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書樓 > 農家俏王妃 > 第629章 玉佩

第629章 玉佩

可能靖王妃擔心玉佩會被大理石給壓碎,她用布包裹了很多層。
  
  裴寧軒壓抑住心里的焦灼,一層層的將上面的布給拆散。
  
  等終于能看到玉佩的一角的時候,裴寧軒的心在那一刻仿佛停止了,因為露出來的那點淡黃色的顏色的確就是自己那塊虎形玉佩的顏色。
  
  看來,靖王妃的確是被南宮冷月催眠了,不得已將玉佩的下落說了出來。
  
  原本,裴寧軒還以為之前靖王妃嘴巴那樣嚴密,竟然能經得住那樣的大刑,都能將玉的時事情守口如瓶,南宮冷月來了,只要能套出一些線索就已經是最大的突破了,他從未想到能如此輕易就能得到玉。
  
  這一刻,裴寧軒覺得有些不真實,拿著玉佩的手也微微顫了一下。
  
  看見裴寧軒的反應,南宮冷月也能確定手中的玉應該是裴寧軒要的,他淡淡一笑,提醒他,“先將布包打開,確定看是不是你們的玉佩,若是的話,讓人喚初夏過來。”
  
  “是。”裴寧軒點點頭,伸手將玉從袋子里全部抽出來。
  
  可是天底下的事情總是殘酷的,在裴寧軒將包著玉佩的布完全打開的時候,他愣住了。
  
  玉佩的確是他送給初夏的那塊玉佩,可是卻只有半塊。
  
  也不知道靖王妃是如何做到的,將玉從中間非常利落劃開了兩半,布包里只有左邊的一塊。
  
  裴寧軒反應過來,完全不相信一般,瘋狂的將原本包裹著玉的布和裝玉的袋子徹底翻過一遍,確定只有一半之后,他怒的直接一揮手毀了整個溫池。
  
  頓時,院子里發出一聲巨響。
  
  后院的其他幾人都不知道該如何反應,之前見裴寧軒拿到玉的時候那種欣喜的表情,一個個的心情都跟著上揚,但沒想到,還是空歡喜一場。
  
  片刻之后,南宮冷月聽到院子里傳來初夏的說話聲,他輕聲提醒了裴寧軒一句,“初夏過來了,將玉佩收起來。”
  
  裴寧軒聞言,神情有幾分松動,他將玉收進衣袖中,轉身看向門口。
  
  只見初夏身后跟著桔兒,急匆匆的走來。
  
  一看到裴寧軒,她便心急的走來問道,“怎么了。”
  
  走進來之后,看到整個被毀了溫池,她更是十分納悶,“好好的為何要這個溫池給毀了。”
  
  裴寧軒暗暗吸了口氣,迫使自己的心情穩定下來之后,他伸手握著初夏的手,臉上有這意思淡淡的笑意,“沒事,福伯跟我通報,說溫池的大理石裂了一塊,我過來一看,見果然如此,想著反正要重新換,不如回了重新弄。”
  
  見初夏仍是皺著眉頭,一副并不太相信的樣子,裴寧軒又接著道,“弄你喜歡的樣子,原本你不也說這個溫池有很多不足的地方嗎,正好全都換過一遍。”
  
  初夏在進入院里的時候,就細心觀察到了周圍不尋常的事情。
  
  青宇幾人身上全部打濕,而且每個人身上都沾了些類似泥巴的東西,就連南宮冷月白色的錦袍上也有泥點,而且裴寧軒身上更是如此。
  
  真要毀掉溫池重建,這種小事需要動用到裴寧軒和南宮冷月嗎?
  
  再加上裴寧軒握著她的手的時候,她能覺察的得出裴寧軒掌心那不同尋常的冰涼,她知道事情不簡單。
  
  但是當著眾人的面,她沒出聲多問,只是裝作信了裴寧軒的話,笑著埋怨道,“就說你是個敗家的,一個好好的溫池毀了做什么,大理石裂了用著也不礙事。”
  
  “都已經毀了。”裴寧軒看著她輕聲一笑,眼神十分溫柔,“你看看你喜歡什么樣式的,給福伯畫張圖紙,讓人重新來砌一個溫池出來。”
  
  “好。”初夏乖巧的點頭,既然裴寧軒不肯說,她現在也就不問。
  
  裴寧軒笑著捏捏她的手,可是手在觸碰到易修理的那半塊玉的時候,他的心沉了沉,出聲跟初夏道,“我回云水摟有事情,中午不回來,你在府里若是無事,就帶著倩兒和文寶到處走走。”
  
  看了她伸手的文寶和倩兒一眼,他又接著說道,“文寶和倩兒若是長期在這里,你看是繼續讓他們去學堂讀書還是請夫子來家里教,學業不能荒廢。”
  
  初夏沖他笑著點頭,“好,你們去忙你的事情,不用管家里,家里的事情我會安排。”
  
  “嗯。”裴寧軒轉身,看了被毀了的溫池一眼,囑咐初夏,“暫時咱們還是住晟兒和睿兒那個院子,主院這邊等建好了溫吃再說。”
  
  裴寧軒說完,便和南宮冷月他們出了院子。
  
  望著他們的背影,再看看剛才被裴寧軒毀的一塌糊涂的溫池,初夏皺了皺眉頭。
  
  她皺眉問身后的桔兒,“桔兒,你覺得他們在做什么。”
  
  桔兒四處看了下,沒有任何防備的說出自己的猜測,“我瞧著像是在找什么東西,你瞧這大理石好好的,而且像是是一塊一塊掀上來,沒有裂開的地方。”
  
  “找東西?”初夏的眉頭微微皺起,“找什么東西?”
  
  其實她心里有閃過一絲念頭,裴寧軒是不是在尋找那塊玉佩。
  
  但是轉念一想,又覺得不太可能,她從未和人說起過玉佩的事情,裴寧軒怎么可能會知道。
  
  桔兒聽了裴寧軒的話,微微一愣,突然想起了那日裴寧軒問他們說玉佩的事情,照這個情形看來,裴寧軒他們十有**是在找那塊玉佩。
  
  可是王爺交代過千萬不能讓王妃知道。
  
  桔兒后悔死了,不應該不過大腦就隨便亂開口。
  
  她不敢抬頭看初夏,怕初夏看出她臉上慌亂的神色,她就只是道,“不知道,我只是隨意猜猜,不確定。”
  
  初夏此時的心思也放在猜測裴寧軒他們的舉動上面,沒細心觀察桔兒的神情。
  
  過了片刻,她轉身,原本打算回去晟兒的院子,但是看見青宇的身影從院子外邊一掃而過,她看了桔兒一眼,似笑非笑道,“你去問問青宇,若是沒問出來,晚上就不要回來我院子了。”
  
  桔兒一聽,沒會意過來,立即大聲嚷起來,“不要啊,王妃,不回你院子,我沒地兒睡覺啊。”
  
  初夏沖她眨眨眼,笑著說“那就睡在青宇院子好了,他會很樂意接收你。”
黑龙江省十一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