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書樓 > 重生嬌妻很囂張 > 第271章 盤問

第271章 盤問


  沈成碩早已料到母親得知以后會有如此的反應。
  他解釋道,“是我拜托我姥爺他們不要告訴你們知道的,免得你埋怨他們或者大老遠的從國外跑回來。”
  郝彥柔得承認,如果當時知道兒子受了傷的話,她一定早就心急如焚的跑到了華夏。
  她哽咽的說,“那你告訴媽媽,傷了你的人抓到了嗎?在你舅舅的眼皮子底下出事,他有責任!”
  沈成碩聲音沉沉的說起,”那兩個人受了傷,但是最后沒有抓到。其實我出事跟我舅舅他們無關,是有人在背后謀劃想要除掉我,才會在我剛到那里不久就趁機動了手……“
  “那是誰在背后謀劃的?”郝彥柔一時間心緒翻飛想了很多。
  “暫時還不清楚。敵人在暗,我們在明,媽媽,你也來到了華夏,以后諸事要小心。”沈成碩現在正在調查,對幕后之人是誰也只是猜測,并且有些事情對于母親他并不能如實告知,必須三緘其口才行。
  “好,媽媽一定小心。”郝彥柔說著說著又哭了起來,兒子差點沒了命,她要心疼死了,“嗚嗚……媽媽不好……”
  沈成碩受不了母親的哭泣,他找了一個累了的借口先回房。
  郝彥柔又是心疼又是懊悔,忙催促他回房間。
  郝彥柔自怨自艾的難過了半天,才猛然想起還沒有問兒子救了他的女孩的情況。
  不過這會兒估計兒子已經休息,她不忍心再去打攪,又實在是好奇得緊,她干脆去找了許銳盤問。
  許銳因為提前得到過指令,當然不會隨意的跟郝彥柔去泄露不該說的話。
  不過關于霍然的情況他還是有選擇的如實說了。
  “救了少爺的姑娘叫霍然,現在在京大上大學……”
  當得知對方是哥哥郝彥斌所管轄以內縣城下面農村的姑娘,現在在京城上大學時,郝彥柔就卸去了種種擔心。
  她相信,她的兒子是不可能看上一個農村出身的姑娘的,或許只是因為感激才和對方成了朋友。
  不過以后如果有機會的話,她還是想見一見對方,親自表達一下感謝。
  畢竟如果沒有她及時發現了兒子,又和人一起把他送去了醫院,流血過多也會死人的……
  沈少國和魏雅秋被沈成碩派車送回了單位,路上礙于有司機在,兩人也不好敞開了談論什么。
  等終于到了沈少國的辦公室,兩人才關起門來聊起來。
  沈少國嘆道,“其實今天你不應該那么說話,雖然小碩和人家姑娘在一起吃飯,但并不代表就是男女朋友關系了,你突然之間這么說,我看嫂子的臉色都有點不好看了。”
  魏雅秋有些不滿的反駁道,“我當時也沒說確定兩人就是男女朋友關系啊,只是說有點兒像。還有,你那天不在現場,沒有看到兩個人交頭接耳有說有笑的樣子,跟情侶之間談戀愛沒兩樣。你什么時候看過你侄子大笑過?沒有吧?我更沒有,所以那天真的讓我驚到了。”
  沈少國相信妻子如果沒有看出一些端倪來是不會瞎說的,但嫂子和侄子會不會認為他們當叔叔嬸嬸的亂嚼舌根?
  “好吧,就算是他們在一起挺像回事的,但小碩也當場否認了,我們當長輩的以后還是不要亂說話了。“
  
黑龙江省十一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