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書樓 > 農家俏王妃 > 第731章 弄死劉氏,我立馬嫁給你

第731章 弄死劉氏,我立馬嫁給你

黃余聽了初夏的話后,想起秋葉曾經十分狠厲對他說過一句話的,“黃余,想要我原諒你,我們和好如初,不是不可能的事情,你把你娘劉氏弄死,我立馬嫁給你。”
  
  黃余苦澀一笑,沖初夏道,“一個我沒辦法辦到的要求。”
  
  秋葉的意思也就是說,除非劉氏死,否則她不會原諒黃余。
  
  對黃余來說,即使他再喜歡秋葉,再恨自己的家人,他作為一個兒子,他都不可能弄死劉氏。
  
  所以,自從初夏的事情之后,兩個人就一直僵持著。
  
  起初,秋葉還會跟黃余說上幾句狠話,到現在,秋葉基本不肯再見黃余,足足有好幾個月,黃余沒有看到秋葉了,去她鋪子那邊也等不到人了。
  
  因為鋪子那邊,秋葉大部分時間讓元寶在那打理,她自己就看看賬簿什么的,或者就直接躲在初夏這里,陪著幾個小家伙玩兒。
  
  反正,一個人要有心躲開一個人,肯定是有辦法的。
  
  初夏得知秋葉說的那些話后,感動之余,也無奈的搖搖頭,輕聲道,“秋葉這丫頭也是太倔強了。”
  
  不過,在初夏這邊來說,雖然她不會提出和秋葉一樣的要求,要黃余親自去劉氏或者怎么元,但是說到劉氏,她也有她的擔心。
  
  她看了黃余一眼,出聲問道,“不過,黃余,我也跟你說句實話,就你家里人這樣,即使秋葉原諒你了,你有想過以后和你家里人如何相處嗎?”
  
  “比如,你家里現在日子并不好過,但是秋葉能掙錢,過的不錯,你能保證你們家里人不來騷擾你們的日子嗎。”
  
  頓了頓,初夏又接著道,“或者換句話說,即使你和秋葉在一起,秋葉這樣容不下你的家人,你的家人想必也容不下她,你會如何處置他們之間的關系,會不會像一般的家庭那樣,到時婆媳之間,姑嫂之間,妯娌之間就日日的爭吵。”
  
  這些事情,黃余早有打算,他很誠懇的跟初夏道,“我家里的人如何,我心里很清楚,我不會是非不分,若是和秋葉在一起之后,家里那邊的事情我會處理好,他們過他們的日子,我們在這邊過我們的日子,我不會讓他們來騷擾我們的生活。”
  
  黃余說著,微微頓了下,看著初夏,“必要的時候,我可以像當初的王妃您一樣,只要做到一個兒子該做的事情后,和他們徹底斷了來往。”
  
  初夏微微一怔,倒是沒想到這小子腦子還不錯,竟然知道用她當初對待夏家的態度來堵她的嘴。
  
  不過初夏問這些,本來也就是一種試探,她想看看黃余是不是和一般的男人一樣,在母親和媳婦之間,永遠找不到平衡點,到時候他成為中間的夾心餅。
  
  黃余的回答讓她很滿意,至少他是個分得清是非的人,也不是那種媽寶類型的男人,這就足夠了。
  
  她便沖黃余笑著說,“這些話我暫且聽著吧,秋葉那邊還需要你們自己慢慢去解開心結,我這邊不會再為了之前的事情對你有任何看法。”
  
  黃余來的目的也并不是想讓初夏為他在秋葉面前求情或者是怎么樣,他只是覺得自己害了初夏,于情于理要來道個歉。
  
  聽初夏如此一說,他低頭感謝道,“謝靖王妃。”
  
  黃余走后,一直守在旁邊的玉荷便小聲跟初夏道,“王妃,其實這個黃余我瞧著人還真的不錯,模樣長的好,對秋葉小姐也好,都這么久了,秋葉小姐不肯定搭理他,他卻一直不離不棄,今兒過來,怕是……”
  
  想起剛才黃余過來先是去找的裴寧軒,說是黃展才讓他送東西過來,初夏猜測是不是蘇家屯那邊的事情有異動了,她沒等玉荷把話說完,便站起來,出聲喊栓子,“栓子,他找王爺何事。”
  
  栓子還沒來得回話,裴寧軒正好從書房過來,他伸手握住初夏的手,將她拉進屋里,出聲道,“黃展才來信說,大致了解清楚蘇家屯那邊的人在做什么。”
  
  初夏沖裴寧軒點點頭,示意他繼續說。
  
  裴寧軒道,“大致情形和我們料想的差不多,只是他們比我們想的更為狡猾,他們分為兩撥人,蘇家屯那邊就負責研制這些東西,每次的份量不多,就直接從他們出出入入的人帶出來,然后那些人會暗地里和昭寧那邊的人聯系,將東西交給昭寧之后,昭寧再將東西摻入一些精致的食物或者是一些十分金貴少見的食物中,讓人服用,相信之前冷清澤和朝廷的官員,便是如此上當的。”
  
  初夏順著裴寧軒的思路,開口道,“將東西摻入食物中,然后昭寧利用她以及冷清澤的地位和權利去結交一些朝廷的官員,將這些食物作為一些禮品送入人的府里,一旦讓人上癮,就不愁沒機會。”
  
  裴寧軒十分認同初夏的看法,“應當是如此。”
  
  初夏想起那種畫面以及昭寧的心計,她嘆息著搖搖頭,“昭寧這個女人當真是不簡單,為達目的不擇手段。”
  
  裴寧軒聞言,想起自己接到的另一個線報,微微扯唇道,“不簡單的還在后邊,得到消息,最近蘇家屯在大量制作這種毒,很明顯昭寧有別的動作了。”
  
  “大量制作?”初夏小聲重復了裴寧軒的話,腦子里不停的轉動。
  
  現在朝廷那邊已經開始有所行動,將那些朝廷的官員都隔離起來,盡管朝廷沒有將事情完全公布出來,但官員和官員之間的走動,肯定會知道一些內幕,現在在朝廷但凡有點勢力的人要么都被隔離起來,要么聽到風聲,肯定也會防備,昭寧就是想在他們身上下手,也必定不是那般簡單了。
  
  可是,既然昭寧下令讓蘇家屯那邊大量制作,就絕對不是盲目的,這種東西即使在前世的時候,研制出來都要費不少的財力物力,何況是這個時候,她絕對不會去做些無用功。
  
  但,如此這般,她下一步想對付的到底是誰呢?
  
  初夏一下子想不透,眼神十分不解的往裴寧軒臉上看去。
  
  裴寧軒好似猜到了她想不透的事情,沖她眨眼一笑,提醒她,“好好想想昭寧最終的目的,再想想與朝廷,國家有關,人數最多的地方。”
黑龙江省十一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