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書樓 > 農家俏王妃 > 第752章 愛女成狂 2

第752章 愛女成狂 2

第752章愛女成狂(2)
  
  裴寧軒一聽,臉上露出一抹十分驕傲的笑容,然后沖睿兒噓了一聲,小聲道,“別亂說話,讓你娘聽到了,你要挨罵的。”
  
  “……”初夏見狀,咬了咬牙,一雙眼睛利劍般的射向某個男人。
  
  裴寧軒這話里的意思是他也十分贊成睿兒的話,妹妹比娘好看,只是不要在娘面前說實話而已。
  
  也不知道以前是哪個男人說的,在他眼里,她林初夏永遠是天底下最好看的女子,如今最好看的女子這么快就易主了?
  
  要是以往,初夏能肯定自己這樣盯著裴寧軒看的時候,他一定會發現,甚至只要她出現在他身邊的兩米范圍之內,他就會知道,但今兒他竟然沒有覺察到分毫,在和睿兒說了那一番話后,他又低頭去逗搖籃里的那個小不點。
  
  其實小不點才一個多月,估計都不一定聽的懂大人的話,但是小家伙卻是很乖巧的躺在搖籃里,睜著一雙葡萄似的眼睛看著周圍,看著她那個寵女成狂的爹。
  
  那小模樣,別說是裴寧軒,就是初夏看著,心都差點被萌化了,那一剎那間,初夏心里的酸氣好似也少了不少,這閨女可是自己生的啊,就算說長的比自己好看,那頂多也算是青出于藍。
  
  沒有她這么好的基因,能生出這么好看的女兒嗎,這夸贊她閨女其實也當是在夸贊她了,有什么好氣的。
  
  當然,這只是針對別人大度,對某個男人,還且有的收拾。
  
  可是正當初夏暫時不打算再去計較某個男人的態度時,接下來那男人說的話和做的事又氣著她了。
  
  搖籃里的小諾諾也不知是躺著不舒服還是怎么回事,突然扁了扁嘴,好似要哭,但還沒等她哭出聲,只見裴寧軒立即緊張的伸手將她從搖籃里抱出來,輕輕在懷里搖了下,然后拿起放在桌上的那個特質的奶瓶,在諾諾面前搖了下,聲音格外溫柔的道,“諾諾,剛才沒吃多少奶,爹爹再喂你吃些,好不好,不然等下要餓肚肚的。”
  
  “餓肚肚?”這是什么鬼話,真是某個高冷的男人說出來的話嗎?
  
  要不是初夏親耳聽到,她當真是完全不相信這話是經由裴寧軒嘴里說出來的,要知道這廝平時哪怕是兩人在最親熱的時候,都從來未這樣……說過這樣萌萌噠的話。
  
  初夏生怕自己聽錯了似的,皺了下眉頭,然后看了下身旁的桔兒和玉荷。最新最快更新
  
  桔兒和玉荷最近可真是聽多了這種話,已經見怪不怪了,并無太大的反應。
  
  初夏看了兩人一眼,低聲問道,“你們確定坐在那的是你們家王爺?”
  
  桔兒聞言,無奈的翻了個白眼,也小聲道,“小姐難道連自己相公都不認識了?”
  
  “……”初夏倒是真想說,這相公她是真不想認了。
  
  這時,抱著女兒的裴寧軒大概聽到她們幾人說話的聲音了,突然轉過身來,臉上還帶著絲絲的不耐煩,原本是想責備誰在那竊竊私語,嚇著他家的小寶貝了。
  
  一看見是初夏,裴寧軒臉上的不耐瞬間消失,神情變得比剛才還溫柔幾分,抱著女兒站起來,往初夏走了幾步,笑著道,“初兒,醒了?”
  
  “娘。”
  
  “大姐。”緊接著,睿兒,晟兒和文寶幾人也發現初夏了,立即站起來撲向初夏。
  
  初夏見幾人還沒忘了自己,心里好受了幾分,伸手摟著幾人,淡笑著問,“今兒這么好興致,都守在這做什么。”
  
  睿兒指了指裴寧軒手里的小人兒,聲音軟糯的回道,“爹帶著我們看妹妹啊。”
  
  初夏摸了摸睿兒的頭,然后似笑非笑的看著裴寧軒,故意道,“我以為你去鋪子里了。”
  
  裴寧軒不以為意,低頭寵溺的看了懷里的女兒一眼,一副有女萬事足的樣子,嘴里回著,“鋪子那邊有青軒幾人看著,不礙事。”
  
  初夏看著那原本只屬于自己的寵溺眼神現在已經不是落在自己身上了,心里又開始冒酸氣,嘴里說的話便也多了幾分醋味,“所以,靖王是打算以后專門在家呆著帶女兒了,別的什么事什么人都不用管了?”
  
  裴寧軒聞言,感覺這小女人不高興了,但是卻遲鈍的不知道小女人為什么會不高興,不過不管怎么樣,媳婦不高興當然是大事,他輕手輕腳的將女兒放回搖籃,過來伸手握著初夏的手,低聲問道,“怎么了,一大早的是誰惹著你了?”
  
  初夏見他如此,心里的氣消了幾分,才要出聲埋怨,“你……”
  
  但小家伙好似有感覺有人要和她爭寵一樣,突然扯開嗓子就哭了起來,“哇……”
  
  然后某個才打算要哄她的男人吸引力立即被搖籃里的小家伙給吸引過去了,他幾乎是手忙腳亂的抱起小人兒,耐心的哄著,“諾諾,怎么了,怎么突然哭了,爹爹在這,不怕啊。”
  
  然后,不只是裴寧軒,就連睿兒和文寶幾人也都不巴著初夏了,都往小人兒圍過去,開始琢磨著小人兒哭的原因,
  
  “爹,妹妹是不是肚子餓了。”
  
  “姐夫,諾諾肯定是不喜歡在玩了,咱們在這都玩兒一個早上了,她肯定是厭了,咱們去別的地兒吧。”
  
  裴寧軒覺得文寶的話有道理,立即打算轉移陣地,“好,咱們將東西搬去屋子后邊的小花圃那邊去,諾諾喜歡花。”
  
  就這樣,以裴寧軒為首的一群男人都簇擁著那小小的一團粉嫩的人去了后院的花圃,而院子里的傭人也跟著忙的不行,又是搬凳子,又是搬桌子,最后院子里只剩下初夏帶著玉荷和桔兒在那跟傻子一樣的站著。
  
  初夏以前當真是從未想過,自己有一日會被人這樣忽視的,今兒是真真正正的感受到了。
  
  盡管是和自己閨女爭寵,但是滋味當真是挺不好受的。
  
  尤其是某個人對閨女那般重視因此而忽略了她,讓她更為心酸。
  
  好在這只是生了一個閨女,要是多生一個,自己在這個家豈不是一點地位都沒有了。
  
  她是不是也要做些事情讓他們注意自己才好?
  
  ...
黑龙江省十一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