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書樓 > 農家俏王妃 > 第558章 一定要將這丫頭拿下

第558章 一定要將這丫頭拿下

南宮晨玥被吹捧的可是飄飄然了,他沖初夏彎唇笑著,“好說,好說,姑娘若是在這有何困難,直接找我便是。”
  
  “好的。”初夏裝作客套的應下,但是沒過一會,她突然抬頭看著南宮晨玥,眨眼問道,“那剛才公子說的包我在這云水樓的吃住,可算數?”
  
  南宮晨玥愣了下,其實他也算是隨意說說,吹吹牛,泡妞誰不是這樣泡的,他以為自己不再提起,初夏也不好意思再說了,畢竟在云水摟住著,一天十兩銀子,一般的人不好自己提出,沒想到初夏竟然這樣直白就提了出來。
  
  但是又不好再反悔,他只得點頭應道,“自然是算的。”
  
  “謝過公子。”初夏看了南宮晨玥一眼,眼珠子一轉,有出聲道,“可是小女子有個想法,不知道當不當說。”
  
  南宮晨玥示意她繼續,“直說無妨。”
  
  初夏沖他甜甜一笑,“小女子和公子有緣相見,也算得上是朋友了,對不對?”
  
  初夏這一笑,當真是閃瞎了南宮晨玥的狗眼,他覺得自己全身都軟了,聲音也不平穩起來,“對……對的。”
  
  初夏繼續說道,“我和公子是朋友,所以愿意接受公子的幫助,但是我和公子的朋友不是朋友,我不愿意接受你朋友的幫助。”
  
  “所以?”南宮晨玥沉浸在初夏那以笑容里,沒聽懂初夏的意思。
  
  初夏咬唇一笑,道,“所以,若是公子真要幫助我,我愿意去便宜一些的客棧,也省的公子你如此破費。”
  
  這句話是初夏故意激南宮晨玥的,她知道這廝是個好面子的,必定忍受不了別人說他沒有銀子。
  
  就算堵上這口氣,南宮晨玥也會自己掏銀子出來讓她住在云水樓。’
  
  這樣,她住在這云水樓花的可是南宮晨玥的銀子,可不是她家男人了,同時也給裴寧軒一個教訓,到處調戲女人,是要付出代價的。
  
  “不用,爺不缺銀子。”果然,南宮晨玥立刻中計了,沖外大喊了一聲,“小二,過來。”
  
  剛才那個小二立即推門進來,跟南宮晨玥施禮,“南宮少爺。”
  
  南宮晨玥好奇的將一張五百兩的銀票往桌子上一拍,“這是五百兩銀票,給這位姑娘的房錢,想必也夠住上十天半個月了吧。”
  
  小二看見那張一票,驚訝之余,卻又喜笑顏開,忙道,“一個月都綽綽有余。”
  
  “好,那就一個月。”南宮晨玥衣服大爺樣指著初夏對小二說,“這一個月對這位姑娘要好好伺候著,不然讓你主子趕你走。”
  
  小二立即應下,“小的遵命。”
  
  “謝謝南宮公子。”初夏也豪氣的拍了下桌子,指著桌子上的菜,喊道,“這頓我請,你請便。”
  
  南宮晨玥自然也不笨,他掃了初夏一眼,這姑娘的腦子倒是靈活,拿著他的錢請他吃飯,還說的這樣冠冕堂皇。
  
  他南宮晨玥今兒不得點好處,把名字倒過來寫。
  
  于是,他這回不再是一點點移動,而是直接坐到初夏身邊,手也架勢要往初夏的腰上去,“姑娘,可否……”
  
  初夏猛地站起來,然后神情有些著急道,“對了,我差點忘了,剛才我出去是有人告知我說有我要找的人的消息,我和南宮公子聊的歡,竟然忘記了,請恕我無禮,我們下回再聊,我今兒有要事,必須先出去一趟。”
  
  說完,初夏便匆匆撥開南宮晨玥,裝的十萬火急的跑走了。
  
  剩下南宮晨玥在廂房里好一陣子才反應過來。
  
  他南宮晨玥縱橫情場,從未如此丟臉過。
  
  掏出白花花的五百兩銀子,竟然連姑娘的衣角都未觸碰到,這要是說出去,會被人笑死。
  
  別說他南宮晨玥小氣,憑著他這幅皮相,在外頭認識姑娘,從來都是姑娘貼給他,他除了這具身子,從未付出過什么,但今兒,竟然……
  
  南宮晨玥想想都慪的慌,他發誓,下回一定要將這丫頭拿下。
  
  不過他等會還要吩咐店小二,不能將這事情告訴青軒,不然被裴寧軒他們知道,必定會取笑死他。
  
  可是他運氣不太好,沒幾天就沒人發現了。
  
  因為初夏太過特殊了,讓裴寧軒和青軒都不由得盯上了她。
  
  裴寧軒私底下問過青軒,關于初夏的情形。
  
  青軒特意讓人去查過,但奇怪的是,無論他手底下多有本事的人,竟然絲毫查不出初夏的來歷,這丫頭就好像是憑空從天下掉下來的人一樣,怎么都查不出她的背景。
  
  裴寧軒也覺得奇怪,但因為心里覺得對不起府里的初夏,所以克制自己不去多追查初夏的來歷。
  
  只是跟青軒吩咐了一句,無論如何,云水樓不得請這丫頭做點心師傅。
  
  至于她要住在云水樓,只要她拿得出銀子,讓她住就好,派人盯著點就是,有事要記得向她匯報。
  
  青軒應下,原本也猜測初夏只交了三天房錢,三日過后,初夏必定會搬走。
  
  因為上回他們談話的時候,青軒推測這個叫寧夏的姑娘必定是住不起云水摟,才嚷著要來這里做點心師傅。
  
  可沒想到,等青軒出去了一趟,幾日后回來,這個寧夏不只是沒走,反倒是在云水樓大吃大喝,還享受著貴賓的待遇。
  
  青軒納悶,便喚來掌柜的拿來賬本,一看才知道初夏竟然一次性支付了五百兩銀子的房錢。
  
  他覺得不對,便去跟裴寧軒匯報。
  
  裴寧軒是什么人,很輕易就查出這房錢是南宮晨玥給初夏支付的。
  
  也不知道為何,在知道的那一刻,裴寧軒心里升起了濃濃的憤怒,這丫頭何時竟然認識了南宮晨玥。
  
  依他對南宮晨玥的了解,這貨是個小氣鬼,自從來到白水鎮以后,不管在哪里調戲姑娘,從來都是直接帶來云水樓騙吃騙喝騙住,從未自己掏出真金白銀。
  
  可這次,竟然為初夏一次就揮霍了五百兩,這兩人到底是到了什么關系。
  
  那一刻,裴寧軒失去了理智一般,黑著臉吩咐青軒,“給我將南宮晨玥喊來。”
  
  青軒隱約知道裴寧軒在氣什么,他覺得裴寧軒這樣是對不起王妃的,便試圖勸阻,“王爺……”
  
  裴寧軒冷冷的掃了青軒一眼,“何時你竟然敢質疑本王的命令了?”
  
  青軒無奈,只得照做,“屬下遵命。”
黑龙江省十一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