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書樓 > 凰女驚華:帝君心尖寵 > _第五四二章 反反復復,生生死死

_第五四二章 反反復復,生生死死

第542章反反復復,生生死死
  
  傅遙的話,使得蕓熙茅塞頓開。
  “姐姐,或許有些人,就只能當是天上的太陽,用來瞻仰。”
  聽蕓熙的話中之意,似乎是已經做出了決定。
  “滿目山河空念遠,不如憐取眼前人。”傅遙望著蕓熙,目光溫軟的說,“無論妹妹是想作逐日的夸父,還是選擇憐取眼前之人,姐姐都會幫你。”
  蕓熙甜甜一笑,“能來京都,能到姐姐身邊來,真好。”
  “能讓妹妹覺得高興,我便高興了。”
  ……
  傅遙與蕓熙也沒在月華樓多停留,便動身回了國公府。
  蕓熙一掃先前的焦灼與不安,一路上與傅遙有說有笑,氣氛既輕松又融洽。
  見蕓熙容光煥發的樣子,傅遙深感欣慰,這一塊心病總算是除了。
  傅遙心里美滋滋的,但這份好心情并未持續太久。
  傅遙一回府就聽說,皇后宮里派人送了帖子過來,叫傅遙五日后入宮覲見。
  雖然心里清楚,繼后如今當她是重要的盟友,對她并無惡意。
  但傅遙還是打心底里不愿入宮見這位中宮皇后。
  無利不起早,這世上就沒有白獻的殷勤。
  誰知繼后此番邀她入宮,究竟打的什么主意。
  傅遙猜,繼后八成是又琢磨出了什么陰損之事,想要慫恿她,把她當槍使。
  但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
  皇后娘娘有旨,即便前方是刀山火海,她也不能不去。
  縱使她能僥幸躲過這一回,那也是躲的了初一,也躲不過十五。
  不過這事,她還是得與遠哥和寧安公主商議一下。
  要是還能再見上太子爺一面就好了。
  如此,也可向太子爺打探一下,繼后究竟葫蘆里賣的什么藥,她也好提前想法子應對。
  可太子爺這幾日忙的厲害,哪得閑抽身來見她。
  既然太子爺不能來見她,那她可以去見太子爺呀。
  傅遙記得,那日在溫王府,她曾與太子爺玩笑說,等來日去衙門看他。
  既然是她說過的話,那就真去探望太子爺一番才不算食言。
  傅遙尋思著,決定明日或后日就去工部衙門見太子爺一面,至于怎么去,什么時辰去,還得容她細細思量思量。
  ……
  入了夜,傅遙正斜臥在軟塌上,翻看著她前幾日寫的關于學習宮規的心得。
  連著好幾日沒研習宮規了,傅遙只怕再不溫習,她會把之前學到的這些,都原樣還給汪姑姑。
  這廂,傅遙正看的入神,就見蕓熙來了。
  見傅遙正坐在燈下看書,蕓熙面露愧色,“是我來的不巧,擾了姐姐用功。”
  傅遙淺笑,將手上的小冊子放下,“能有什么事比妹妹的事還要緊,妹妹快過來坐吧。”
  蕓熙乖巧,立馬去到傅遙身邊坐下。
  “方才還聽妹妹在彈琴呢,那琴音精妙,我聽的如癡如醉。誰知剛聽了半截,妹妹就不彈了。”
  蕓熙聞言,有些不好意思,“姐姐,我這會兒過來,是想問姐姐把那繡了一半的香囊,討回去的。”
  傅遙聽了這話,不免有些遲疑,“莫不是妹妹改變了心意,所以才要繼續繡那枚香囊?”
  “姐姐,我的心意并未改變,日后也不會再有動搖。我只是想有始有終的將那枚香囊繡完,還當作是生辰賀禮送給周大哥。我不為別的,只當是給自己一個交代。”
  蕓熙這話講的清楚且明了。
  傅遙二話沒說,就起身從妝臺的抽屜里,將那個盛放香囊的小匣子取來,遞到了蕓熙手中。
  “妹妹可要仔細些,千萬別再被針扎了手。”
  “姐姐放心,我已經放下了心中的執念。如此,我的身,我的心也都跟著自在了。”
  蕓熙的話聽來瀟灑,但傅遙卻從蕓熙的話語間聽出了些許傷感。
  傅遙似乎能明白些蕓熙的心情。
  就好像她當初得知太子爺與佳榕有婚約以后,預備將太子爺從她心中剔除時那樣。
  傅遙的切身體會是,放棄比堅持更加的艱難。
  雖然蕓熙此刻表現的云淡風輕,但誰知蕓熙在心里,已經反反復復為佳木死生了多少回。
  傅遙不敢說她能對蕓熙之痛感同身受。
  所以她才更加心疼蕓熙。
  而另一邊,佳木甚至不知他是何時被蕓熙埋進心里,又是何時連血帶肉的一同挖出來的。
  傅遙忽然有些慶幸。
  慶幸有四皇子這個人。
  否則,任蕓熙將佳木在心里越埋越深,還不知這傻丫頭要在心里再為佳木死生多少回呢。
  蕓熙是那樣純善溫良的姑娘,這果然是好人有好報吧。
  ……
  傅遙整整琢磨了一宿,最終決定,后天去工部衙門見太子爺一面。
  至于為何要定在后日,那是因為她要富裕一天時間出來做準備。
  想要順利的見到太子爺,首先就要弄清楚太子爺究竟何時會在工部衙門。
  別好不容易去一趟,再撲個空。
  其次,還要好好想想她究竟要以什么名義和方式去,才不會給太子爺招來非議。
  這些事,光憑空想是想不出來的,自然得好好的調查了解一番。
  可現派人去打聽,一定來不及,還不一定能得到準確的答復。
  而傅遙壓根就沒動派人去打聽的念頭,因為有一個人,對太子爺的事了如指掌。
  只要問他,一切都清楚了。
  于是,傅遙便命人去給東宮的福安捎了個口信,與福安打聽這些。
  福安不愧是深得傅遙信任的機靈之人。
  他不但詳細的回答了傅遙的疑問,還一并命人給傅遙送來了道具。
  據福安講,太子爺這陣子一般一早就會去工部衙門,一待就是一整天,常常要到宮門落鎖之時才回來。
  福安說,倘若傅遙要去工部衙門見太子爺,隨時去都能見到人。
  可要說最合適的時辰,當數用午膳或晚膳的時辰。
  至于為何,那個時辰衙門里的人大都忙著用膳去了,來往的閑雜人等少,橫生枝節的幾率也就小。
  福安思慮周全,還給傅遙出了個主意。說傅遙要是想在不暴露身份的前提下見到太子爺,可以喬裝扮成給太子爺送膳的宮女。
  不過這主意有個弊端,那就是太子爺的膳食一向都是由高文和高武兄弟來送,從未有過宮女去送的先例。
  工部看門的守衛一定會詳細查問。
  而為了解決這個問題,福安不光給傅遙送來了一身干凈的宮女衣裳,還一并附上一塊東宮的專屬腰牌。
  有了腰牌在,縱使那守衛覺得古怪,也不敢多加查問了。
  傅遙慶幸,她這回是找對了人。
  有了福安的助力,她不知省了多少力氣。
  (本章完)
黑龙江省十一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