖有妖丹,劍仙顯然看不上這個妖的妖丹,留給聶飛吃。光從這一點看,此劍仙表現頗為大方。
  
      妖肉不好吃,但妖肉里面所含的玄氣不比魔獸、兇獸差。而且妖修煉,能夠將玄氣鎖在肉里,哪怕死后流失,也沒有魔獸兇獸那么快。
  
      聶飛決定先吃妖,因為這只妖是九重天,那金眼大蛇才三重天。
  
      吃了妖丹,吃妖肉。妖肉有點酸有點硬,聶飛皺著眉頭大口吞吃。
  
      邊練功邊吃,一口肉下肚立即被消化。吃口妖肉喝口妖血,真是人生得意須盡歡。
  
      鐘無鬼回來時,聶飛已經把妖和金眼大蛇能吃的全部吃完。鐘無鬼打量聶飛后說道:“不錯,馬上就能晉升三重天。你沒跑,說明還有點腦子。”
  
      聶飛心說如果不是有謝天覺的記憶,見識到諸天絕地高手的恐怖,如果不是親眼見證那如天外飛仙般地斬妖一劍,說不定聶飛會自以為能夠逃得走。
  
      這劍仙說能千里取聶飛首級,還真的就能千里取聶飛首級。
  
      “你資質上佳,可惜啊,你不練劍。”鐘無鬼嘆氣。“不要反抗,我們走!”
  
      說完,一股劍氣包裹聶飛,嗖一下就升到空中。
  
      劍仙飛行,當然不會踩著劍飛那么可笑。劍氣化虹的飛行方式,比許多飛行法寶飛得都要快。
  
      聶飛被鐘無鬼的劍氣裹住,跟在鐘無鬼身后飛行。兩人一前一后,身體平行于地面在空中疾飛。如同一把劍,劍后拖個穗尾。鐘無鬼是劍,聶飛是穗。
  
      行差不多半天,已是入夜。
  
      前方出現一片燈火,居然是個沒有城墻的城池。普通城墻連一重天的地士都擋不住,沒有修建的必要。
  
      若是在城墻上加禁止,肯定可以禁空和禁翻越。但是,如此做需要耗費大量玄石,根本沒有必要。
  
      黑地之域城池不多,這里沒有人管理,也沒有人服管,城池建起來毫無意義。沒有人能夠當城主,當城主等于時刻面對別人的挑戰。建好城池被人殺死,城池送給別人,沒誰這么傻。
  
      城池,多從交換或買賣的集市發展而成。沒有城主,有勢力的人各據一地。
  
      暮色下,隱約可以看見一些飛行法寶起飛或降落。還有人直接飛行,不依賴法寶。
  
      鐘無鬼帶著聶飛往西北一角落下。一座石寨前面,劍虹落地現出鐘無鬼和聶飛的身影。
  
      聶飛抬頭一看,石寨大門上書兩個大字“斗場”。
  
      斗場,就是角斗的地方。為了讓人下注,為了讓人刺激,為了讓人學習戰斗技巧,總之各種理由都有。
  
      在斗場角斗的主角,通常來說一方是肯定是人類,另一方可以是妖、可以是魔、還可以是魔獸、兇獸。
  
      知道什么是斗場的聶飛,心中隱隱有不妙的感覺。
  
      鐘無鬼帶聶飛進入,一個胖子笑嘻嘻迎上來。
  
      “無鬼仙君,這次是來?”胖子問鐘無鬼。
  
      鐘無鬼道:“他給你,能換多少?”
  
      胖子打量聶飛,搖頭道:“才二重天,連衣服都沒有,穿個獸皮,太弱太慘,只能半成。”
  
      “他才吃了一只妖王和一條金眼大蛇,馬上就能三重天。應該可以在戰斗中晉升爆冷,你完全可以運作一番。”鐘無鬼道。
  
      “真的?”
  
      “我會騙你?”
  
      “行吧,就按三重天給你算,一成。”
  
      “可以,他死后按玄石給我結算。”鐘無鬼說完,轉身走出石寨,把聶飛一個人扔在原地。
  
      此時,聶飛知道自己已經被鐘無鬼賣了。鐘無鬼是出手救了他,他也報答了鐘無鬼,被鐘無鬼賣給斗場。
  
      他們談的“半成”“一成”,指的是聶飛角斗時,斗場從中賺到的純利潤分成。
  
      “小子,叫何名。”胖子問聶飛。“看你的神情,似乎猜到是怎么回事。他帶你來此,是好心。你在這里,可以殺妖練膽增強實力,何樂而不為。”
  
      胖子招招手,一個九尺大漢走過來。
  
      “帶著小子下去,教會他規矩。既然他沒名字,你就給他隨便取個名字。”
  
      八尺大漢看了眼聶飛,搖頭說道:“真弱。就叫狗七吧,狗七昨天才死,正好用他頂上。”
  
      八尺大漢掏出一個鏈牌往聶飛頭上一扔,那鏈牌就正好套進聶飛的頭,往下一滑掛在聶飛脖子上。整個過程聶飛想躲開卻無法動彈。
  
      聶飛低頭一看,那鐵牌上寫著兩字“狗七”。
黑龙江省十一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