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書樓 > 凰女驚華:帝君心尖寵 > _第五四一章 夸父逐日,是對是錯?

_第五四一章 夸父逐日,是對是錯?

第541章夸父逐日,是對是錯?
  
  聽了楚莘的話,傅遙倒是從容,“這些人應該不是一路人馬,楚莘你可清楚,都是那些人如此關心我的行蹤?”
  “回姑娘,這里頭有丞相府的人,還有敬王府的人,至于其他探子的來歷,就不大清楚了。〔〕”
  “李元徽那只老狐貍真是陰魂不散,哪里都少不了他。敬王府也是,自身都已經焦頭爛額,還有心思惦記我這邊。”傅遙說著,狠狠的瞪了躲在樓下暗處的一個探子一眼。
  楚莘聞言,立刻應道:“若姑娘不喜歡被他們跟著,奴婢這就去把人引開。”
  “不必,他們愛跟就叫他們跟著就是,又不妨礙咱們什么。”
  “可是姑娘,四殿下那邊……”
  “不怕,四皇子一直都是前朝黨朋之爭的局外人,縱使咱們與四皇子走的近些也無妨。只是委屈了四皇子,要被人在背后說他是故意諂媚,借我巴結太子。”
  楚莘點頭,“既然姑娘說無妨,那奴婢就聽姑娘的。”
  “四皇子這邊是無妨,可要是換成雍王那就不成了。”傅遙說,“楚莘,你日后與兆裕往來時一定要加倍留心,最好不要被人抓到國公府與雍王府的人,私下來往甚密的把柄。〔〕”
  “奴婢明白。”楚莘答,原本還想再接著與傅遙說些什么,卻欲言又止。
  傅遙也沒多想,便繼續望向窗外,愜意的享受著這鬧中取靜的大好時光。
  其實就在方才,傅遙隱約望見從樓下暗處閃過一個人影,盡管只是一瞬間發生的事,但傅遙可以肯定,那個人是唐意無疑。
  但只是一眨眼,唐意就飛快的隱沒在了人群中。
  唐意為何會在這里?
  究竟只是個偶然,還是故意。
  可知傅遙多想與唐意坐下來,開誠布公的促膝長談一番。
  然而這種機會,恐怕這一輩子都不會再有了。
  ……
  傅遙與楚莘在雅間內吃吃喝喝,足足消磨了一個時辰才回到隔壁雅間。
  兩人進屋時,四皇子崔景瀾正與蕓熙說笑。
  瞧蕓熙那一臉神采飛揚的樣子,與剛來時的緊張拘謹簡直判若兩人。
  見兩人相談甚歡,傅遙忽然覺得她回來的真不是時候。
  但人已經進了門,哪有再退出去的道理,傅遙便很自然的加入了四皇子和蕓熙的談話。〔〕
  “姐姐,四殿下剛與我說到了游湖的事。”
  傅遙多通透的人,一聽這話就知道四皇子這是預備邀蕓熙去游湖。
  既然蕓熙與四皇子能如此自在的相處,傅遙當然要成人之美,再幫四皇子一把。
  “這盛夏酷暑,游湖可是最好的消遣,妹妹想去嗎?”
  蕓熙聞言,立馬應道:“我方才已經答應四殿下,等過陣子要同游城外的朱雀湖。姐姐一起來嗎?”
  原來四皇子已經出手,且成功叫蕓熙答應了。
  看來四皇子還挺機智能干的。
  如此,這往后的事,就不必她再跟著費心了。
  “妹妹愿意出門走走是好事,況且又是與四殿下一同出門,我很放心。至于我……”
  “三哥和三嫂也一起吧。”崔景瀾說。
  “這事兒我可做不了主,還得問問太子爺可得閑。”
  “那回頭我問問三哥去。”崔景瀾答,“對了三嫂,我一會兒要去工部衙門一趟,興許會見到三哥,三嫂可有什么話托我轉達給三哥?”
  傅遙這兒可是有一肚子話想與太子爺說,可這些話都是得兩個人面對面說的私房話,叫四皇子代為轉達就算了吧。
  “我這邊就不勞四殿下費心了,倒是四殿下你,可有什么話要與蕓熙妹妹說,要不要我暫且回避一下。”
  聞言,崔景瀾的臉立刻就紅了,還沒等他張口說什么,一旁的蕓熙就先說:“殿下不是還有要緊的差事在身嗎?殿下快去忙吧。”
  對于蕓熙的這個反應,傅遙既詫異又驚喜。
  蕓熙難道是在護短嗎?
  這丫頭終于是開竅了。
  “我那邊的差事不大要緊,我先護送三嫂和蕓…和趙姑娘回去吧。”
  方才,四皇子似乎是喊了蕓熙的半截名字,然后立刻就改口了。
  四皇子竟然能自然到隨口就喚出蕓熙的名字,看來蕓熙與四皇子的進展很是順利。
  想到這兒,傅遙盈盈一笑,道:“既然蕓熙說四殿下的差事要緊,那四殿下就聽蕓熙的,趕緊忙活差事去吧。”
  崔景瀾聞言,也沒扭捏啰嗦,便與傅遙拱手道:“三嫂保重,蕓熙姑娘保重,我今日就先告辭了。”
  傅遙點頭,“四殿下慢走。”
  而蕓熙那邊,只是望著崔景瀾羞羞怯怯的笑著,沒開口說什么。
  崔景瀾淺笑,在深深的望了蕓熙一眼之后,才轉身離去。
  傅遙看的清楚,四皇子望著蕓熙的目光,是深深愛慕著一個人的目光。
  看來四皇子對蕓熙是動了真情的。
  四皇子前腳剛走,傅遙后腳就問蕓熙,“看來妹妹與四皇子這半天聊的不錯。”
  蕓熙微微點頭,“姐姐別看四殿下面相生的冷,實則是個很風趣,見識也很廣博的人。”
  能在不算太長的交談中,迅速發現四皇子的優點,看來蕓熙對四皇子也是動了心。
  既如此,傅遙也沒再遲疑,便問蕓熙,“那比之佳木,四皇子又如何?”
  傅遙的這個問題,無疑是把蕓熙給難住了。
  在踟躇了許久之后,蕓熙才答:“周大哥和四殿下各有各的好。我也說不好,他倆究竟誰更好。”
  “那妹妹你更喜歡他們誰的好?”
  傅遙如此直白的追問,叫蕓熙有些措手不及。
  在猶豫了半天都沒有頭緒之后,蕓熙反問傅遙,“姐姐,我能向姐姐請教一個問題嗎?”
  傅遙點頭,“若是我知道的,一定為妹妹答疑解惑。”
  “敢問姐姐,姐姐覺得夸父逐日究竟是對還是錯?”
  蕓熙這個問題問的有些刁鉆,但傅遙聽的出,蕓熙并非真的在意逐日的夸父如何,而是借夸父逐日的故事問她,究竟該不該對如同驕陽一般的佳木死心。
  “蕓熙,一個人對一件事,對一個人執著并沒有錯,這甚至是值得褒獎的品格。但一切契而不舍的前提是量力而行,否則結局也會如夸父一般慘淡。”
  (本章完)
黑龙江省十一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