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書樓 > 農家俏王妃 > 第680章 王爺,悠著點

第680章 王爺,悠著點

最近一直牽掛著的事情塵埃落定了,初夏心里前所未有的輕松,每天在府里安安心心的養胎,要么就是和桔兒他們一起看著兩個兒子。
  
  睿兒和晟兒都差不多一歲了,快可以走路了,還開始說些簡單的話,最是好玩的時候。
  
  兩個小家伙很聰明,初夏每天都在極為滿足中渡過。
  
  但是遺憾的是,某個男人一直不怎么搭理她,都好幾日了,裴寧軒都還是生氣,而且沒有任何緩和的跡象。
  
  晚上,雖然還是回來房里睡,但是每天都回來的很晚,等初夏睡著了,他才會回來,然后悄無聲息的上床,等到第二天早上,初夏醒來的時候,他已經出去了。
  
  初夏只是晚上睡的迷迷糊糊的時候,知道他回來了,想鉆去他懷里睡覺,某個男人毫不憐惜將她推開,讓她自己睡,一副完全不想理她的模樣。
  
  初夏本身脾氣就不太好,而且也根本不會哄人,再加上如今肚子里還有個,容易有情緒,見這男人不管怎么都哄不好,她索性不哄了,開始冷戰。
  
  反正,她也看死這男人頂多也就是嘴上說說,真要是不將她放在眼里,哪里還會在第一時間還是想著將玉佩給她戴在脖子上。
  
  就這么著吧,那男人遲早有一日會消氣。
  
  這日,初夏帶著兩個兒子在院子里曬太陽,玉荷在邊上伺候著,秋葉帶著倩兒和文寶兩人在一旁做功課,泰寶那個大家伙就在倩兒和文寶的腳邊蹲著,耷拉著眼皮子臥在地上。
  
  因為玉佩的事情,倩兒和文寶兩人被送去秋葉那邊住了一陣,現在秋葉都回來王府里住了,自然倩兒和文寶也回來了。
  
  初夏看到這樣的畫面,倍覺溫馨,覺得生活真是美好啊。
  
  這種悠閑的日子以前在初夏看來就是件很簡單的事情,但是現在初夏尤為珍惜。
  
  正感嘆著,突然看見桔兒拎著個籃子從外邊慌慌張張的跑回來,一邊跑還一邊喊,“小姐,我方才在外邊買東西的時候遇上王爺了。”
  
  初夏掃了慌里慌張的桔兒一眼,忍不住笑起來,“遇上就遇上唄,你天天看到他,遇上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
  
  桔兒走到初夏跟前,將手里的籃子丟下,湊在初夏耳朵邊,小聲說道,“不只是這樣,我剛才碰見的不只是王爺一個人,他身邊還有個女人。”
  
  “女人?”初夏一把從椅子上坐直,皺眉問道,“長什么樣子的?”
  
  桔兒回憶了一下,說道,“長的很好看,瞧著斯斯文文,穿著打扮都十分得體。”
  
  初夏不悅的眨眼,繼續問道,“年紀?”
  
  “十八歲左右。”
  
  “知道了。”初夏點點頭,心里想著今兒晚上一定不能早睡,得好好審下這男人才是,要是真有這種事情,哼!
  
  跟他沒完!
  
  “小姐,你知道就完了?”桔兒一看初夏沒有后文了,急的快跳起來,看著初夏道,“我看王爺和那姑娘一路走一路在說話,態度親熱的很呢,你說會不會……”
  
  到底她是個丫頭,有些話還是不敢亂說的,便留了半截讓初夏自行想象。
  
  初夏知道這丫頭擔心什么,但是對于這種事,她還是能信得過裴寧軒,挑眉看著桔兒,“會不會是什么?”
  
  桔兒琢磨了一會,還是決定說出來,“小姐,會不會是最近一陣子你和王爺吵架,他覺得空虛,所以想找另外一個女人。”
  
  “是啊,小姐,這種事情說不好的。”玉荷猶豫了一會,也立即湊過來,開始分析,“你想想,以前王爺身邊除了你,哪里能接受和別的女人一路走,我覺得方才桔兒說的有幾分可能耳?”
  
  “我借他兩個膽子。”初夏想了下,覺得玉荷的話有幾分道理,那男人對女人一向有潔癖,從來不會讓一般的女人靠近他一米之內的距離,但方才倩兒說的他們的樣子很親熱,莫非這男人因為氣瘋了,還真敢造反了?
  
  越想越覺得有可能,初夏開始控制不住脾氣了,惱火的站起來在院子里走了兩圈,然后看著門口恨恨的喊了聲,“他要是真敢找個人回來膈應我,我不會讓他們好過,收拾完之后,我立馬走人,人家十一皇子的門可是隨時為我打開著。”
  
  又是不巧,初夏話音一落,便看著裴寧軒的身影出現在院子門口。
  
  很顯然,他聽到了初夏剛才說的那句話,在院子門口冷冷的看了初夏一眼,突然出聲吩咐青軒他們,“青軒,青宇,從今日開始,你們無需再去鋪子里,就在家里守著,不準任何人隨意進出王府,尤其是王妃,她的活動范圍只能在府里。”
  
  要不是知道這男人的個性,初夏簡直懷疑這男人是不是隨時躲在那里偷聽她說話,怎么每次她說這些的時候,他總能碰回來?
  
  當著這么多人的面,被這男人禁足,初夏覺得自己太沒面子,而且想起他剛才和一個女人走在一起的換面,初夏也沒好脾氣了。
  
  她咬牙看著裴寧軒,“若是我一定要出去呢。”
  
  裴寧軒冷眼看著她,語氣帶著威脅,“那你就試試看。”
  
  “試試就試試,你以為我怕了你不成。”說完,初夏就惱火的往門口沖去,她倒是要看看青軒和青宇還真敢攔著她不成。
  
  除非他們以后不想過日子了。
  
  但是她太心急了,這會根本還不用青軒和青宇出手。
  
  不等她走到門口處,整個人已經被人打橫抱起,因為顧忌她懷了身孕,裴寧軒是打橫抱起她的,要不然她沒這么好的待遇。
  
  裴寧軒抱著她,還酷酷的跟眾人丟下一句,“沒有我的吩咐,今兒你們任何人都不得進主院。”
  
  “……”眾人聽了,額頭都滴下一排黑線。
  
  院子里除了幾個小家伙,個個都是成年人,自然知道裴寧軒這話里的意思是什么。
  
  一個個都忍不住為初夏擔心,如此盛怒的王爺,不知道明兒她還能不能起來。
  
  到底還是玉荷和桔兒兩個丫頭忠心,兩人對看了一眼,然后異口同聲,沖裴寧軒兩人的身影冒死喊了聲,“王爺,悠著點,王妃正懷著身孕呢。”
黑龙江省十一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