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書樓 > 農家俏王妃 > _第182章 王爺在王府

_第182章 王爺在王府

這下輪到栓子氣的火冒三丈了,他反轉身子,咬著牙罵玉荷,“丫頭,你再亂說話,我割了你的舌頭。”
  
  “看吧,看吧,惱羞成怒了,八成是。”玉荷見栓子真氣了,說的越加帶勁,還笑著拍了幾下巴掌。
  
  “你……”栓子反過頭來咬牙切齒的看了玉荷一眼,不做聲了,但看背影卻好似是真生氣了。
  
  栓子的脾氣是出了名的好,在初夏家這么久,不管是多煩人的事情,到了他手里總是游刃有余,即使解決不了,也從不發脾氣。
  
  可謂真是個好脾氣的男人,今兒被玉荷逗的不說話了,看樣子是真惱火了。
  
  但玉荷可不管他是不是生氣,樂的呵呵直笑,覺得自己總算是報了栓子說她長的丑的仇。
  
  初夏想起上回自己懷疑這事情的時候,栓子著急解釋的模樣,也知道男人都介意這事情,便喊住玉荷,“玉荷,別亂說話,栓子不是。”
  
  玉荷當然也知道栓子不是,不過故意氣栓子而已。
  
  至于怎樣不是,那便只有玉荷自己知道了。
  
  但她不是故意的,而是那日幫著栓子上藥的時候,無意中碰到了不該碰的地方,兩人還鬧了個大紅臉。
  
  她看著初夏眨了眨眼睛,然后抿唇壞笑了一下,初夏便知道玉荷是故意的。
  
  這下初夏大抵知道是為什么了,估計方才是栓子嫌棄玉荷的長相啥的,所以玉荷生氣了。
  
  看來玉荷這丫頭是動心了,所以在這樣在意栓子說她長的不好看,只是她自己沒覺察到而已。
  
  至于栓子,大概都沒察覺到玉荷在他心里到底有什么不同。
  
  不過在這方面,男人總是要遲鈍一些,不管怎樣,這兩人還是有戲。
  
  幾人去到天香樓門口,原以為洛寧不在,初夏打算去店里看看就走。
  
  哪知道她一進鋪子后院,便瞧見洛寧和十一王子裴梓軒從樓梯上下來。
  
  方才洛寧和裴梓軒在樓上便瞧見初夏他們下了馬車,栓子還快速去天香樓后院梳洗了一下。
  
  裴梓軒還是以前那副吊兒郎當的模樣,沖初夏老遠就喊起來,“臭丫頭,這回又送什么好吃的來鋪子里了?”
  
  初夏一愣,心里快速劃過一絲不安,為何裴寧軒和洛寧一起回的京城,洛寧都回來了,裴寧軒卻沒回來,是出了什么事情嗎?
  
  她往身后的栓子和青軒兩人掃了一眼,兩人好似知道些什么,被她的眼神看的有些心虛,將視線移開了。
  
  這下初夏是肯定裴寧軒出了什么事情,而且已經通知過栓子和青軒,但是這兩人沒告訴她。
  
  可想而知,肯定是裴寧軒的命令,不然這兩人沒這么大的膽子。
  
  雖然不知道在中間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但初夏在看著安然無恙的洛寧和裴梓軒的時候,心中卻有絲淡淡的類似警惕的東西。
  
  是以,她沒表露出任何東西,只是淡笑著看了洛寧兩兄弟一眼,“這陣子家里忙,沒按時給來你們鋪子里做新糕點,今兒特意送些新東西作為補償。”
  
  洛寧看著初夏好似很高興,雖然沒像裴梓軒那樣老遠便喊人,但臉上和眼里都在笑。
  
  聽初夏說帶了新東西來,他更是開心一笑,說道,“哦,那當真是要看看。”
  
  初夏跟身后的栓子和大虎示意,讓他們出去馬車上將東西抬進來給洛寧看。
  
  洛寧在看到青軒的時候,神情復雜的笑了笑,看似隨口問道,“你家主子如今身在何處?”
  
  青軒的神情也有些不自然的回以一笑,跟洛寧淺淺施了個禮,“回七皇子,我家爺如今正身處王府。”
  
  “那就好,還以為你家主子這會還沒從大云國趕回來呢?”洛寧挑眉笑道。
  
  大云國,初夏記得那是和他們大尚朝為鄰的一個國家,兩國之間并不交好,時常會有戰事發生。
  
  裴寧軒去了大云朝,看樣子不會是好事,而且看洛寧的模樣,或許這事還與他有關。
  
  只見青軒淺淡一笑,并不太真心的彎了彎腰,“七皇子費心了,我家爺只是比你們遲幾日就回了王府,而且我家主子這次的任務完成的非常圓滿,聽說皇上還給了不少賞賜。”
  
  洛寧眼中閃過一絲不悅,但很快他便掩了去,言不由衷的笑道,“那當真是可喜可賀了,等下回碰上你家主子,要喝上一杯慶祝一番才是。”
  
  青軒抱拳,“過幾日主子回來我家王妃這處,屬下會轉告主子。”
  
  “王妃?”洛寧玩味的重復著這兩個字,然后看向初夏。
  
  初夏自然聽得出青軒和洛寧兩人話中的火藥味,她心里對洛寧的那絲警惕心越加重了幾分。
  
  是以,她沒當即否認王妃這個稱呼,只是淡淡一笑,便往栓子和大虎那邊走去,跟正在另一處試山楂醬的裴梓軒笑著說,“怎么樣,裴梓軒,這東西味道好么?”
  
  裴梓軒仍是不改吃貨性子,嘴里塞滿了山楂糕,還一邊非常認真的品評道,“還不錯,有點酸,我喜歡偏甜一點的,下回做甜的。”
  
  “好,下回送些甜的果脯來。”初夏笑著說,“不過這東西是幫助消化的,要是吃東西吃多了,吃點這個可以幫助你消化肚子里積累的吃食。”
  
  洛寧順手捻了一塊山楂糕放進嘴里試了試味,笑著點頭說,“真是有這等功效,再加上這味道也著實可以,這東西倒是不錯,放在鋪子里有大用處。”
  
  微頓,洛寧看著初夏道,“這山楂糕的價格還是按照以前的算,每個月給你分成。”
  
  初夏笑著搖搖頭,說出自己的打算,“這些東西價格另算,不和糕點那般分成,也不簽合約。”
  
  “為何?”洛寧十分納悶,他一直以為初夏做買賣非常保守,從來都是先保證自己能掙錢,才會確定做那種買賣。
  
  “可能不只是向你一家提供,若是別的地方需要,我照樣賣,但是你這邊可以有優先權。”初夏道。
  
  這回再見到洛寧,雖然他仍是笑臉迎人,但初夏卻覺得他不再是以前的他。
  
  以前的洛寧沒有心機,笑的時候是真笑,真的抓起狂來也讓人覺得萌蠢萌蠢。
  
  但今兒就洛寧和青軒說的那番話,初夏便認清了一件事情,皇族中人,尤其在他有野心的時候,你永遠不會知道他什么時候是他的真面目。
黑龙江省十一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