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書樓 > 農家俏王妃 > 第653章 被兒子取笑

第653章 被兒子取笑

為什么裴寧軒不肯說出那孩子到底是誰的呢,那個男人到底有多特殊,為何裴寧軒不隨意找一個普通的人解決呢。
  
  到時,孩子真生下來,也毫無后患,多簡單的事情,但裴寧軒為何要弄的如此神秘呢
  
  初夏想了一會,怎么也想不透,她搖搖頭,索性不想了。
  
  她抬頭,見今兒天氣實在不錯,艷陽高照,但日頭又不會讓人覺得太過刺眼,她看了看關在柵欄里的泰寶,笑著說,“小家伙,放你出來,咱們出去曬太陽,好不好?”
  
  泰寶一向不愛搭理初夏,不過能出去曬太陽,它倒也是極其喜歡,立即高興的沖初夏點點頭,讓初夏放它出去。
  
  初夏示意人將他放出來,笑著拍了拍小家伙的腦袋,道,“去吧,去前院玩,但是不準嚇唬人。”
  
  泰寶一聽,立即就晃著胖胖的身子往前院跑去了。
  
  初夏笑了笑,也帶著桔兒他們跟去了前院。
  
  倒是也巧,因為今兒天氣好,睿兒和晟兒的奶娘正帶著兩人在院子里曬太陽,兩人將搖籃放在院子里,兩個小家伙便放在搖籃里邊。
  
  兩個小家伙的搖籃是初夏讓栓子特意做的,有些類似現代的那種學步車,不過要笨重一些,若地下不是太平,小家伙推不動,大多數時候就在里邊坐著玩兒。
  
  如今,兩個小家伙都快八個月了,活潑的很,也不愛讓人抱著了,喜歡自己到處爬來爬去。
  
  在院子里看著兩個小家伙的乳娘,一看見泰寶突然跑出去了,嚇的臉都白了。
  
  她們雖是聽說了王府里有這么一個家伙,但是如今見了,還是害怕的不行。
  
  其中一個奶娘倒是還好,嚇的抱起睿兒就往后院子跑了,其中一個奶娘嚇的腿都軟了,根本動不了,就直直的看著泰寶,爾后突然就暈倒在地。
  
  桔兒見了,也怕晟兒被泰寶的樣子嚇壞,立即就一邊往晟兒沖去,一邊喊道,“小姐,我過去將晟兒少爺帶去后院子,可別給泰寶給嚇著了。”
  
  初夏也有些擔心小家伙從未看到泰寶這樣的龐然大物,會被嚇壞,也一邊加快腳步往那邊走,一邊喊道,“嗯,晟兒和睿兒生下來之后,還未見過泰寶,帶他進去。”
  
  不料,等桔兒走近的時候,竟然看到晟兒不只是不怕泰寶,反倒是靜靜的看著泰寶,那小眼神跟平時裴寧軒看著泰寶的眼神一模一樣,帶著一絲寵溺,卻好似隱隱含著幾分威嚴。
  
  泰寶這家伙竟然也吃這一套,它走到晟兒小床旁邊,一副討主人喜歡的樣子,萌萌的看著晟兒,偶爾還咧嘴一笑。
  
  根本毫無森林之王的威嚴,還會賣萌,完全沒了節操。
  
  晟兒很滿意泰寶的模樣,他突然淡淡一笑,伸手拍了拍他的大腦袋,泰寶就乖巧的在晟兒旁邊趴下了,就像平時趴在裴寧軒身邊那般乖巧。
  
  一頭獅子和一個小小的人兒這副模樣,看的初夏幾人當真是眼睛都愣神了。
  
  等反應過來后,初夏有些不服氣了,她走過來,捏了捏晟兒的小鼻子,有些嫉妒的說道,“憑什么泰寶這家伙對你們父子都俯首稱臣,在我面前卻總是蔑視我。”
  
  八個月大的孩子已經會說一些簡單的話了,睿兒已經偶爾會無意識的叫爹娘了,但晟兒卻好似比睿兒說話遲些。
  
  平時,不管初夏他們如何哄他,逗他,他也不肯說話。
  
  初夏也不愿給他壓力,就由著他去了,反正到了會說話的時候自然就會說話了。
  
  可是初夏萬萬沒想到,她說完那句話后,晟兒看了她一眼,突然指著她,嘴里吐出了一個簡單的字,“笨。”
  
  “……”初夏雖然十分高興這小子終于肯說話了,但是他說的話實在太過蔑視她了,而且連說話的語氣都和裴寧軒平時取笑她的時候一模一樣,她瞪大眼睛,不悅的望著他,試圖從小教育,“晟兒,不準說娘笨。”
  
  晟兒酷酷的皺了下眉頭,又接著道,“爹,說……笨。”
  
  雖然小家伙說話斷斷續續,一個字一個字的往外蹦,但是初夏卻是聽懂了,這小家伙是在說他爹說她笨。
  
  臭小子,跟他爹一樣毒舌。
  
  正當初夏再試圖去好好教育這小子的時候,突然從門口傳來南宮冷月的聲音,“初夏。”
  
  初夏見有外人來了,自然不再繼續這個話題了。
  
  她轉身沖南宮冷月笑了下,然后看到在晟兒身邊的泰寶,她道,“冷月,今兒來的正好,順帶給我檢查一下泰寶,看看是否需要給他消毒,洗澡之類的?”
  
  南宮冷月瞟了泰寶一眼,淡淡的道,“這種事情讓青宇去做吧。”
  
  他可不是獸醫!
  
  初夏笑著看了他一眼,挑眉問道,“怎么,讓你給泰寶看病,還覺得委屈你了?”
  
  好吧,只要她開口,不管是什么事情,南宮冷月也無法拒絕。
  
  他只好應下,“不是,等會我就它瞧瞧。”
  
  初夏點點頭,示意南宮冷月坐在自己對面,然后吩咐桔兒和玉荷帶著晟兒帶去亭子那邊玩,等院子里只剩下他們兩人的時候,初夏輕聲問他,“最近,你們在云水樓住的還習慣嗎?”
  
  自從離開之后,裴寧軒好似忙的厲害,回來的次數少了很多,大部分時候都是半夜回來,初夏睡的迷迷糊糊的,沒呆一會,他便走了。
  
  “我孤身一人,在哪里都是一樣,無非是從這里搬到那里而已。”南宮冷月說完,似笑非笑的說了句,“倒是你們家裴寧軒,自然是不習慣的,昨兒家聽到他在不耐煩的訓下人。”
  
  “他活該,讓他想出那么一個餿主意對付靖王妃。”初夏說完,看了南宮冷月一眼,突然出聲問他,“冷月,是你將我的事情告訴寧軒的?”
  
  “這事你別管了,寧軒會處理好。”南宮冷月既然不讓裴寧軒提起,他自然也不會多提,他只是認真的囑咐初夏,“若是你再陷入上次那種情形,或許你就再也看不到寧軒和晟兒他們了。”
  
  初夏點點頭,她自是也知道,所以才沒有追問裴寧軒以及所有人。
  
  但說起這些事情,初夏突然想起了一個問題,“冷月,其實我有個問題一直想問你。”
黑龙江省十一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