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書樓 > 農家俏王妃 > 第630章 別的辦法

第630章 別的辦法

桔兒這才發現初夏才打趣她,她臉一紅,嗔道,“王妃,你好壞,老是逗人家。”
  
  初夏覺得偶爾逗逗這個丫頭,心情都會好很多,也忍不住笑起來。
  
  使得站在她身前的倩兒和文寶兩個小家伙也跟著笑。
  
  桔兒見狀,沒好氣的刮了刮兩人的鼻子,笑著道“你們兩個小家伙懂什么呢,人家笑,你們也跟著笑。”
  
  倩兒看著桔兒,突然捂嘴一笑,沖桔兒愛魅的眨眼道,“嘿嘿,桔兒姐姐,我昨兒還瞧見你和青宇哥哥玩親親呢。”
  
  桔兒見小丫頭也來笑話她,炸毛了,不服氣的嚷起來,“倩兒小姐,你可別冤枉我,昨兒我都沒見過他,那是前天的事情了。”
  
  倩兒一聽,立即指著桔兒笑起來,“哈哈,桔兒姐姐笨死了。”
  
  院子的人聞言,都忍不住大笑出聲。
  
  裴寧軒他們從府里出去之后,幾人還是先去了云水摟。
  
  裴寧軒心里當即簡直是怒火滔天,他恨不得立即過去一手撕了靖王妃。
  
  反正,她從來也沒打算將玉佩交出來,留她何用。
  
  可是南宮冷月卻是在考慮了一番之后,跟裴寧軒道,“寧軒,此人還不能殺,很明顯她是故意將玉佩弄成兩半,目的就是以防有這樣的情形發生,咱們得拿到另外一半玉佩。”
  
  裴寧軒眉頭緊鎖,望著南宮冷月,“玉佩已經碎成兩半,即使拿到另外一半,你認為還有用嗎?”
  
  南宮冷月也考慮到這個問題,但是他方才觀察了初夏,并未任何異樣,他覺得玉佩被分成兩半應該沒太大的影響,只要能找齊玉佩。
  
  他道,“我看來,應該是有用的,因為初夏還好好的,說明事情就還有轉圜的余地。”
  
  頓了頓,南宮冷月又道,“而且,不管玉佩被分割成兩半是否會影響到初夏,我們也必須找到另外一塊,只要有希望,我們就必須得找。”
  
  裴寧軒這才發現自己真是關心則亂,要是玉佩被分成兩半不能用的話,初夏怕是早就不在了,因為玉佩很早以前就被靖王妃分成兩半了,既然初夏現在好好的,就說明有希望。
  
  他立即跟南宮冷月道,“既是這樣,那咱們趕快去刑房,你用剛才的方法再給她催眠一次,讓她說出另外一半玉佩的下落。”
  
  “不行。”南宮冷月搖頭,“她已經上過一次當,不會再相信我,很難再次將她催眠,而且……”
  
  裴寧軒看著他,“繼續說。”
  
  “而且她在現代做過殺手,受過專業的殺手訓練,在考慮事情的時候必定也會留一手,那半塊玉佩咱們必定沒有那般容易就能拿到,除非……”南宮冷月話說到一半,便抬頭皺眉看著裴寧軒。
  
  裴寧軒不明白南宮冷月想說什么,“你的意思是?”
  
  南宮冷月嘆了口氣,有些無奈的出聲道,“寧軒,你可以嘗試著答應她的條件,畢竟和初夏的命比起來,孰輕孰重你應該知道。”
  
  聞言,裴寧軒毫不猶豫的便拒絕了南宮冷月的提議,“不行,若是我答應她的條件,我必定會失去初夏。”
  
  而且他了解初夏,若是知道要用他和別的女人在一起來換取她留在他身邊的機會,她寧愿不要。
  
  南宮冷月又何嘗不了解初夏,但是在他看來,沒什么重要的過初夏的性命,他相信對于裴寧軒來說也應當是如此。
  
  他繼續道,“初夏或許會理解你的逼不得已。”
  
  在裴寧軒而言,若真的只剩下這一個辦法,他自然要先保住初夏的命,即使初夏不能留在她身邊,只要她安全,健康,他便無憾。
  
  但是裴寧軒想起自己對女人的排斥,他還是皺眉搖頭,“即使初夏可以理解,我本身也沒辦法可以做到。”
  
  南宮冷月也知道裴寧軒這個毛病,盯著他看了一會,眼里突然閃過一抹精光,他道,“或許可以這樣。”
  
  南宮冷月壓低聲音低頭在裴寧軒面前說了一番話,聽的裴寧軒時而皺眉,時而輕松。
  
  最后,他好似被南宮冷月說動了,神情帶著幾分猶豫的問道,“若是初夏得知,我該如何應付。”
  
  南宮冷月挑眉,“這便是你自己的事情,你要想法子去應付。”
  
  南宮冷月承認,他在提出這個建議的時候,其實是有些私心,他覺得裴寧軒能得到初夏實在太幸福了,好歹也得讓他吃點虧才是。
  
  他等著看好戲的那一刻,想來到那時必定會酸爽無比。
  
  “……”裴寧軒聽出了南宮冷月話里的興奮,大致也能猜到這廝在打的什么算盤,但是目前為止,除了他剛才的法子,的確沒有更好。
  
  他沒好氣的掃了他一眼,直接忽視南宮冷月的“陰險狡詐”,心里在猶豫著。
  
  “除了這個辦法,沒有更好的了。”南宮冷月道,“靖王妃那邊,我敢擔保,你要是不肯答應她的條件,她絕不會再說出與玉佩有關的任何事情。”
  
  裴寧軒沉吟了片刻,最后道,“我考慮幾日,容后再商議。”
  
  南宮冷月點頭,不過卻也沒忘記吩咐他,“你可以考慮,但是時間不要太久,想必初夏心里也很著急要得到那塊玉佩。”
  
  裴寧軒從南宮冷月口中得知初夏回來這里有三年的時間,他暫時倒是也冷靜下來了,他道,“還有時間,我會看著她。”
  
  同一時間,初夏在家里,正在盤問倩兒和文寶兩個小家伙,“剛才聽到姑父說的了沒,你們是繼續去以前的學堂讀書,還是請個先生回來教你們?”
  
  倩兒一聽,立即趴到初夏的腿上,一臉諂媚的看著初夏道,“姑姑,我能兩個都不要嗎?”
  
  初夏也不知道這丫頭隨了誰,正經事一樣都不愛,比如讀書,女紅,她毫無興趣,她最大的興趣除了吃便是打架。
  
  正經習武的時候,也不好好學,但是一到外邊和人打架,她還總能打贏。
  
  折回來沒多久,開始幾日,初夏也讓他們出去玩,但每回都有人來家里告狀,說倩兒又打人了,初夏懶得處理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這陣子索性就將兩人關在家里玩。
  
  但要是一直這樣下去,倩兒以后必定就是個女惡霸,以后不說有多大的成就,怕就是要找個安安分分的男人都是件難事。
  
  這個小家伙,必須得教。
黑龙江省十一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