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書樓 > 農家俏王妃 > 第604章 到
初夏在幫栓子隱瞞玉荷身子狀況的同時,卻是也在托付玉荷。
  
  萬一,她在三年之內不能做到讓裴寧軒尋回那塊玉,她仍是會離開,而她最放心不下便是裴寧軒三父子。
  
  裴寧軒,自然是交托給栓子,而晟兒和睿兒,她只想交托給玉荷。
  
  一是,玉荷本就忠心,加上她做事情有分寸,初夏最相信的人是她。
  
  再便是,玉荷這輩子都不能生育,若是讓她一直帶著晟兒和睿兒,以后晟兒和睿兒會和她親,她就算年紀大了,也不會覺得膝下猶虛。
  
  玉荷和栓子聞言,兩人對看了一眼,玉荷急急的拉著初夏的胳膊,著急的問道,“小姐,你還會走嗎?”
  
  “是呀,為何是三年?”栓子也試探著問初夏,“莫非這次的事情還未解決清楚?”
  
  栓子在琢磨,是不是要將這些事情告訴王爺,最近王爺雖然在初夏面前從未表現出來,但是私底下的時候卻總是憂心忡忡,他知道初夏還有事情未解決,但是初夏不說,他也知道她有苦衷。
  
  “嗯,有點事情沒解決清楚,還需要一些時間。”初夏看著栓子的臉色,便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就神情極為嚴厲的囑咐他們,“但你們記住,不要告訴王爺,否則我將你們趕出府里。”
  
  “知道了,小姐。”栓子和玉荷不得已,只得應下。
  
  初夏看著他們兩人嘆了口氣,爾后安慰他們,“不過你們也別擔心,我只是以防萬一,說的是最壞的情形,正常情形下,不會出什么問題。”
  
  雖然初夏是這樣保證,但栓子和玉荷兩人心里卻是擔心極了,他們擔心會出現上次的事情,初夏會走,府里來一個莫名其妙的人。
  
  初夏也不想他們擔心自己,但是因為上次的事情,她必須得讓他們兩人知道,不然萬一哪一日她走了,至少她得將孩子托付給信得過的人。
  
  幾人去到珠寶店里,因為栓子和玉荷走在稍微后邊一點,幾人只看到初夏,珠寶店的幾個小二還認得初夏。
  
  上次初夏動了刀子的事情,讓幾人心有余悸,幾人一看到初夏出現,就緊張萬分。
  
  因為初夏雖然兇悍,但好似和王爺的關系不一般,他們要是招待不好,指不定就是掉腦袋的事情。
  
  在推推撞撞中,幾人將上次去喊裴寧軒來處理事情的店小二福寶推了出來,過來招呼初夏。
  
  原本在初夏身后的玉荷和栓子看到他們的模樣,就故意都往后退了下,看看這些個店小二如何招呼初夏。
  
  福寶走到初夏跟前,戰戰兢兢的跟初夏行了個禮,然后擠出一抹比哭還難看的笑容,“請問,小姐有何需要?”
  
  初夏挑眉看了在自己面前嚇的發抖的店小二,忍住笑,淡聲道,“別怕,我不吃人,將你鋪子里的掌柜的喊出來。”
  
  福寶當時的第一反應就死自己做錯事情了,初夏要喊人來收拾他了,他立即跪倒在初夏跟前,“小姐,奴才若是做錯了什么事情,還請你高抬貴手啊。”
  
  初夏望著這個二貨店小二,有些無奈,“將玉嬌喊出來。”
  
  “小姐……”福寶看著初夏,不知道初夏一來就要喊掌柜的干什么,他遲遲不肯動。
  
  這小子是怕自己當成什么洪水猛獸了么,初夏瞇了瞇眼睛,眼見著神情有些不悅了。
  
  在外邊的栓子和玉荷見狀,立即走了進來,栓子吩咐福寶,“將掌柜的喊出來,就說初夏王妃來了。”
  
  看到栓子,店小二好似看到救星一般,他給栓子磕了個頭,就立即跑去后邊喊玉嬌了。
  
  初夏皺眉掃了珠寶店一眼,看到幾個遠遠站著的店小二都一副苦著臉的模樣,不悅的說道,“這店里的人是怎么請的,一個個膽小的跟什么一樣,平時怎么招呼客人。”
  
  栓子抽了抽嘴角,實話是說,“王妃,實在是上次你驚嚇到了人家。”
  
  初夏想起上次在這里收拾林杏兒那小賤人的事情,忍不住一笑,隨后她故意瞪眼看著栓子,“還是我的錯了?”
  
  栓子可不敢指責主子錯,立即陪笑道,“不是,不是。”
  
  兩人正說著,突然從后院那邊傳來喊聲,“初夏?”
  
  初夏循著聲音往鋪子的門口看去,只見玉嬌站在門口,一臉激動的看著她,眼淚都在眼眶里打轉,完全不敢相信她就是初夏一樣。
  
  初夏在所有人面前都沒有承認自己的身份,在玉嬌面前自然也不會答應,她沖玉嬌眨了眨眼,做了個手勢,“小丫頭,過來。”
  
  初夏一出聲,玉嬌就激動捂住嘴巴望著初夏,因為以前初夏就經常這樣喊她,這樣熟悉的語氣是別人誰都學不會的。
  
  初夏見狀,笑起來,走到她跟前,笑著在她額頭上敲了下,“怎么了,之前不是還見過我嗎,這么快就不認識了?”
  
  玉嬌伸手一把抱住初夏,哽咽著喊了聲,“王妃嫂嫂。”
  
  初夏笑著任憑她抱了一會,聽著她絮絮叨叨的說了很多事情,好不容易等她說完了,初夏才道,“噓,別亂喊,我不是你的王妃嫂嫂,他們都喊我寧夏,你直接稱呼我為寧夏就是。”
  
  玉嬌自然也知道這其中的過程,也不糾結,立即就改口道,“寧夏姐姐。”
  
  初夏點點頭,應了聲,“嗯。”
  
  玉嬌一笑,又親熱的挽著初夏的胳膊,靠在她肩膀上撒嬌,“你算是回來了,我可想你了。”
  
  初夏笑著看了她一眼,隨后看了看鋪子周圍,出聲問道,“鋪子打理的怎么樣,將賬本拿來給我瞧瞧。”
  
  “賬本……”玉嬌沒說完話,臉上一副極其內疚的模樣,不肯往下說了。
  
  初夏覺得不對勁,便將他們幾人喊去了后院的賬房,問玉嬌,“怎么了?”
  
  玉嬌為難的咬咬唇,說道,“之前我們也不知道府里的那個靖王妃是另有其人,她過來珠寶鋪子說要看賬本,我們便將賬本都給她了。”
  
  初夏聞言,臉色沉了沉,“什么時候的事情,王爺知道嗎?”
  
  玉嬌搖頭,回憶著當初的事情,“就是她中毒醒來之后的而第二天,你應該還沒來這里,王爺那時應該也還不知道她不是你。”
黑龙江省十一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