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書樓 > 農家俏王妃 > 第546章 不要弄錯孩子是誰的就成

第546章 不要弄錯孩子是誰的就成

連劉氏都這樣說了,其他人說的當然更加起勁了,“這樣說也沒錯。”
  
  “對了,你們還記得么,在黃翠花臨走的時候,她不是說了一句話么,說蘇香的孩子是林大郎生的,我現在有些相信了。”
  
  “沒錯,沒錯,我也覺得林才那孩子不像三郎,倒是長的也來越像大郎。”有人說著說著,竟然將注意力注意到孩子身上了。
  
  初夏一聽說孩子的事情,嘴唇微微一扯,這下越來越好玩了,她今兒倒是要看看,蘇香的這個孩子到底是誰的。
  
  于是,她大聲清了下嗓子,“各位鄉親,不如咱們來猜猜,蘇香家的林才到底是誰的孩子,是林大郎的還是林三郎的?”
  
  初夏一說話,便引起了村里人的注意。
  
  當時在說閑話的好幾個婦人便瞅了初夏好幾眼,有個人一臉懷疑的看著她,“這個女娃是誰,怎么這樣眼生,好似以前從未見過。”
  
  “我是隔壁村的女娃,張三的閨女。”初夏隨口就編了個謊話,“我爹說林大郎欠了我家一些銀子,讓我過來討要,但是林大郎這個天殺的,非說不認識我,不還我銀子,我沒法子,就躲在他們家的床底下,沒想到竟然碰到他們兩人在做那羞人的事情,我嚇的不知道做什么好,所以就大喊起來。”
  
  “鄉親們,你們可別誤會,我就是剛才孩子哭了,我一下子也哄不好,我讓我大伯幫幫忙而已。”蘇香到底還是很在意村里人的閑話,她急急的跟所有人解釋,“因為都從床上爬起來,所以衣衫不得體,我和大伯絕無半點私情。”
  
  初夏看著她一撇嘴,故意學著一般姑娘家被人冤枉時的著急模樣,指著他們,“啥沒有半點私情,我剛一直躲在床底下,看著你們做了羞人的事情。”
  
  蘇香被初夏氣的臉紅一陣白一陣,不知道說什么好,當著這么多村民的面,她自然也不敢動手。
  
  最后,支吾了半天,說了句極其沒腦子的話,“你個該死的女娃,你說什么呢,你剛剛明明不是從床底下爬出來。”
  
  那個林大郎本就是個腦子不好使的,立即就接著蘇香的話,“沒錯,我們一直在床上,你要是從床底下爬出來的,我怕哪里會看不到。”
  
  初夏其實就是故意想讓繞這倆人的,沒想到這么容易倆人就上了套。
  
  她當即哈哈大笑起來,指著林大郎,“哈哈,你要是真來哄孩子,為啥會哄到床上去?”
  
  村民們也大反應過來了,也都哄笑起來,“哈哈,這真是自打嘴巴。”
  
  “林二牛,你們家這些個年輕人當真是亂的很。”村里有個老人實在看不下去,指著林大郎他們開始斥責,“之前出了林杏兒和黃展才的事情,現在是林大郎和蘇香,你是打算將蘇家屯弄的跟那窯子里一樣,什么見不得人都做的出嗎。”
  
  林杏兒一聽事情牽扯到自己頭上,立即就開始搭話,“別胡說,我和我家展才是兩口子,有啥見不得人了。”
  
  初夏瞟了林杏兒一眼,然后故意裝作什么都不知道,指著蘇香和林大郎,“這兩人也是兩口子嗎?”
  
  眾人立即道,“不是。”
  
  “那我咋聽他們說這孩子是他們的呢?”初夏聞言,故意眨著眼睛道,“讓孩子叫他爹,叫她娘。”
  
  林大郎一聽,立即就嚷起來,“你別亂說,我家孩子剛才都睡著了,哪里會叫爹娘。”
  
  “你孩子不是醒來了嗎。”初夏笑起來,又找了個漏洞,“剛才還說喊你來是為了哄孩子。”
  
  村里人這下就算有人還不相信林大郎和蘇香之間的尖情了,聽了初夏套出林大郎的這些話的,都沒有懷疑了,都嘆息著搖搖頭。
  
  那個劉氏更是夸張的嘆了口氣,一副正義凜然的樣子,“哎,這當真是胡來一氣,一會是大郎,一會是三郎。”
  
  初夏掃了劉氏一眼,眼珠子轉了轉,故意低聲問劉氏,“這位嬸子,其實我真是有些想知道,這個孩子到底是誰的孩子,是大郎的還是三郎的。”
  
  “我也想知道。”劉氏一聽,也來了精神,立即追著蘇香問,“蘇香,你說說看,孩子到底是誰的,我在你家住了這么久,其實一直也沒搞懂這事情。”
  
  蘇香咬牙看了劉氏一眼,看著這么多鄉親,下意識的立即回道,“自然是三郎的,你看我家才兒這鼻子,這眼睛,瞧著就和三郎一模一樣。”
  
  劉氏似笑非笑的看了大郎一眼,故意喊道,“好像也是的,三郎比大郎長的俊,瞧這林才也是個俊模樣,肯定是三郎的。”
  
  蘇香連連點頭,“沒錯,所以我和大郎是沒有私情的,都是你們給誤會了,你們可別胡說話。”
  
  因為對外人,她一直都說孩子是三郎,只有私底下和大郎說,孩子是他的,她以為大郎這人好糊弄,沒什么脾氣,她能壓制的住,以為這樣說說沒關系。
  
  卻不料,林大郎在聽了蘇香的話后,臉色立即就沉了下來,看著蘇香手里的林才,眼神盡是懷疑。
  
  劉氏是個精明的,看出了大郎的懷疑。
  
  她就故意道,“不說就不說,反正他們是兩兄弟,而且三郎走了,大郎的媳婦走了,你們要湊在一起也沒啥不妥。”
  
  “是,沒啥不妥,我們那村里也有好多這種事情發生。”初夏笑著接話道,“只要這個大姐不要弄錯孩子是誰的就成了。”
  
  初夏的話一說完,就引得當即村里來看熱鬧的人都笑了起來。
  
  卻是氣的蘇香的臉成了豬肝色,既然是這樣,那還來鬧這么一場大的動靜做什么,真是吃飽了撐的。
  
  而臉色最難看的便是林大郎了。
  
  林大郎本來就不聰明,容易被人慫恿,再加上他心里也老是懷疑林才不是他的兒子,所以他對這事情一直耿耿于懷。
  
  平時,他私底下問蘇香,蘇香自然言辭懇切的說孩子是他的。
  
  但方才聽村里人這么一說,再加上蘇香說的言辭鑿鑿,他心里起了懷疑,覺得孩子不是他的。
  
  他之所以對蘇香言聽計從,一是因為貪戀蘇香的身子,再便是因為這個孩子。
  
  要真是孩子不是他的,就是他再貪戀蘇香的身子,也絕不會對她言聽計從。
黑龙江省十一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