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書樓 > 農家俏王妃 > 第687章 有仇必報

第687章 有仇必報

“無論如何,我找到玉佩了。”初夏挑眉一笑,隨后她狀似好奇看著靖王妃,想不透她說的話一般,“而且我沒明白你說的吃里扒外是什么意思?”
  
  秋葉對她說的這句吃里扒外也非常氣憤,沒好氣的望著她,“是呀,什么意思,你解釋解釋。”
  
  靖王妃恨恨的掃了秋葉和林元寶一眼,憤怒至極的罵著兩人,“你們明知道我才是你們的親姐姐,親妹子,就算不算上這中間的兩年,我們到底一直從小一起長大,十多年的感情難道比不過兩年的感情嗎,如今你們竟然站在她那邊來對付我,這樣不叫吃里扒外叫什么。”
  
  “沒錯,在血緣上,你是我們的大姐,但是在感情上我并不承認。”秋葉有些痛心的看著這個和自己有血緣關系的親大姐,一點一滴的控訴她,
  
  “你和我們的確是一起從小長到大,在你沒離開之前,我們一直生活在一起,以前的你雖然不像這個大姐一樣事事為我們著想,甚至還有些自私,但是那個時候你好歹還算是個好人,但是現在的你,你自己想想,你回來之后做了什么事情?”
  
  回來之后,她沒有善待過家人,將家里人看的可有可無,在需要利用的時候就給些銀子打發了事,不需要的時候,她覺得家里人丟了她的臉,恨不得讓他們一個個立即消失。
  
  而且,她和初夏之間并無仇怨,甚至初夏還有恩于她,至少給她照顧了家人,可是她不但不知感恩,反倒是想取人性命。
  
  這樣的大姐,秋葉要來何用。
  
  但靖王妃并不覺得自己有錯,她十分想不透到底做錯了什么一般,沖到秋葉身前,有些歇斯底里的沖秋葉吼起來,“我做了什么,我不過是拿回我自己應得的東西。”
  
  “你應得東西?”初夏怕她傷害秋葉,將秋葉往身后撥了下,她的眼神迎向靖王妃,“你認為什么東西是你應得?”
  
  靖王妃看著初夏,眸子里慢慢的都是怨恨,她咬牙切齒的說道,“如果沒有你,我不會回到現代,那么你現在所有幸運的事情都是屬于我的,裴寧軒是我的,王妃的位置是我的,什么都是我的。”
  
  初夏聞言,極其輕蔑的一笑,“靖王妃,不要說我小看你,別說一般情形下裴寧軒看不上你,就算你脫光了衣服站在他面前時時勾引他,他都看不上你,你信不信?”
  
  “你……”靖王妃聽后,氣的整張臉都猙獰了,但是她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她神情一松,低頭看向自己已經微微隆起的肚子,十分得意道,“是嗎,那我這肚子里的孩子怎么來的?”
  
  “那……”初夏的話說到一半,還是收了回去。
  
  不是不敢講,而是她實在很想看看孩子生下來之后,靖王妃得知孩子不是裴寧軒,而是一些亂七八糟的男人的,她會如何憤怒。
  
  要是現在告訴她,依著她的性子,估計她會立即將孩子給打下來,那就太便宜她了。
  
  于是,初夏沉默了一會,還是決定不說這事,而是接著剛才她的話,繼續道,“還有就是,靖王妃你書讀的少不是罪過,但到處丟臉就有罪,有些詞語的意思不懂,不要到處亂用,吃里扒外的意思是說,吃著享受著家里人提供的東西卻幫著外人來對付家里人。”
  
  “你認為你的本身回來之后,你給了他們什么,又或者說,在你走的時候,你留給了他們什么?”
  
  “……”靖王妃無言以對。
  
  “我告訴你,是一無所有。”初夏走近她,看著她冷冷一笑后,雙眼冷厲的盯著她的眼睛說,“靖王妃,原本你要是個安分,你不搞出這么多事情來,我根本不會為難你,除了裴寧軒和我的兩個兒子,我原本名下大部分的財產都可以給你,有那么多東西,只要你稍微有點腦子,好好經營,你在蘇家屯安安分分的可以過的很舒坦。”
  
  頓了下,初夏突然一個轉身,伸手狠狠捏住靖王妃下巴,道,“但是你人心不足蛇吞象,竟然還想致我于死地,將屬于我的東西都拿去,你真以為我林初夏是那般容易對付的?”
  
  靖王妃的下巴被初夏捏的生疼,想要反抗,初夏在她身上某處微微一指,封住了她身上的某處穴道,如今靖王妃除了能說話,全身都不能動彈。
  
  對于一個曾經做過殺手這項職業的人來說,這種情形實在太被動了,靖王妃此時心里惶恐無比。
  
  她害怕初夏會就此要她的命,她看著初夏,強壯鎮定,“你想干什么。”
  
  “放心,暫時我不會要你的命。”初夏看著她嘴唇微勾,眼里帶著幾分嗜血的味道,“靖王妃,我林初夏從來就是個有仇必報的人,你拿著一個玉佩指使了我那么久,我會讓你嘗嘗生不如死的滋味。”
  
  這樣的初夏,讓靖王妃當真是害怕了。
  
  要換做是她,初夏一直拿著她的一個把柄恨不得將她置諸死地,一旦等她有能力反抗的時候,她也絕對不會放過初夏。
  
  這一刻,靖王妃打算認輸了。
  
  身子不能動,她便看著初夏,眼里帶著幾分央求,“初夏,我同意你剛才說的,而且我不要你全部的財產,只要蘇家屯的這些東西就好,從現在開始,我們可以河水不犯井水。”
  
  初夏聞言,看著靖王妃輕聲一笑,在靖王妃認為初夏會答應的時候,初夏薄唇微微掀動,“已經晚了,現在我最大的讓步就是,你,林元朗,周氏三個人給我立即滾,滾到我看不到的地方去,從此以后夾著尾巴老老實實做人,我可以讓你們過安生日子,否則就不要怪我。”
  
  過那樣茍且偷生的日子,還不如讓她去死!
  
  即使如此,那便都斗上一斗,成王敗寇,就算輸了,她也認了。
  
  靖王妃淡淡一笑,看著初夏道,“即是如此,那我們就試試。”
  
  初夏點點頭,沖她做了個好的口型。
  
  隨后,她的神色變的銳利,她解開靖王妃的穴道,當著她的面,對林元寶說,“三哥,你進去,直接把他們在這塊地上蓋的這些東西給我拆了,然后將人都給我趕走。”
黑龙江省十一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