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書樓 > 重生嬌妻很囂張 > 第28章 也不一定

第28章 也不一定


  霍然捧著東西目送沈成碩他們的車子離開,才轉身朝著學校大門走去。
  這時,她才看到站在鐵柵欄門旁的秦陽。
  秦陽背著一個書包,手里還拎著個布兜,臉上一點笑模樣沒有。
  他請了假打算下午回村里一趟,然后明天下午再回學校,所以放學后就直接回了寢室收拾東西。
  結果,后回寢的同學們繪聲繪色的說起霍然跟一個來找她的男人出去的事情。
  秦陽追問了半天也問不出什么只好作罷,卻萬萬沒有想到,他出來就看到了霍然跟兩個男人在一起的一幕。
  霍然主動打招呼:“秦陽,你這是請假了要回去呀?”
  秦陽甕聲甕氣的說:“回去!剛剛那兩人誰啊?你怎么還隨便收人家東西!”
  霍然低頭看看手里的東西,輕笑解釋:“我幫了別人的忙,這些是他們表示感謝的。哎,吃的東西不少,分給你一些吧。”
  霍然對秦陽的印象不錯,她認為自己比他大五歲,自動把他當成弟弟般對待。
  秦陽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別扭什么,他拒絕道:“不用了,你自己留著吃吧。對了,我回去你要不要給你家里捎點什么話?”
  霍然想了想說道:“那麻煩你幫我把這些糖和餅干給我媽吧,一定要親自交到她手上,然后告訴她我挺好的不用惦記。”
  霍然兜里有錢,空間里也儲備了一些食物,有些吃的不如給可憐的林淑萍。
  “行,那你給我吧,我肯定幫你捎到。”
  “謝謝。”霍然再度要分給秦陽一些吃的,他又拒絕了,她索性也沒再勉強。
  霍然回了寢室,分給了同寢室的同學們一些糖果。
  大家伙一邊吃著糖一邊跟霍然打聽來找她的人是誰。
  霍然給出的解釋跟秦陽說的一樣,眾人八卦了一會兒后就散了……
  與此同時,程露露憋著委屈回到了位于縣委大院的家里。
  程露露眼睛明顯哭過的樣子,引起了程母的心疼和問詢。
  當得知女兒竟是被郝彥斌的外甥給弄哭的,伍詩秀很生氣。
  “什么人啊!還是國外回來的呢,一點禮貌都沒有!白瞎咱家顛顛送去的吃食,真是氣死我了!”
  程露露忙柔聲的安撫:“媽,你別生氣了。我想沈哥哥也不是故意的,他或許是心情不好吧,才會那樣跟我說話……”
  伍詩秀瞧著女兒可憐巴巴為對方找理由的小樣,忍不住嘆了口氣:“露露,以后不要再理他。媽媽早就說過,人家條件好眼高于頂牛氣著呢,怎么會愿意搭理縣城里的人。”
  伍詩秀知道郝彥斌的外甥家世好條件好長的特別出挑,一來到縣里就吸引了許多人的注意。
  誰不想謀得這樣的一個乘龍佳婿?但人還是應該有自知之明。
  尤其女兒歲數那么小才高二,主要任務應該好好的學習才行。
  程露露不贊同的反駁:“媽,也不一定!你是不知道,我今天看到他跟我們學校一個女同學有說有笑的。那個女的也就個比我高點,長的沒有我好看,皮膚沒我白,穿的更是寒酸死了,一看就是農村來的!”
  伍詩秀非常意外:“是嗎?他還能跟農村的姑娘接觸?”
  程露露眨眨眼睛,故作天真的說:“顧勇當時也在呢,不信你跟他打聽打聽就知道了。”
  伍詩秀點頭:“行,等我找機會問問他。”
  程露露眼底露出得逞的笑意……
黑龙江省十一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