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書樓 > 農家俏王妃 > 第605章 長的好看的男人都靠不住

第605章 長的好看的男人都靠不住

初夏點點頭,她知道裴寧軒那廝,裴寧軒從來沒將她開的珠寶鋪子看在眼里,就只是覺得她喜歡,就讓她開,讓她開個鋪子玩玩一樣,根本就沒當做是一間鋪子來看,掙那點小錢,那廝根本不放在眼里,他自然不會關心。
  
  玉嬌看了初夏一眼,之后又接著道,“王妃嫂嫂,其實還不只是如此,靖王妃不只是拿走了鋪子里賬本,最近鋪子里的周武新打造的一些珠寶首,她都說要看看,便趁機拿走了很多的珠寶首飾,一直也沒拿回來鋪子。”
  
  頓了頓,玉嬌又有些內疚的說道,“之前我不知道這些事情,自然也不好說,畢竟這鋪子當初就是王妃嫂嫂開的,是前幾日王爺讓青宇過來跟我們說了你的事情,我們這才知道,然后最近幾天,靖王妃沒怎么過來了。”
  
  初夏微微瞇起眼睛,這個小賤人手腳倒是夠快,也沒過來多久,竟然做了這么多事情,看來自己還真是小瞧她了。
  
  可是,好似還遠遠不止這些。
  
  玉嬌的話音一落,栓子也跟著道,“王妃,除了珠寶鋪子,那個靖王妃還時常借機去云水樓以及其他的鋪子查賬,只不過那邊有王爺看管,她不敢明目張膽,但卻趁著王爺不在,去打聽云水樓以及其他鋪子的一些收入。”
  
  初夏聞言,沖栓子點點頭,隨后安慰了玉嬌幾句,這種事情真的不能怪他們,因為中間太過匪夷所思了,是誰都不會想得到。
  
  爾后,她想了想,囑咐玉嬌,“玉嬌,你先將這幾天靖王妃從珠寶鋪子里拿走的東西都給我列出來,列清楚之后帶著單子過來府里,我們去找靖王妃好好算算這筆賬。”
  
  “好的,寧夏姐姐。”玉嬌欣喜的答應,她知道靖王妃不是王妃嫂嫂后,心里就已經極度憤怒了,還想著靖王妃再干來鋪子拿東西,她要動手了,只是這幾日靖王妃沒過來罷了。
  
  她和初夏說好鋪子的事情,然后看了看玉荷,笑著問道,“睿兒和晟兒呢,怎么沒帶來,我許久沒瞧見他們了。”
  
  初夏想起兩個小家伙,臉上浮起一抹溫柔,笑著道,“在家呢,兩個小家伙淘氣的很,他爹不讓我給帶出來,怕我帶不好他兩個寶貝兒子。”
  
  玉嬌知道裴寧軒疼初夏遠遠勝過兩個小少爺,她笑著調侃初夏,“我看是王爺哥哥舍不得你受累吧。”
  
  “傻丫頭。”初夏嗔了她一眼,然后突然笑著問道,“你家那大個子呢,走了之后就一直沒回來?”
  
  一聽初夏提起袁泰,玉嬌臉上閃過一抹嬌羞。
  
  然后,她撅撅嘴,佯裝憤怒道,“不知道,指不定是回到云朝之后被哪個野女人給勾走了,舍不得回來這里了。”
  
  初夏想起袁泰那傻頭傻腦的樣子,笑起來,“呵呵,就算真有女人勾引他,也要他看得懂是別人在勾引他才成。”
  
  玉嬌一聽,立即連連點頭認同,大笑著說,“哈哈,王妃嫂嫂就是王妃嫂嫂,這嘴巴損的,誰學得會啊。”
  
  初夏聞言,在她頭上拍了一下,嗔道,“臭丫頭,你欠抽呢。”
  
  “誰敢抽我媳婦兒,我可不放過他。”初夏話音一落,突然從外邊跳進來一個如野人般高大的男人,一邊吼著,一邊往鋪子里沖進來。
  
  初夏等人都嚇了一跳,仔細一看,才看清楚正是他們剛才說的袁泰。
  
  初夏看了袁泰一眼,笑起來,“喲,真是說曹操,曹操到,才說到他,竟然這么快就來了。”
  
  玉嬌看到袁泰突然出現,臉上欣喜的不行,但在袁泰看向她的時候,她又故意板起臉,“回去云朝要這么久嗎?”
  
  袁泰自從進來之后,就一直盯著玉嬌猛看,那思念之情毫無掩飾,以至于玉嬌和初夏問他話,他都一直沒有反應過來。
  
  之后是被栓子推了一下,他才反應過來,看著玉嬌的臉微微有些發紅,然后憨厚的撓著頭皮道,“不是,是公主出了點事情,我在云朝呆了小半個月,耽誤了行程。”
  
  眾人一聽,神情一頓。
  
  隨后,初夏立即追問道,“南宮菲兒出了什么事情。”
  
  “是……”袁泰這才發現初夏是他不認識的,他皺眉望著初夏,“你是誰啊,我為何要告訴你。”
  
  玉嬌生怕他亂說話,立即走到他面前,低聲說道,“她是王妃嫂嫂。”
  
  隨后,一腳還使勁跟他使眼色,意思讓他別亂說話,若是惹惱了初夏,這傻子也沒啥好果子吃。
  
  哪里知道,袁泰根本就不是個會看臉色,他皺眉瞪了玉嬌好一會,半天突然蹦出一句,“你們家王爺又娶了一個女的?”
  
  眾人一聽,都忍不住翻白眼。
  
  但袁泰仍是沒絲毫察覺,繼續接著說,“我就說長的好看的男人肯定靠不住,以前靖王對靖王妃多好呀,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口里怕化了,我們若是哪里惹的靖王妃不高興了,他準會教訓我們,這才不到幾個月,就立即喜新忘舊了,哎!”
  
  說完這一番話,袁泰還極其失望的嘆了口氣,然后看著初夏搖搖頭,好似在說這姑娘就算現在在裴寧軒眼里受寵,但是也寵不了多久,真是可憐。
  
  眾人被袁泰這話弄的哭笑不得,這事情說來話長,尤其像袁泰這種腦子反應慢的,不知道要解釋多久,索性懶得解釋了。
  
  但玉嬌怕袁泰繼續說下去,她沒好氣的推了他一下,嚷道,“你要不要聽人說話了,啥都不知道,就瞎嘚啵嘚啵的做什么呢,她就是我的王妃嫂嫂,是你口中的靖王妃。”
  
  袁泰看了初夏一眼,不屑的撇嘴,“你當我是傻的呢,我在靖王府住了幾個月,會不認識靖王妃?”
  
  “我……”玉嬌氣的直咬牙,最后干脆武力鎮壓,她跳起來重重的在袁泰頭上拍了一巴掌,瞪著他,“我說是就是,你是要和我作對嗎?”
  
  “不敢,不敢,你說是就是。”袁泰這下終于是被鎮住了,他摸摸頭,委屈的看了玉嬌一眼,然后有些不情不愿的沖初夏喊了聲,“靖王妃。”
  
  “晚上去府里吃頓飯吧。”對于袁泰這種超級吃貨,初夏也懶得跟他解釋太多,只要和桔兒一樣,隨意給他做個自己以前做給他吃過菜,勝過千言萬語。
  
  說完,初夏又想起了剛才袁泰說的事情,急忙問道,“對了,別打岔,說說你家公主菲兒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黑龙江省十一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