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書樓 > 農家俏王妃 > 第706章 你只有我

第706章 你只有我

只是前腳抬起,還沒落下,便聽到屋里傳來一聲驚天動地的哭聲,“哇……”
  
  南宮冷月的腳步又頓住,但是沒回頭,神情已經由方才的冷酷變成了濃濃的無奈。
  
  他逼著自己抬腳走人,別管那胖姑娘,可是胖姑娘一聲比一聲哭的大,哭的南宮冷月的心都開始慌亂了,不知道是留下還是離開的好。
  
  在屋里的周悠兒,方才那大大的哭聲的確是有些做戲的成分,目的是為了吸引南宮冷月的注意。
  
  她邊哭,便仔細聆聽著外邊的聲音,聽到外邊好一陣沒動靜之后,她確定南宮冷月是真的沒理會她如此傷心無比的哭聲,狠心走了。
  
  頓時,心里委屈的不行,還真就傷心的哭起來。
  
  而且哭起來就一發不可收拾,到了聞者傷心,聽者流淚的地步。
  
  周悠兒哭的傷心,內心也是絕望無比,她第一次想嫁一個人,可是人家完全不搭理她,任憑她哭死,連勸都沒多勸一句。
  
  她周悠兒的命咋這么苦!
  
  正傷心至極的時候,肥胖的身子突然被人從背后輕輕摟住,然后是南宮冷月無奈到了極點的說話聲,“別哭了,本來就胖,這一哭,就又胖又丑了。”
  
  周悠兒覺察到腰間多了只溫熱的手,再加上那熟悉的聲音,才暴風驟雨的心情一下子就變的陽光明媚,她猛地轉過身,大大的眸子對上身后的南宮冷月。
  
  雖然南宮冷月的臉色還是不太好看,說的話也不好聽,但是他終究沒有對她不聞不問,回來了。
  
  那一刻,她幸福無比的笑了,還自動自發的往南宮冷月懷里靠去。
  
  南宮冷月其實并不太喜歡和人這般靠近,下意識的想要推開,可是看到這姑娘的眸子中,有哀怨,有委屈,再加上那一副哭過之后楚楚可憐,梨花帶雨的模樣,他還是忍住了不適,由著她靠在自己懷里。
  
  良久過后,確定周悠兒的情緒差不多穩定下來,南宮冷月將她拉開一點,望著她,“好了,別鬧了,先回去歇息。”
  
  周悠兒不肯動,晶亮的眸子盯著南宮冷月看了一會,突然幽幽的問了句,“你是不是嫌棄我胖,所以不肯要我?”
  
  也不知道當時內心實在想解釋,還是怕這胖姑娘再鬧,南宮冷月迫不及待的道,“不是嫌棄,是我有苦衷,我不知道自己還有多少日子,我可能隨時會離開,我不可能陪著你一輩子。”
  
  周悠兒自然不明白南宮冷月話里的意思,她只是以為南宮冷月說的是兩人的身份,以后他要回去云朝,她立即道,“你去哪里,我跟著去不就是了,我又沒說一定要將你留在我們家。”
  
  這姑娘毫不猶豫,根本都不問去哪里就說要跟著他走的模樣,真真切切的打動了南宮冷月的心,這一刻,南宮冷月突然有些遺憾,為何沒有早些遇到這個姑娘,否則他的日子會有趣的多。
  
  沉默了一下,南宮冷月也不知道處于什么心思,看著她問,“要是去到一個你完全陌生的地方,那里的東西都是你從未見過的,而且你可能再也見不到你的家人,你愿意?”
  
  “我……”周悠兒只是微微猶豫了一下,就立即堅定的點點頭,“我愿意,只要那里有你,我就愿意,我的家人沒了我,還有別的家人呢,可你卻只有我。”
  
  不可否認,周悠兒的話讓南宮冷月一向冷冰冰的心突然暖了很多,若不是因為這次自己再沒有生存的可能,他或許真會考慮讓這丫頭跟在他身邊。
  
  他南宮冷月,兩世為人,他一直都比別人活得耀眼,該有的地位名望從來都是唾手可得,卻唯獨少了個如此重視他的人兒。
  
  原來,被人愛的感覺這般好,南宮冷月覺得自己有些許的留戀這種感覺了。
  
  但是他已經沒了機會,他不知該如何跟周悠兒解釋這一切,最后只是拍了拍她的頭,輕聲道,“去洗洗,睡下吧。”
  
  周悠兒不知道南宮冷月這是什么意思,到底是答應了還是沒答應,她一直愣愣的看著他。
  
  南宮冷月知道自己的事情,盡管知道自己對這丫頭有些與眾不同,但是他不想在自己走之前,再節外生枝了。
  
  既然不能給這丫頭未來,何必再招惹。
  
  可是礙于這丫頭驚人的纏人功力,他打算先將這丫頭哄回去,明兒就立即消失,兩人再不要有任何交集。
  
  他淡淡一笑,又道,“別想了,有事咱以后慢慢說,不急在這一時。”
  
  周悠兒點點頭,站起來,往門口走了幾步。
  
  但不知為何,雖然南宮冷月這話好聽,但總是覺得有點怪異,她想了下,突然想什么一般,猛地回頭,走到南宮冷月身邊,伸手拽著他的衣袖,小心翼翼的道,“你別喜歡靖王妃了,你瞧人家兩口子的感情多好,你做什么還要去破壞人家。”
  
  “我不會破壞他們,我……”說起初夏,南宮冷月才發現從什么時候開始,他已經不再經常想起初夏了,自己滿腦子都是這個胖姑娘。
  
  他不知道這種情形是好是壞,更加不知該如何跟這胖娘解釋,說話到一半,又突地頓住。
  
  正好,此時外邊傳來栓子的敲門聲,“南宮公子。”
  
  南宮冷月松了口氣,立即沖外邊道,“進來。”
  
  栓子進來,看了站著一起的兩人一眼,嘴角起了幾絲笑意,想著都這個時候了,兩人還在一起,必有尖情,等會一定要去跟王妃八卦一下。
  
  南宮冷月見栓子進來一直不說話,眼里閃爍著八卦的光芒,他咳了一聲。
  
  栓子反應過來,立即道,“主子說京城那邊有鋪子出了問題,讓南宮少爺你和他去京城一趟,南宮少爺還請收拾一下東西,立即就出發。”
  
  南宮冷月本也打算走人,立即就應下,“好。”
  
  等栓子走了,南宮冷月便簡單的收拾明兒要帶走的東西。
  
  周悠兒眼巴巴的看著,亦步亦趨的跟在南宮冷月身后,有些委屈,這男人真說走就走了嗎,不將剛才的事情說清楚嗎?
  
  南宮冷月見狀,轉身對上周悠兒,深深看了她一眼,周悠兒眸子里的委屈的讓他有些不舍,同時卻也提醒他,不能再繼續下去。
  
  否則,就不只是委屈了。
黑龙江省十一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