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書樓 > 農家俏王妃 > 第607章 許久不見的敵人

第607章 許久不見的敵人

初夏帶著玉荷和栓子打算先去云水樓看看,她要問問那邊的店小二,靖王妃在鋪子里到底做了什么。
  
  但在半路上,看見路邊圍著一群人,里邊傳來一陣爭吵聲。
  
  初夏也沒搭理,這種事情在大街上時常會發生,街邊小攤販為了爭地盤爭吵很正常。
  
  玉荷喜歡看熱鬧,便尖著腦袋鉆進了人群,當她看清楚和人爭吵的是誰后,她驚訝的張到了嘴巴。
  
  她賣力的鉆了出來,快步跟上栓子和初夏,忙湊到初夏耳邊,小聲道,“小姐,你猜猜剛才和人吵架的人是誰?”
  
  “誰?”初夏聽她這樣問,自然知道那人肯定是自己認識的,便停住腳步,往那邊的人群看去。
  
  玉荷沖初夏神秘兮兮的說道,“是林大郎的媳婦。”
  
  “蘇香?”
  
  玉荷搖搖頭,“不是,是以前的那個。”
  
  初夏想了一下,便立即想起了林大郎以前的媳婦,望著玉荷,“黃翠花。”
  
  玉荷立即點頭說道,“嗯,我瞧著黃翠花好像比以前瘦了很多,臉色也不太好看,籃子里裝了些約莫有一兩斤野菜,正在和人吵架,好像說只是為了一文錢。”
  
  “黃翠花為何會來這里賣菜。”初夏許久沒聽到關于黃翠花的消息了,如今聽玉荷說起這個名字,竟然有些生疏。
  
  栓子聞言,出聲跟初夏解釋道,“我以前也聽說過,說是黃翠花的娘家屬于白水鎮這邊的地盤,她現在住在娘家,來這賣菜很正常。”
  
  初夏看了栓子一眼,點點頭。
  
  但是想起剛才玉荷說黃翠花的事情,初夏的眸子里閃過一抹精光。
  
  她記得,這個黃翠花也不是什么好人,而且長的膘肥體壯,最喜歡的便是動用武力,想當初之所以離開林家,是因為受了蘇香的害,所以被林大郎給休了。
  
  現在,黃翠花越是過的不好,想來越是會恨上蘇香以及林家一家人。
  
  若是現在將黃翠花弄去林家,想來林家的人怕是以后也沒啥好日子過。
  
  這樣,倒是極其有趣,想到以后蘇香和林家一家會被黃翠花折騰的死去活來,初夏便愉悅的翹起了嘴唇。
  
  原本初夏也有這個打算,只是一直沒碰上黃翠花,加上顧忌林杏兒那邊,初夏也一直在猶豫。
  
  但既然碰上了,說明是天意,先將黃翠花弄去再說。
  
  因為黃翠花去了,不只是可以對付蘇香,還能對付劉氏那些人,只是對于初夏來說,讓林杏兒逍遙得太久了。
  
  不過像林杏兒,一直以自己的容貌引以為傲,如今被她劃了一刀,臉上留了一道疤痕,想來最近的日子也不好過。
  
  初夏打算讓她暫時“好好”養傷,等她傷好了,再去劃上幾刀,林杏兒既然敢狠毒的要害死她,她這輩子就別想有好日子過。
  
  她不是一向以自己漂亮為傲嗎,那初夏就毀了她那張臉,看看她如何傲。
  
  是以,初夏愉悅的彎了彎嘴唇,問栓子,“你確定黃翠花在她娘家過的不好?”
  
  “能確定。”栓子十分肯定,“在王妃中毒昏迷的時候,我們曾擔心黃翠花有份,打探過她的近況。”
  
  “她自從被林大郎休了之后,就一直住在娘家,可惜娘家那邊的大嫂,弟媳一個個都容不下她,沒住幾個月就想著法子趕她走,現在她能繼續住,還是答應她一個人養著她娘,這才沒被人給趕出來。”
  
  初夏淡淡一笑,“這樣就好辦了。”
  
  栓子看了初夏一眼,輕聲問道,“王妃,你打算怎么做。”
  
  初夏指了指正在爭吵的那片人群,跟栓子說,“你過去將事情平息下來,然后將黃翠花帶去云水樓,就說有人能讓她回去林家。”
  
  玉荷和栓子一聽,對看了一眼,栓子提醒初夏,“王妃,黃翠花也不是什么好的。”
  
  初夏淡淡的道,“我明白,但是和蘇香比起來,我越加討厭蘇香。”
  
  栓子應下,轉身便過去平息了黃翠花和人的爭吵。
  
  黃翠花認識栓子,在看到栓子的時候,她愣了一會,之后突然才好似想起來這里是裴寧軒的封地,她以為栓子是來趕她走的,她立即一副吵架的架勢,“我沒招惹你們,也沒做錯事情,你們沒有權利不讓我在這里做買賣。”
  
  黃翠花到底還是黃翠花,不敢如何落魄,那骨子里好斗的因子一直都在。
  
  不過正好,正式要有這種好斗的因子,初夏才更好的利用她對付蘇香。
  
  栓子皺眉看了眼黃翠花,冷聲道,“先跟我走,我們家主子要見你。”
  
  黃翠花心里猜到是初夏要見她,她知道初夏對她討厭至極,而且對人手段狠辣,她直接拒絕,“我不去。”
  
  其實心里是害怕,初夏會像對林杏兒那般對她。
  
  栓子看著她,極其不耐煩,“你有兩個選擇,要么我讓人來押你走,要么你自己乖乖的跟我走,喜歡哪個,你自己選。”
  
  黃翠花奈何了不了栓子,只得妥協,無奈的問道,“去哪里?”
  
  栓子看了她一眼,示意她跟他走。
  
  黃翠花立即蹲下身子將籃子拿起,甚至掉落在地上的一小把野菜,黃翠花也舍得不丟了,撿起來放在籃子里。
  
  栓子將黃翠花帶去云水樓,黃翠花在門口看見如此奢華氣派的云水摟,躊躇著不敢上前,她這種人從來就不敢妄想走進這樣的地方,怕是走到人家門口,她都生怕臟了臟了人家的地兒。
  
  栓子看著她皺了下眉頭,催促道,“我們主子在里邊等著你,別讓她久等了。”
  
  黃翠花這會真是有些害怕了,直覺有些不簡單,她往前走了幾步,又一臉猶豫的停下,小聲問栓子,“栓子大爺,你們家主子找我到底有什么事情。”
  
  “進去就知道了。”栓子實在不耐煩她這樣磨磨蹭蹭的,一把就將她給直接推進了鋪子里。
  
  黃翠花被栓子一把推進們,一下子沒站穩,摔了個趔趄,她十分狼狽的扶著鋪子里一個桌子才沒有摔倒。
  
  她緩緩抬起頭,正對上對面坐在桌子旁的初夏的雙眸。
  
  黃翠花愣住了,好冷厲的眼神,瞧著好似有些許的熟悉,可是桌子對面的人她卻又是從未見過的。
  
  她轉過頭,看著栓子,“栓子大爺,這就是您的主子?”
  
  此時,黃翠花的眼神極其納悶,栓子的主子不是初夏嗎,怎么換了一個人,她從來不認識這個姑娘啊。
黑龙江省十一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