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書樓 > 農家俏王妃 > 第735章 兩清了

第735章 兩清了

自然,裴辰逸進來的時候,身后還帶著這次事件的罪魁禍首,昭寧公主。
  
  昭寧雖然仍是穿戴的富貴華麗,身邊雖然被不少士兵圍住,但因為她的身份原因,不想在外邊引起百姓的混亂,所以抓住她的人并不是特別張揚,若不是清楚這些事情的人,應該不會知道昭寧處于什么的位置。
  
  但昭寧自己顯然已經知道事情敗露,眼里全是驚慌,完全沒了之前初夏第一次看到她的那般靈氣。
  
  原來,一個人的靈氣,氣質是與人品,身份有關的,當她即將處于階下囚的身份的時候,也不過是個平常人。
  
  林小賤遠遠沒想到出現在她面前竟然是這樣一副情形,她還以為這次他們必勝無疑,她正等著看初夏他們所有人的下場。
  
  她目瞪口呆了好一會,才十分不相信的看著昭寧問道,“公主,這是為何?”
  
  可是沒等昭寧回話,院子里的一片喊聲驚呆了林小賤,“見過皇上。”
  
  林小賤知道了裴辰逸的身份,當即臉如死灰,完全不知道作何反應,呆在那里。
  
  “平身。”裴辰逸掃了林小賤一眼,出生下令,“以昭寧公主為首的一眾人等,給我拿下,擇日帶回京城,再行處置。”
  
  已經進了院子,自然也不會影起百姓的騷亂,聽到裴辰逸下令,士兵們立即抓住昭寧和林小賤,迫使他們跪在裴辰逸等人的面前。
  
  昭寧這輩子何曾受過這樣的屈辱,她寧死不跪,等著裴辰逸道,“老四,本公主好歹是你的皇姐,你不能如此無情,若是你堅持處置我,我們可以回到京城,等皇太后下令。”
  
  “若你仍記得自己是大尚朝的公主,你還會做出如此喪心病狂的事情?”裴辰逸看著她冷冷一笑,“聯和涼國的君主竟然想吞并我大尚朝,你難道不會用腦子想想,我大尚朝是那樣小小一個涼國能吞并的下的?”
  
  “你……”昭寧承認,到了這一刻,她的確后悔,當時的她好似鬼迷心竅了一般。
  
  裴辰逸看著她,接著道,“原本因為你身為我大尚朝的公主,我們和涼國也素無恩怨,我從沒想過與涼國交惡,既然涼國如此不仁,就別怪我不義了,你就等著看涼國的君主想我俯首稱稱的那一日。”
  
  說完,微微一頓,裴辰逸又冷冷的道,“昭寧,我告訴你,原本你打算用到我國的那些手段,現在都被我加倍用了回去,現在的涼國一團糟,不管是將士還是朝廷的重臣都服了你原本打算用來毒害我國將士的毒藥,你試著想想,再過上十天,半個月,涼國會落到什么地步。”
  
  已經落到這個地步,昭寧連自己是生是死都保不住了,自然是不會再顧涼國的死活,但是她想不透的是,為何裴辰逸會如此又快又準的知道她所有的計劃。
  
  她不死心的出聲問裴辰逸,“等等,就算讓我死也讓我死的明白些,為何你會如此清楚我的一舉一動?”
  
  昭寧的話一落音,只見一身白色錦袍,身姿俊逸的冷清澤從大門處走來,伴隨著的是他如以前一般冷冽的聲音,“昭寧,你當真以為我冷清澤是那般是非不分,為了一個毫不值得的女人,我會背叛我的國家,背叛我的摯友嗎?”
  
  看到冷清澤的那一刻,昭寧終于明白了所有的一切,她眼神中是十分的不甘心,可是卻無能為力,最后只是看著冷清澤,嘲諷一笑,說了句,“也好,如此一來我們便兩清了。”
  
  其實冷清澤最初的確是因為對昭寧念有舊情,所以遇到她的時候,對她根本不設防,她說的所有事情他都相信,甚至一時為她所蒙蔽,害了不少朝廷的忠臣。
  
  可是,自裴寧軒把他帶來靖王府之后,因為南宮冷月高超的醫術,他的意識一點一點的情醒,那日,也就是被初夏罵走的那日,他的意識已經完全情形,也明白了自己到底做錯了什么。
  
  作為一個男人,他認為重要的不是認錯,而是知道錯了之后,該如何補救。
  
  所以在電光火石之間,他想到了將計就計,在和兩個兄弟以眼神暗示的情形下,他便故作和這邊所有人鬧翻,去找昭寧。
  
  自然,找到昭寧的時候,他還是故作一副耳完全沉浸在毒癮中的樣子,使得在幾番試探下,終于想先冷清澤沒有清醒,還是受她所控制。
  
  再加之,她最近身邊也的確需要人用,所以很多事情毫不設防的便告訴了冷清澤。
  
  冷清澤在明白昭寧的打算之后,便暗地里和裴寧軒這邊通消息,于是明修棧道,暗渡成倉,很容易就將昭寧的底子摸的一清二楚。
  
  當然,裴寧軒他們的任務是只要將昭寧的目的打探清楚,其余的事情自然有朝廷解決。
  
  如裴辰逸說的,偌大的一個大尚朝不可能對付不了一個小小的涼國,那涼國的君主也的確是太過貪心不足,活該遭遇滅國的下場。
  
  等一眾人都退下,院里只剩下他們這些自己人的時候,冷清澤看了還一直沉浸在此事中,好似還不太清楚事情始末的初夏道,“靖王妃,你是不是得為那日趕我出王府,隨意道個歉。”
  
  “不知者不罪。”初夏嘴巴一撇,十分“鄙視”的看著冷清澤,“況且你堂堂一鎮南王府的識字,好意思要一個小女子跟你道歉,況且是懷著雙胞胎的小女子?”
  
  “你……”冷清澤氣的嘴抽了又抽,想當時初夏可是罵的有夠狠的,就差點動手了,他一直惦記著讓她道歉,沒想到這么一句簡單的話就解決了?
  
  初夏看著冷清澤如此,心里爽翻天,隨后還故作大方的沖冷清澤揮揮手,“好了,好了,既然如此,以前的事情一筆勾銷,我不計較了,大家都不要計較了,以后我們還是可以愉快的做朋友的。”
  
  眾人聽后,抽了抽嘴角,冷清澤還冷哼了一聲,完全不贊成。
  
  初夏見狀,便拉著裴寧軒的衣袖,撅嘴看著他,“相公,你說我說的對嗎?”
  
  裴寧軒寵溺一笑,將初夏的手握在手中,掃了在場的人一眼,語氣霸道的出聲,“難得我家初兒如此大方,若是有人不滿意,就是跟我裴寧軒過不去。”
黑龙江省十一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