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書樓 > 重生西游之證道諸天 > 第一千三十九章 應劫

第一千三十九章 應劫


  “大羅金仙。”
  李元豐背后九個鳥首攢起如環,噙著陰綠的眸光,在他的瞳孔中,正映照出奇異的景象,只見絲絲縷縷的赤金之氣經久不散,浩瀚氣機若神龍扶搖而上,只剩下龍尾垂而宛轉,交暈新霽,將四下云氣都氤氳成一種堂堂煌煌的梵色。這一刻,神龍升天,龍華寶樹跟隨,漫天晴色燦綺,禮贊彌勒。
  宏大,偉岸,無量法!
  大羅兩個字,不提其他,只說這不可思議的力量,就讓人高山仰止!
  “呼。”
  好一會,李元豐運轉鬼車真身的天妖力,九個鳥首,十八只眼睛,俱是慘綠之光大盛,驅散那一抹令人驚悸的梵色,他扶了扶衣冠,往后走了幾步,在庭中小閣里坐下。
  小閣不大,卻極為精致,梁上畫鸞鳳,堂前懸寶珠,上面雕刻一奇獸之相,蒼身無角,一足踏水,風雨繞之左右,霍然有雷霆音。
  李元豐展袖坐在銅榻上,眉宇間一片沉凝,大羅之力真的不同凡響,自己要是與之正面碰撞的話,即使有妖魔雙道果作為憑借,也只能夠保持不被碾壓。要說能戰而勝之,根本不可能。
  “大羅。”
  李元豐低低念叨一聲,聲音中有憧憬,只要自己能夠在和梵門的對弈中勝出,大羅也不再會遙不可及。
  “至于盤絲洞,”
  李元豐念頭一起,跟自己附身在吳翦身上的心魔之主的一縷神意相連,看向濯垢泉。在那里,金燦燦的焰明鋪開,一圈又一圈,一重又一重,若盛開的金蓮花,又更像是明亮的寶燈,肉眼難見的線條垂落,交匝,扭轉,自生異象。炙熱,陽剛,霸道,匯聚成金烏。
  當仔細看,就會發現,其頂上有冠鮮紅艷麗,長頸單足,尾翼燦爛若霞彩,三足踏焰明,仿佛是所有光明的中心。不過和以往不同,此三足金烏之相的純金眼瞳中,有星星點點的慘綠,若隱若現。
  顯而易見,在濯垢泉勝下一小局后,李元豐趁勢追擊,在吞噬了一小部分大日如來在金烏一族上的氣運和權柄后,將濯垢泉上下都洗練一番,完全打上自己金烏八太子的烙印!
  就是金烏八太子的烙印,貫通濯垢泉所有時空。
  “這個,”
  李元豐看了濯垢泉幾眼,不得不說,其在盤絲洞中的地勢極為特殊,直通盤絲洞中樞,難怪梵門會從濯垢泉上下手,策動了第一次攻勢。
  轟隆,
  正在此時,李元豐所有感應,就聽冥冥之中,雷霆炸響,大片大片的云色被撕裂下來,圈圈重重,內含舍利,外繞檀金,然后在五道利箭般的氣機牽引下,向盤絲洞方向去。
  轟隆隆,
  在同時,被五道非同一般的氣機一引,原本盤絲洞區域內覆蓋的諸般時空,有的原來就有,有的原本被天機隱藏,有的半遮半掩,現在全部出來,每一個界空中天運地氣迸發,紫青之氣升騰,如煙如云,裊裊向上。
  自遠處看,以盤絲洞為中央,繞之上下左右,仿佛有萬萬千千的噴泉激射,上沖云霄,或成七彩虹光,或若朝日映霞,或成錦繡寶圖,或垂絲凝珠,等等等等,不計其數,洋洋灑灑,各有姿態。
  所有的光,所有的色彩,所有的聲音,匯聚在一起,當沖頂之后,再冉冉下垂,狀若萬花新樹,珠幢琉璃。
  “要來了。”
  李元豐站起身來,靜靜地看著這一幕,隨時間推移,盤絲洞周匝的天運地氣越發噴涌激蕩,遮蔽所有,隱隱的,慘綠色的妖光穩居中央,而鋪天蓋地的梵色正從四面八方來。
  西游取經路,很多時候都是跋涉在深山老林里,行走在渺無人煙的地帶,用詞語形容的話,真的是寂靜林空,山寒鳥鳴,果熟隨枝落,花落無人聽。
  這一日,取經五人組和絕大多數一樣,行走在荒山野嶺中。
  “哎呀,”
  豬八戒搖著衣袖當蒲扇,扇著風,他看到林前的不再像往日般霜雪滿枝頭,而是葉子萋萋吐綠,有一種鮮活的勁兒,嘟囔道,“好家伙,我們離開朱紫國的時候還是秋天吧,現在都春光明媚了。”
  “八戒說得對。”
  孫悟空跳來跳去,一會去樹上撥弄一下棲息在上面的翠鳥,一會溜到泉邊喝一口泉水,要不就踩著云打個涼棚,四下張望,這個狀態和遇到六耳獼猴之前都差不多了。
  “悟空。”
  唐三藏臉一沉,他不太喜歡這樣的猴子,呵斥道,“老老實實走路,以虔誠的心前進,不要毛毛躁躁的。”
  “知了,知了。”
  孫悟空滿不在乎地擺擺手,然后蹦到豬八戒跟前,道,“八戒。”
  “猴哥啊,”
  豬八戒倒是更喜歡現在活蹦亂跳的猴子,他晃著袖子,警惕地看了看,道,“這荒山野嶺的,我可不去化緣。”
  “沒人你去化緣。”
  孫悟空沒好氣地白了豬八戒一眼,這個八戒真被自己的惡作劇弄怕了,猴子左看右看,見山高林密,枝頭瘦小,道,“八戒,你有沒有發現,最近好安穩啊,都沒有什么牛鬼蛇神找上門來。”
  “哎呀,我的猴哥啊,你可別說這個了。”
  豬八戒恨不得跳起來捂住這個胡言亂語的猴子的嘴,這猴子真的是那一壺不開提那一壺啊!這才安生了幾天,就“想念”妖精了?
  實際上,自從朱紫國一事后,他們幾個人,比如孫悟空,豬八戒,沙和尚,甚至小白龍,都仿佛打開了某種禁錮,境界和修為暴漲,力量大增。可還沒等他們耍一耍威風,施展一下掌握的強大力量呢,就突然發現,路上的妖魔鬼怪多了起來,并且很多實力出眾,斗法強悍。要不是他們幾個人實力大進,恐怕得讓路上的妖怪們打的哭爹喊娘。即使現在這樣,都弄得灰頭土臉。
  想到自朱紫國到現在路上碰到的各種牛鬼蛇神,豬八戒真的是深深地疑惑了:為什么自己等人的境界修為暴漲了,碰到的妖魔鬼怪也更厲害了?同步升級嘛?
  “難啊,太難了。”
  豬八戒想到路上遇到的強大的妖魔鬼怪,都要哭了,自己以前在天庭當天蓬大元帥的時候,也曾下界捉拿妖怪,可碰到的都是軟柿子啊,一捏一個準,哪里像現在的西牛賀洲,簡直遍地妖魔鬼怪,而且一個比一個猛。
  不是說西牛賀洲不貪不殺,養氣潛靈,雖無上真,人人固壽,怎么這么多妖魔鬼怪?真不知道誰說的上面的話,都是騙人的!
  孫悟空看豬八戒拉著臉,也不在意,只是信手拽出自己的如意金箍棒,挽了個棍花,道,“最近打妖精打得痛快,忽然不見妖精了,還真渾身不舒服。”
  “悟空。”
  騎在白龍馬上的唐三藏聽到孫悟空的話,喝了一聲,道,“少在那里胡言亂語,要是覺得閑得慌,就靜誦梵經。”
  自從離開朱紫國后,孫悟空,豬八戒以及沙和尚,三個人忙著打妖精,但由于李元豐當日做的手腳,讓麒麟山以后的天運格外厚重,導致地界上龍蛇起陸,很多原本以后或者西游劫數后才出世的人物提前出世,他們都秉承西牛賀洲的運勢,很是不凡。碰到這樣的妖怪,孫悟空,豬八戒,和沙和尚應付的很吃力,可把唐三藏這個肉眼凡胎的嚇壞了。
  這一路上的煎熬啊,說都說不完,現在好不容易安靜安靜了,猴子這個烏鴉嘴還在胡言亂語。
  “不說了,不說了。”
  孫悟空現在雖然性子活潑不少,可大體和融合六耳獼猴之前差不多,不會像剛出五行山一樣,恨極了敢拿出金箍棒打唐僧,所以猴子還是閉口不說話,作出悶頭趕路的樣子。
  可沒走幾步,這猴子又大叫起來。
  “猴哥,”
  豬八戒離得最近,聽到猴子冷不丁的叫,嚇了一跳,然后無奈地叫道,“師父不是讓你沒事念一念梵經,怎么你還嚇人?”
  豬八戒在很多事情上都和孫悟空站在一個戰線上,可在對付妖精是卻是截然不同,孫悟空打妖精越打越精神,豬八戒是能少則少,沒有最好。現在好不容易安生了幾天,真的不想出意外。
  “悟空。”
  唐三藏露出不悅的神情,手中的禪杖提了提。
  “師父。”
  孫悟空手搭涼棚,看向遠處,道,“前面過了山林,好像有人家。”
  “真的假的?”
  豬八戒伸長脖子,同樣看去,發現前面是一片庵林,臨著大道筆直寬敞,在道路的盡頭,有一個規模不小的莊園,紅磚綠瓦掩映在松竹之間,即使只露出飛檐小角,可當天光照下,氤氳一片彩色,依舊非常美麗。
  “是真的有莊園啊。”
  豬八戒摩拳擦掌,大聲嚷嚷道,“走了這么久的路,師父也餓了,我們正好到前面化個素齋素飯,并借宿一晚。”
  山莊中。
  石橋過水,古樹沉森,禽鳥獨往來,葉后鳴清音。五個蜘蛛精正坐在庭院中,她們都霓裳長裙,佩戴珠玉,膚白貌美,玉顏精致。或是翠袖,或是緗裙,都有三寸金蓮小小。
  其中有一女,是蜘蛛精中最小的,她挽著發髻,蟬鬢微顫,聲音就跟含了一塊糖一樣,聽上去非常甜,道,“大姐、呢,她怎么不在?”
  “大姐在后面向吳翦大人在匯報情況。”
  蜘蛛精中的老五看上去要比小七恬靜許多,她長著瓜子臉,尖下巴,長睫毛,裙裾整齊,端端正正坐著,但眉宇間有一種嬌色,摸之不去。
  “啊,”
  聽到自己的五姐的話,蜘蛛精中的小七吐了吐舌頭,縮著脖子,道,“這樣的事兒一直大姐辦就行了,千萬不要讓我們去。”
  在場的其他幾個蜘蛛精聽了,也是連忙點頭,覺得把和吳翦溝通的苦差事交給自家大姐最好。大姐就是大姐,有擔當嘛。
  至于蜘蛛精們為何會有如此表現,原因并不復雜,在當初,七個蜘蛛精們由于受到本身劫數的影響,在九荒別府中根本待不下去,就偷偷溜回了這里。等回到這莊園,她們都恢復正常,每天載歌載舞,不亦樂乎。可也就這樣,她們在面對九荒別府的時候就心虛,畢竟按著府中的規矩,犯錯了啊。
  除此之外,九荒別府派來的蝎子精吳翦在眾蜘蛛精眼中也不是容易接觸的,在蜘蛛精眼中,不但蝎子精吳翦同性互斥,而且吳翦行事作風冷冽,酷愛修行,和她們這樣嬌嬌柔柔吹拉彈唱的不是一路。每次見到吳翦,蜘蛛精們都覺得發憷。
  正是這樣,蜘蛛精們情非得已,根本不會和吳翦打照面。
  “那三姐呢?”
  小七轉了轉頭,發現還少了一個。
  “三姐在后面修煉呢。”
  說話的是蜘蛛精的老四,她身子格外高挑,烏發如云,一雙眼睛又大又媚,正抹著指甲油,懶洋洋地道,“最近三姐突然愿意修煉了,跟上了癮一樣,怎么喊她她都不出來。”
  “修煉好啊,”
  小七有自己的理解,她挑了挑好看的細眉,道,“我們大哥一直修煉很刻苦,實力提升很快,要是三姐能夠趕上我們大哥,那我們姐妹不就多一個靠山嘛。”
  “嘻嘻。”
  “說的也是。”
  “小七真聰明。”
  “……”
  場中幾個不愛修煉,只喜歡梳妝打扮,或者唱歌跳舞的蜘蛛精們起哄,一片鶯鶯燕燕,歡聲香語。
  正在此時,只聽外面的石橋上傳來腳步聲,由遠及近,聽上去好像有好幾個人,緊接著,一道不算好聽的聲音傳了進來,道,“莊里有人嗎?我們乃東土大唐去西天取經的和尚,路過寶莊,打擾了。”
  “有取經的和尚?”
  在場的五個蜘蛛精就在莊子最前面的院落里,正閑著沒事,現在聽到聲音,馬上來了興趣,起身往外走,道,“我們出去看一看。”
  小七是蜘蛛精中最小的,她跑得最快,提著裙裾,咯咯笑著,推門到外面,一眼就看到外面的取經四人組,唐三藏,孫悟空,豬八戒,沙和尚,還有一匹白龍馬。
  小七見除了唐三藏長得俊秀外,其他三個都是兇惡,不由得臉上笑容少了不少,道,“你們就是東土大唐來的和尚?”
  話語剛落,孫悟空火眼金睛一閃,已經看出蜘蛛精身上的妖氣,于是直接提著金箍棒上來,斷喝一聲,道,“妖精,吃俺老孫一棒!”
  轟隆,
  一棒下去,迅雷不及掩耳,這個最小的蜘蛛精被孫悟空一棒打死!
黑龙江省十一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