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書樓 > 農家俏王妃 > 第730章 和秋葉還有可能嗎

第730章 和秋葉還有可能嗎

這種喪心病狂的話都說得出,這男人當真是沒得救了,初夏也怒了,直接指著門口,“既是這樣,你不要呆在這里,去找昭寧吧,和她再續前緣,最后和昭寧合伙將我們這些人都滅了,你跟著昭寧去涼國享福,去做她的小白臉好了,反正在你心里,也從未把我們這些人當成朋友。”
  
  “我……”不知道是初夏因為憤怒,說話的語速過快,冷清澤沒聽清楚,還是冷清澤根本沒想到這和滅了他們,做小白臉有什么關系,他愣了一下,才追問道,“什么意思?”
  
  初夏瞟了他一眼,沒好氣道,“你有腦子,自己好好想想,昭寧為什么會這樣對你,還有昭寧之前讓你做了些什么事情,她的目的何在?”
  
  初夏的話一落音,在南宮冷月身邊的周悠兒立即“噔噔”的跑到初夏跟前,做成一副在說悄悄話,但是音量卻完全沒有降低的說道,“將事情說的如此坦白,冷清澤這貨會不會去告狀啊。”
  
  初夏才不怕他告狀,又或許說骨子里還是相信冷清澤的,她怒道,“隨便他,他要是去告狀,以后就徹底和我們為敵,看他有什么好果子吃。”
  
  周悠兒撇撇嘴,然后又看著冷清澤,好心的勸著,“冷世子,別傻了,將那個什么公主讓你做的事情和我們仔細說說,事關重大,關系到兩國之間的利益……”
  
  豈料,沒等周悠兒把話說完,冷清澤的眸子微微流轉,突然他抬手阻止她,聲音淡淡的道,“別說了,既然這里容不下我的,我走便是。”
  
  初夏一聽這該死的冷清澤還真是要站在昭寧那邊,徹底火了,恨不得一腳將冷清澤給踹出去,但是肚子太大,腳抬不起來,她惱火的瞪了冷清澤一眼,“那便快點滾。”
  
  冷清澤看著初夏,微微抽了抽嘴角,然后眼神復雜的看了裴寧軒和南宮冷月一眼,竟然真的轉身走了。
  
  初夏看他一走,氣的狠狠盯著門口看了好幾分鐘。
  
  但在他身后的裴寧軒和南宮冷月卻是對看了一眼,嘴角微微上揚。
  
  一起出生入死,從小一起長大的兄弟,在很多時候,不需要說的太明白。
  
  等初夏的火氣消下來之后,初夏其實心里還是擔心的,她擔憂的道,“寧軒,怎么辦,冷清澤的毒癮才控制住……”
  
  裴寧軒握著她的手,沖她輕輕一笑,“別擔心,這些事情我都能處理,你好好養胎便是。”
  
  在旁邊的周悠兒一聽,立即伸手撫了一下初夏的肚子,笑著道,“對,王妃你好好養胎,到時生兩個像我這樣白白胖胖的兒子。”
  
  周悠兒的話音一落,眾人都抽了抽嘴角,想她這樣,怕是生不下來吧。
  
  隨后,裴寧軒摟著初夏打算回院子,不過在出去之前,他轉頭說了句,“像你就糟糕了。”
  
  周悠兒起初沒反應過來,等明白裴寧軒話里的意思后,她氣的張牙舞爪,“你說什么……”
  
  南宮冷月生怕周悠兒這樣會把裴寧軒那個毒舌給招回來,立即拉著她,哄道,“像你很好,以后我們的孩子就像你。”
  
  之后,裴寧軒就真的什么事情都不讓初夏管了,不管是朝廷的事情也好,昭寧那邊也好,或者是蘇家屯那邊,都不讓她管,只讓她養足精神,準備生孩子便是。
  
  初夏生過一次,也知道生雙胞胎需要多大的體力,到快生的時間,她倒是也不任性了,盡量多吃些東西,不到處亂走,以防有什么意外。
  
  但有些事情,就算她不管,也總會找上門。
  
  這日,初夏由玉荷和桔兒兩人陪著在院子里散步,栓子突然從外邊跑進來通傳,“王妃,有人求見。”
  
  初夏抬頭看向他,“誰?”
  
  “黃余。”栓子道,“他說是有東西要交給王爺,順帶有話要和王妃說。”
  
  想起黃余,初夏雙眼微微瞇了下,沖栓子點點頭,“讓他進來。”
  
  沒多會,栓子領著身穿一身深藍色衣服的黃余從院外進來了。
  
  初夏以前對黃余并不是很熟悉,也就從未仔細看過他。
  
  如今仔細一看,倒是有些驚訝,黃余長的還真是不錯,身材瘦削高大,模五官稍顯冷酷,和那黃家人完全不像。
  
  黃家其他人就不說了,就是黃家的黃展才都和黃余沒一分一毫的像。
  
  黃展才其實長的不丑,在鄉下地方來說,應該可以說是長的不錯了,但也不知道是不是的初夏討厭他的原因,總覺得他的模樣畏畏縮縮,一副齷蹉樣。
  
  但這個黃余的模樣卻是十分英偉,若是能打扮的好些,絕對不會輸給裴寧軒手下的青軒他們。
  
  這兩人真是兩兄弟嗎?
  
  黃余進院之后,在看到初夏的那一刻,他臉上浮上了一抹歉疚,因為他想起了上次初夏被他無心之失害成那樣的局面。
  
  按照禮數,他沖初夏彎了彎腰,“見過靖王妃。”
  
  “依著你和秋葉的關系,無需拘禮。”初夏看了他一眼,指了指屋里邊,“先進去見王爺,出來之后,我有話跟你說。”
  
  等黃余再出來之后,還沒等初夏開口,黃余便單膝跪在初夏跟前,“靖王妃,對不起,上次是我害了你,我一直想著能有機會上門來謝罪,但是我愧對于你,不敢上門。”
  
  上次的事情,其實初夏也并不怪責黃余,俗話說的好,不知者不罪,對于黃余來說,他到底還是個十幾歲的小伙子,對家人沒防備是很正常的事情。
  
  而且,他能如此直面來跟她認錯,這小伙子的勇氣她已經很欣賞。
  
  她沖他擺擺手,示意他起來,“以前的事情別提了,我明白,你雖說有錯,但真正的罪魁禍首不是你,你也只不過是信了家人的話,所以才做錯了事情,我今兒要問的是你和秋葉的事情。”
  
  黃余點點頭,站起來。
  
  初夏看著他問,“你和秋葉還有可能嗎?”
  
  其實,黃余自己也不知道在秋葉心里他是否還有機會,他只是跟初夏說出了他的決心,“這輩子,我非秋葉不娶。”
  
  初夏也聽出來了,淡笑著問,“是不是秋葉跟你提了什么過份的要求。”
黑龙江省十一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