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書樓 > 農家俏王妃 > 第742章 選擇原諒

第742章 選擇原諒

而且這種隱隱擔心還不只是初夏有,更糾結的是在她身邊站著的裴寧軒,裴寧軒聽了之后,心里的觸動遠遠大于初夏的,因為他不可控制的想起了在京城,南相寺的時候,住持大師說過的話,“得饒人處且饒人。”
  
  一直以來,他只要想想起住持大師說的話,就一直隱隱的擔心,總覺得有很多不確定的因素,他實在是被初夏這一回又一回的古代,現代的走來走去,死去又復生這些事情給弄怕了。
  
  在他心里,只要初夏能平平安安,他們一家能相守在一起,他什么都可以不在乎。
  
  什么報仇啊,處罰啊,甚至是國法,都比不上初夏的一點一滴。
  
  因此,在聽了林小賤的話后,就當他是怕也好,擔心也好,他猶豫了一下,便立即收回了自己的話,“把林小賤暫時關押起來,聽候處置。”
  
  初夏聽了裴寧軒的話后,淡淡的瞥了她一眼,眼睛微微瞇起,心里開始不悅了。
  
  不過,表面上,她未做聲,到底不管私底下怎么欺負這男人,也不管這男人如何的寵著她,百依百順,但是在外邊,他是個王爺,他需要服眾。
  
  但是林小賤好似十分意外裴寧軒竟然會因為她的話改變主意,她愣了下過后,便突然對林初夏挑釁一笑,隨后又深深的看了裴寧軒一眼,眼睛里滿含深情。
  
  在她看來,或許裴寧軒是舍不得和她這個身子之前的一段感情,所以愿意方她一馬。
  
  實際上,當然不是這樣。
  
  正好這時,裴寧軒因為想起住持的話,眸子也往林小賤看去,兩人的眼光就在這一刻對視了。
  
  雖然,在裴寧軒眼里,他的眼神只是一種揣測或者懷疑,甚至是自己在內心琢磨住持的話到底是不是和林小賤有關系,但是在一旁的初夏看來,這男人竟然還敢和別的女人視線交融,簡直是不想活了的節奏。
  
  于是,她淡淡的看了裴寧軒一眼,沒做聲。
  
  今兒回去,她保準這男人死定了。
  
  至于對這個蘇家屯的人的懲罰,反正裴寧軒已經都下了決定,而且按照罪責,他們大部分是罪有應得,初夏不想再管。
  
  只是對于周氏的處罰,初夏還是有些不忍心。
  
  雖然周氏對她林初夏的確是無情無義,但要是她沒有摻于這次的通敵賣國,倒是也不需要這么重的懲罰。
  
  而且,在初夏來說,她到底做過她一段時間的親娘,她們也實實在在的相處過,她不想她過得太好,尤其是拿著她林初夏以前掙下的家產反倒在她面前耀武揚威,但是卻也不希望她丟掉性命。
  
  將周氏流放塞外,雖然沒有直接要她性命,但是周氏的年紀大了,要真是流放,她回來的機會肯定不大了。
  
  倒是也巧的很,在初夏猶豫之際,秋葉,林元柱,以及林元寶而且還帶著倩兒和也文寶都過來了,幾人不知道從何得知的風聲,匆忙趕了過來。
  
  知道裴寧軒對林元朗和周氏的處罰之后,幾人當即跪在裴寧軒和初夏面前。
  
  秋葉哭著求初夏,“大姐,我知道娘和二哥實在不值得你原諒,但是求你看在我們的份上,饒他們一命。”
  
  “初夏,求求你。”秋葉說完話,林大郎也跟著跪在初夏面前,出聲求情。
  
  最后,是站在一旁的林元寶,雖然沒跟著一起跪倒在初夏跟前,但卻也忍的看了周氏和林元朗一眼,央求初夏,“初夏,只要不要他們的性命,別的隨你怎么處罰,而且以后,你若是擔心有別的事情,將他們交給我看著,我保證以后我會親自看著他們,不會讓他們行差踏錯,可以嗎?”
  
  倩兒和文寶兩個小家伙看見秋葉他們這樣,兩人也有樣學樣,跪在初夏跟前,向初夏求情,希望他們饒過周氏和林元朗。
  
  看的出,兩個小家伙雖然一直跟著初夏,在初夏那邊的時候,好似也從未提起過周氏和林元朗他們,但是在他們心里,他們還是知道周氏和林元朗到底是他們的嫡親,在未出現什么事情的時候,有沒有他們好似都無所謂,但說到臨死關頭,他們卻也舍不得。
  
  倩兒和文寶在初夏那里養著,因為裴寧軒身份高貴,兩個小家伙就從未跟人低頭過,做什么事情都極其強勢,好似小霸王一般,即使是做錯事情的時候,初夏都從未要求他們這樣低過頭。
  
  如今看著兩個小家伙老老實實的跪在自己跟前,初夏心里也難受不已。
  
  其實說起來,她心里又何嘗希望林元朗和周氏死呢,就算感情不多,但到底還是有過的。
  
  因此,到最后,初夏也不知道自己是因為倩兒他們的求情還是自己內心的不忍,她動搖了。
  
  她看著裴寧軒,雖然不說話,但眼里的不忍和難受都落在裴寧軒眼里。
  
  在裴寧軒心里,只要惹到小女人不開心的事情,他就不會做,哪怕是不合規矩的事情。
  
  他輕輕嘆了一聲,驚初夏拉到自己身邊,低聲問她,“要如何處置,你心里才會舒服。”
  
  初夏想了想,最后長長的嘆息了一聲,實在有些無奈的道,“算了,讓他們一切都回到原位,回到當初沒有我這個林初夏出現的時候,日子該怎么過由著他們自己去過。”
  
  頓了下,她又道,“至于林元朗,始終觸犯了國法,就算我們不處置,但到底還是要跟皇上交代,判他入獄吧。”
  
  初夏的話,讓秋葉他們都展露出了笑顏,一群人當即都往初夏簇擁過去,喊著,“謝謝大姐(小姑,初夏)。”
  
  可能在周氏和林元朗看來,初夏今兒就是回來報仇的,他們一直以為初夏的目的就是置他們于死地,實在沒想到,到最后初夏竟然看在往日的情份上還是饒了他們。
  
  當即,周氏突然掩面哭了起來,這哭聲帶著很多悔不當初的情緒,也帶著許多內疚,因為初夏的仁慈和重感情,讓她想起了最初他們一家人和睦相處在一起的時候。
  
  其實初夏說的沒錯,家里落到這個地步,是她和林元朗一手促成的。
黑龙江省十一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