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書樓 > 農家俏王妃 > 第606章 遲早被氣死

第606章 遲早被氣死

從袁泰的口中,初夏大概知道,南宮菲兒因為和裴辰逸的事情,哀莫大于心死,回到宮里,便應下了她父皇和母妃給她安排的成親人選。
  
  和南宮菲兒成親的人是云朝另一個部落的首領,雖然也是臣服于云朝的君主,但在云朝卻也有一定的勢力。
  
  原本以為將南宮菲兒嫁過去,首領成了君主的女婿,能穩定自己的勢力。
  
  但是到大婚那日,南宮菲兒又突然反悔,甚至逃婚,到洞房花燭那日,新郎去接新娘,房里只有一個丫頭被綁在房里。
  
  這對新郎來說,自然是一種侮辱,差點引起了云朝的一場內戰,幸好云朝的君主有一定的實力,勉強將事情給壓了下來。
  
  如今那邊的首領逼著君主給個交代,君主以三個月為期,發散了人去尋南宮菲兒,若是三個月之后,不能將南宮菲兒尋回去嫁給首領,云朝勢必會引起一場內戰。
  
  這次袁泰出來,不是為了特意來看玉嬌的,而是來尋找南宮菲兒,順便通知南宮晨玥和南宮冷月兩人回去。
  
  袁泰說完之后,還傻的在鋪子里四處看了看,“我家公主呢?”
  
  玉嬌又忍不住暴怒了,沖他吼起來,“你到底是為什么覺得你公主回來在這里。”
  
  袁泰若有其事的捏著下巴,思考了好一會,出聲道,“我思前想后了許久,除了這里,公主應該沒地兒可以去了。”
  
  “你以為你傻,你家公主也跟你一樣傻。”玉嬌氣的直直跺腳,怎么天底下有這么傻的人啊,可是她又不能拿他怎么樣,最后只得無奈的沖他解釋道,“她在這里呆了這么久,宮里若是來找人,勢必第一個地方就回來這里,她哪里還會往這里來。”
  
  初夏也覺得玉嬌分析的有道理,接著說道,“對,再說她想見的人不在這里,她不會來這里,這會應該在……”
  
  初夏看了玉嬌一眼,玉嬌立即明白,她也立即點頭說道,“我也這么認為。”
  
  可惜,袁泰還是不明白,他看了初夏一眼,又看了玉嬌一眼,有些著急的道,“你們到底在說什么,公主想見誰?”
  
  初夏是沒那樣好的脾氣跟袁泰解釋那么多,跟玉嬌使了個眼色,讓玉嬌自己解釋。
  
  玉嬌無奈的哀嚎了一聲,由此可見,自己將來遲早會被這大傻子給氣死。
  
  她再次忍了忍脾氣,出聲道,“虧你還跟著你們家公主那么些年,她心里在想什么,你當真是一點都不知道嗎?”
  
  “啊,什么意思?”袁泰還是不知其中的事情,一臉懵懂。
  
  “你們家公主喜歡的人是皇……”玉嬌四處看了下,壓低聲音道,“是裴辰逸,當初她之所以突然回了云朝,就是因為和裴辰逸之間沒談妥,哀莫大于心死,所以回了云朝,就同意嫁人。”
  
  這下,袁泰終于是明白了,他一臉不可思議的問道,“那你的意思是說,我家公主這回已經去了京城找裴辰逸?”
  
  這個玉嬌就不肯定了,她看了初夏一眼。
  
  初夏沉吟道,“不一定是去找裴辰逸了,但肯定是往京城去了。”
  
  袁泰見他們都這樣說,立即就轉身要走人,邊走邊說,“那我這就立即去京城。”
  
  袁泰這一舉動,看的初夏他們目瞪口呆,這也太說風就是雨了吧,好不容易從云朝過來,在這里沒呆一刻鐘,就立即要去京城。
  
  而且,此時他心上人還在他跟前呢,這真的是和人傳說的大禹治水,三次路過家門而不入有些相似了。
  
  玉嬌看了,氣的差點哭起來,跺著腳直喊,“該死的袁泰,你還當真是回來找公主的,完全沒將本姑娘放在眼里。”
  
  袁泰還沒明白玉嬌在起什么,但見玉嬌要哭了,他也有些心疼,便一邊撓著頭,一邊嘀咕道,“一百多斤的人,我就是不想放在眼里也難。”
  
  眾人一聽,直接爆笑。
  
  玉嬌被氣的哭笑不得,火大的推了他一把,“滾滾滾,我瞧見你就心煩,以后我再也不想看見你了。”
  
  袁泰就是再笨,也知道這會不能走了,但是又不知道咋辦才好,便手足無措的站在玉嬌面前,吶吶的喊著,“玉嬌……”
  
  “袁泰,先別接著去京城,晚上去府里,和你們的太子以及二殿下商量一下,看看是不是要往京城去。”初夏極力忍住笑,提醒他,“順帶你也這么久沒看見玉嬌了,就沒啥話跟她說?”
  
  “沒……”
  
  眼看著袁泰撓著頭,好似要說沒有,初夏直接攔截住他的話,“好了,玉嬌,你記得我吩咐你的事情,晚上鋪子里早些打烊,過來府里吃晚飯。”
  
  “嗯。”玉嬌應下,讓初夏他們先走。
  
  袁泰見初夏他們走遠了,就拉著玉嬌的手問,“玉嬌,你為啥生氣,這些日子我都沒看見你,我肯定沒惹你生氣吧。”
  
  “你別說話,一說話就讓人討厭。”
  
  “你脾氣咋這樣不好呢,比我們公主脾氣還差。”
  
  “……”
  
  初夏幾人走遠了,還聽到袁泰和玉嬌兩個活寶的聲音,又差點被逗的放聲大笑。
  
  玉荷轉身看了兩人一眼,有些不可思議的道,“小姐,你說每個人的命是不是冥冥之中注定的?”
  
  “怎么說?”
  
  “好似不管是誰,到了最后都會找到一個能跟她妥協,或者是她愿意妥協的人。”玉荷淺笑著說,“你瞧,玉嬌脾氣這樣暴躁,我曾以為她會找個像栓子這樣小身板,沒啥脾氣的男人,沒想到她竟然找了個五大三粗的袁泰,而且腦子那般固執的袁泰,在她面前,倒是也乖巧。”
  
  玉荷的話一說完,栓子有意見了,瞪著她,“我身板小?”
  
  玉荷臉一紅,直接踢了他一腳,“滾一邊去。”
  
  初夏愛魅的看了兩人一眼,沖栓子眨眼道,“栓子,看來以后你得要多鍛煉身體,不然玉荷不滿意的。”
  
  栓子和玉荷兩人被初夏調侃的臉“刷”的一下就紅了。
  
  玉荷嗔了初夏一眼,她家小姐老是這樣,調侃人的時候總是不分場合,什么話都說得出。
  
  不過這樣也好,這樣才證明這人是她家小姐,她家小姐就是這樣,跟陌生人說話的時候還好,但跟熟人說話的時候總是不守規矩,喜歡說的別人面紅耳赤。
  
  初夏原本打算回去,可是突然想起了栓子說靖王妃還曾去插手云水樓的事情,她便喊上栓子他們打算去云水樓看看。
  
  可是出乎意料的是,初夏竟然在半路上碰到了一個許久不見的人。
黑龙江省十一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