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書樓 > 農家俏王妃 > 第696章 洛寧的深情

第696章 洛寧的深情

不出一會,初夏就被他吻的有些意亂情迷,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地。
  
  好似怎么也吻不夠,裴寧軒含著她的吮著,唇十分渴望的流連在她唇上,狠狠的纏綿著。
  
  直到彼此氣息都不穩,眼底浮出濃烈的神情,他的唇才猛然從她唇上抽離。
  
  再低頭看著她那副迷離的模樣,裴寧軒一時間又克制不住,想要更多,壓在她后腰上的手,箍緊了些,使得初夏靠他更近。
  
  初夏當時被他拽過去的時候,是直接跨坐在他身上的,如今再靠近這男人一些,很輕易便覺察到了他的渴望。
  
  她的身子一熱,心底也升出一種渴望。
  
  可是想到兩人所處之地,身下的馬車還在搖晃,初夏的臉紅了紅,伸手輕推了下身前的男人,輕聲道,“不可以,你閨女在呢。”
  
  裴寧軒握住她的手,在唇上輕輕一吻,唇貼在她耳邊,聲音帶著幾分蠱惑般,“閨女會體諒他爹的,她爹已經忍了很久。”
  
  初夏被他嘴里噴灑出的氣息弄的全身微微一抖,可腦子里卻仍是帶著幾分理智,低低的道,“不要。”
  
  初夏的聲音聽在裴寧軒耳里似嬌似嗔,像是一種邀請,使得裴寧軒身體里的那把火又燒的旺了些,他扶著初夏的后腰,將她再推的離自己近一些,另一只手也從初夏的衣擺處探入,聲音帶著幾分暗啞的道,“初兒……”
  
  可關鍵時刻,前邊的栓子掉鏈子了。
  
  馬車突然停住,傳來栓子的聲音,“主子,十一皇子求見。”
  
  此時,裴寧軒的手正觸上初夏柔嫩的肌膚,心里的火已經熊熊燃燒起來,卻被人打斷,而且還是十一皇子。
  
  裴寧軒幾乎是從牙齒里擠出兩個字,“不見。”
  
  外邊的栓子沉默了一下,然后不得不冒死說出實情,“額,十一皇子不是見主子您,是見王妃。”
  
  裴寧軒一聽,臉更黑了。
  
  初夏聞言,卻是笑倒在他肩膀上。
  
  此時這男人一臉憋屈,臭著一張臉,擺明了欲求不滿的神情是人看了都會忍不住發笑。
  
  裴寧軒低頭看了她一眼,懲罰性的在她唇上咬了下,聽到初夏低呼疼,他才將咬改為吻。
  
  輕輕吻了一記,裴寧軒將初夏抱下來,放在身旁坐著,一手給她整理著衣服,一邊淡淡的問栓子,“就他一人?”
  
  “是的。”
  
  裴寧軒想了下,又要拒絕,被初夏一把捂住嘴巴。
  
  其實上回的事情,初夏一直想找個機會跟裴梓軒他們道個歉,不管怎么說,是她違反道義在先。
  
  而且,洛寧現在的情形,她也的確想知道。
  
  她看著裴寧軒,不問他自己是否可以下去,而是直接問道,“是讓他上來,還是我下去。”
  
  裴寧軒聽初夏的語氣,知道她是一定要見的,瞪了她一眼后,拉下她的手,沒好氣道,“那讓他上來。”
  
  很快,便看見栓子將前邊的馬車簾子掀開,只見一身白衣的裴梓軒負手站在馬車下。
  
  看見他們,便微微施禮,“見過九皇兄。”
  
  輪到初夏,裴梓軒只是沖她輕柔的笑了下,沒出聲。
  
  裴寧軒不喜裴梓軒的和這個笑容,掃了他一眼,冷冷的道,“有話快說。”
  
  裴梓軒沒答應裴寧軒,只是沖初夏道,“初夏,不知可不可以借一步說話。”
  
  初夏本欲答應,但是覺察到某人在她腰上的手已經有越摟越緊,一副要是她敢答應裴寧軒借一步說話,就要勒斷她腰的架勢,初夏還是妥協了。
  
  她沖裴梓軒淡笑,“這沒外人,就在這說。”
  
  裴梓軒也是個人精,他淡淡的掃了眼在初夏腰上的那之后,又似笑非笑的看了裴寧軒一眼,才跟初夏道,“七哥自從上次從靖王府回去之后,精神比起以前越加不好,記憶越來越混亂,他心心念念的惦記著要見你,不知道你可否去見他一面……”
  
  裴梓軒的話沒說完,坐在一旁的王爺忍不住了,他雙眼微米,銳利的掃向裴梓軒,低喝道,“裴梓軒,你當本王死的,當著我的面,讓初兒去見別的男人,你以為本王會準許?”
  
  裴梓軒聽后,不理會裴寧軒的暴怒,只是沖初夏道,“初夏,這個問題你可以解決的吧。”
  
  初夏的眼神一往裴寧軒臉上移去,只見某人看著她的神情雖是帶著幾分笑,但眸子里卻是銳利無比,若是她真敢站在裴梓軒那邊,估計會去又要哄個大半月。
  
  是以,初夏沖裴梓軒聳聳肩,示意一切由這男人說了算,好歹也讓他振一回夫綱。
  
  裴寧軒見狀,這才滿意了幾分,在初夏腰上的手放松了幾分力道。
  
  裴梓軒看著兩人眉來眼去的舉動,心里有幾分黯然,可是很快就恢復過來,他放下身姿跟裴寧軒道,“九哥,我知道七哥以前做錯過不少事情,但是對初夏他一直是真心的,從未想過傷害,他現在心里也明白初夏是你的,只是以前很多的遭遇讓他放不下,給他一個過程,他必定能好起來。”
  
  其實,初夏透過上次和洛寧接觸,也看出了一些事情。
  
  其實洛寧的潛意識可能什么都清楚,但是他一直不肯去面對,他就愿意活在回憶里。
  
  因為在回憶里,他就沒有經歷弒父逼宮,母妃真正的面孔也不是他看到的那般丑陋,更重要的是他和初夏是有希望的。
  
  因為,那個時候,他一直以為裴寧軒還沒有出現在初夏的生命里。
  
  裴梓軒見裴寧軒不肯答應,又繼續道,“而且,我知道九哥你雖然在外人面前冷酷無情,但是你心里對我們始終還是有著一份兄弟之情,不然當時你也不會留下七哥的命,對不對?”
  
  其實裴寧軒的心的確是如此,無論如何,他們之間還有一份血緣牽連著,而且當初如不是洛寧動了初夏,他不會將洛寧逼上絕路。
  
  現在的洛寧雖說對初夏念念不忘,裴寧軒心里雖然不舒服,但心里卻也有幾分了解洛寧深愛一個人的感受。
  
  因為,他也是這般深愛著身邊的女人,他無法想象,失去她,他會不會比洛寧更瘋狂。
  
  但是,當著裴梓軒的面,他自是不會承認自己對洛寧還有兄弟之情,他的神情略有些尷尬,隨后微微偏過頭不耐煩的道,“別說廢話,反正我不準她單獨去見洛寧。”
黑龙江省十一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