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書樓 > 農家俏王妃 > _第181章 栓子身份被疑

_第181章 栓子身份被疑

村長閨女見自家兒子被帶走了,想起自己要在這做活的事情。
  
  立馬轉身跟初夏說,“東家,我知道你這不包吃住,讓我在這住算是格外開恩了,你可以多扣些工錢,連我兒子的那份也扣上就是,不能讓別的工人說閑話。”
  
  說著,村長閨女還看了看站在另一邊的幾個已經談好要在這做活的婦人。
  
  初夏笑笑,“這事你別操心,我自有安排。”
  
  心里卻覺得村長家的閨女看似憨厚木訥,卻也是也玲瓏之人,顧忌事情的事情很全面。
  
  村長見自家閨女這樣懂人情世故,點點頭,囑咐她有什么不懂的多問初夏,便轉身跟初夏打了個招呼便走了。
  
  完了,初夏讓林元寶將今兒請的婦人都喊到廠房里,跟她們說了些廠里的規矩。
  
  也不愿說太多有的沒的,總之初夏對廠里的工人就總結出兩點規矩。
  
  一是服從,二是忠心,在廠里做活的事情不能在外頭說,不然立即趕走廠,要是情節嚴重,不排除會報官處理。
  
  不過基本上初夏也不擔心這些東西外泄會鬧出什么大事才會請來這些婦人做活。
  
  她這廠房里以后做出來的果醬和果脯等一些東西先是優先直接送給天香樓在各地的分店售賣,要是再賣不完,便送去裴寧軒開的酒樓里,倒是不擔心別人學了去。
  
  只是到底是在這做活的,初夏不喜他們將廠里的事情到處亂說,才說的這樣嚴格。
  
  至于工人們包吃住的事情。
  
  其他家里在附近的婦人都是不包吃住的,加上村長閨女,在廠房吃住的一共是兩人。
  
  以免引起其他人的不滿,初夏也將話說的很公道,村長閨女和東子媳婦一個月比別人少拿五十文錢,這些銀子就當是他們的伙食費。
  
  其它婦人聽了,自然也沒話好說。
  
  這時候的五十文說多不多,說少不少,但若是他們自己在自家吃,又未必會花了五十文。
  
  要是他們留在這吃,一個月少拿了五十文工錢,他們會覺得可惜了,所以算是很公平的事情。
  
  既然人都招齊了,就讓大秋和大虎,以及虎子幾人將婦人們,哪些人該做什么樣的活計安排好,明兒就正式開工。
  
  因為之前廠房的準備工作做的很充分,再加之照看工廠的人也不少,工廠從開工到第一批東西制出來都非常順利。
  
  第一次制的東西是山楂醬和山楂干,因為是第一次,也弄的不多,給天香樓送去了大約兩百斤山楂干,一百斤的山楂醬。
  
  本是栓子和青軒帶著大虎去天香樓送貨的,但初夏想著自己也有一陣子沒去天香樓了,便順道帶著玉荷打算去天香樓看看。
  
  玉荷有好一陣子沒去鎮上,在馬車內看見外頭的東西,不停的嘰嘰喳喳的指給初夏看。
  
  因為馬車內放了貨,又坐了幾個人,有些擠,玉荷在馬車上動來動去,弄的在前頭趕馬車的栓子時常大喊幾聲,“死丫頭,你能消停會么,非要弄的車毀人亡才好么?”
  
  玉荷一聽,便不服氣的沖栓子也大吼起來,“好啊,你個死栓子,竟然咒你家王妃,我家小姐,等你家王爺回來了,看我跟他告你一狀才怪。”
  
  栓子撇撇嘴,知道她會這樣說的表情,爾后沖她翻了個白眼,“你除了告狀,還有別的能耐么?”
  
  玉荷沖他陰測測一笑,“有這個能耐對付你就已經足夠了,還需要別的嗎?”
  
  栓子聞言,隨口回道,“對付我有啥用,你又我不跟我過一輩子。”
  
  玉荷一愣,臉微微有些泛紅,隨后她掩飾般的沖栓子喊起來,“哼,若真讓我跟著你一輩子,我寧愿死了算了,等你家王爺離開我家之后,我再也不要見到你了。”
  
  “真的嗎?”栓子看著她挑眉一笑,提醒她,“你可別忘了,小姐嫁給我家王爺后,可就是一家人了,我可是要跟著我家王爺一輩子的,你說再也不見我,難道你沒打算給小姐做陪嫁丫頭么?”
  
  說完,栓子還故意跟初夏討好著道,“小姐,看吧,這會就看出誰對你忠心了,聽這丫頭的口氣壓根兒就沒打算跟你一輩子。”
  
  玉荷聞言,連忙轉身跟初夏澄清,“小姐,沒有,沒有,我是打算伺候你一輩子,你可別聽這四栓子亂說啊。”
  
  玉荷說完,氣的腦袋都要冒煙了,她氣的走到馬車前便,掀開簾子,一腳便將栓子從馬車上踢了下去,“死栓子,我讓你在這挑撥離間。”
  
  “砰。”栓子沒想到玉荷會突然從后面襲擊他,一個沒注意,被她踢的掉下馬車,摔了個跟頭。
  
  青軒見狀,忍不住大笑起來,連忙將把馬車停住。
  
  因為昨兒晚上下了些魚,路上有些泥沒干,栓子正好掉在沒干的泥水里,弄的滿身滿臉都是黑乎乎的泥巴。
  
  眾人見栓子滿臉是泥,也忍不住笑起來,玉荷那鬼丫頭笑的尤其大聲。
  
  初夏忍住笑,跟栓子道,“馬車上有茶水,用水將眼睛沖沖,等會去了天香樓再好好洗洗。”
  
  說完,她將茶水遞給玉荷,道,“玉荷,別笑了,給栓子去沖茶水。”
  
  玉荷雖然不愿,但還是嘟著嘴拿著茶壺下去了,兩人也不知在做什么,弄了好大一陣響動才回來馬車上。
  
  大抵是方才栓子說了什么話氣著玉荷了,玉荷在馬車上一直鼓著嘴,氣呼呼的,不說話。
  
  初夏看著她笑著問,“咋了,小兩口方才不還好好的么,怎么就鬧別扭了?”
  
  玉荷一聽,炸毛了,沖栓子的背吼起來,“小姐,啥小兩口,鬼跟他是小兩口。”
  
  “是啊,小姐,這話可不能亂說,想我栓子要找媳婦咋也要找個比她好看一百倍的,就這丫頭的模樣,嘿嘿。”栓子沒說完,但最后的笑聲卻是極其不屑。
  
  “就你那模樣,長的尖嘴猴腮的,以為我又能看得上你嗎,我以后就是不嫁,也絕不會找你這種看著像小白臉的。”說完,玉荷又好似想起什么似的,壞笑著跟低聲說道,
  
  “咦,對了,小姐,前幾日你不說為裴公子送水果來的那幾人都是小太監么,你說栓子會不會也是和她們一樣的,你看他們的長相好似有些相似啊。”
  
  玉荷雖是將聲音可以壓低了些,但馬車只有這么大,自然馬車上的人都聽著了。
  
  一個個先是被玉荷的話弄的直接愣住,反應過來之后,人人都哈哈大笑起來。
  
  就老實的大虎還真的問栓子,“栓子兄弟,你不會真是那人說的啥宮里的太監吧。”
  
  ——
黑龙江省十一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