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書樓 > 農家俏王妃 > _第169章 不能納妾

_第169章 不能納妾

林元朗覺得再等幾個月倒不是問題,只是不知道如何處理玉梅那邊。
  
  他不由得往初夏看去,這才發現剛才家里人在發表意見的時候,初夏一直都沒說話。
  
  他便出聲問初夏,“大妹,你是啥意見。”
  
  初夏抬頭看向他,神情有些嚴厲。
  
  林元朗即使身為兄長,比她大了好幾歲,卻也被她看的有些手足無措。
  
  遲了一會,初夏出聲問林元朗,“二哥,你說實話,你和玉梅到了什么程度,是最初的情投意合,還是你已經將她當成了你的妾侍。”
  
  屋里的人被初夏的這個問題問的都有些尷尬,剎那間突然都不說話了。
  
  很顯然,初夏的意思就是在問林元朗和玉梅到底有沒有過肌膚之親。
  
  林元朗神情也極其不自在,支支吾吾了幾聲,也沒說出一句完整的話來。
  
  這樣一來,不用說,初夏都知道他們怕是什么都做了,就是等到妾侍的名分放在玉梅的頭上而已。
  
  初夏微微皺了皺眉,看著林元朗問,“二哥,店鋪里的規矩你不是不知道吧,當初我買丫頭進來的時候,是怎么跟你們說的,我只是不在鋪子里一陣子,你們一個個都將我當初定下的店規都忘到腦后邊。”
  
  林元朗聽后,臉色微紅的低下了頭。
  
  林元寶自然也知道初夏這句話里包含了他犯下的錯誤,他也不說話了。
  
  “我問你,你有沒有想過,二哥你若是真將玉梅納進門,以后鋪子里的丫頭和家里的丫頭會怎么想。”初夏面色微冷的看著林元朗問道,“他們會覺著只要伺候好家中的少爺們,得到他們的歡喜,便可以嫁進門做少奶奶,那鋪子里以后還有何規矩可言。”
  
  周氏沒明白初夏這話里的意思,便出聲問道,“初夏,你不同意你二哥納妾。”
  
  “這是二哥自己的事情,二哥年紀不小了,孩子都這么大了,他應該分得清孰輕孰重。”初夏先說了自己的看法,“但是站在我的立場,我絕不同意家里的兄弟開了納妾這個先例。”
  
  一生一世一雙人,在初夏看來,那是兩人的福氣。
  
  但是初夏也考慮到林元朗的情形畢竟和一般人不同,當初他是為了家里才去的趙家,便又道,“二哥,你的情形也確實特殊,要是你真不愿意和二嫂一起過日子,那你就處理好你們之間的關系,這事我不干預。”
  
  “你別以為納妾是件好事=,真要納個妾侍回來,以后你身邊有兩個女人,可能家里的矛盾會多很多,你得學會去制衡她們兩人之間在家中的地位,而且還得確保兩人不要因為爭風吃醋弄出什么事情,一旦你處理不好,家里只會惹來禍事。”
  
  微微頓了下,初夏又道,“若是你考慮清楚要休了趙巧云,我也不反對,我會交代人給你弄好戶籍的事情,以后你就不是趙家上門女婿,但是你要想好,你要舍得和倩兒離別,想來趙巧云那邊必定是會要走孩子的。”
  
  初夏將事情好壞都給林元朗列舉出來,讓他自己去考慮。
  
  總不能家里的所有事情都真的要靠她一個人去解決吧,她始終也只是個尋常人。
  
  尤其像這種夫妻間的事情,初夏真不知道他們到底是處于一個什么樣的情形。
  
  要說林元朗和趙巧云之間一點感情都沒有,初夏也不太相信,不然那時在他們去接林元朗的時候,他就完全可以趁機和趙巧云脫離關系。
  
  而且若是沒感情,趙巧云肚子里的孩子是怎么來的呢,那好似是來到這里才懷上的。
  
  況且,初夏自己也有觀察到,他們在一起生活了這么些年,多少兩人是有些感情的。
  
  而且趙巧云雖然對家里人刻薄,但自從來了林家之后,她對林元朗還算不錯。
  
  什么事情都以林元郎為先,而且為了他,也遷就了很多事情,改掉了一些極其惡劣的脾氣。
  
  相信這些,林元朗自己也是知道的。
  
  所以,初夏覺得,這種事情應該讓林元朗自己去衡量,他愿意怎么樣都成。
  
  至于納妾,初夏又道,“二哥,家里的兄弟不能有納妾的事情出現,而且就算你真和二嫂合離,我也肯定不會讓玉梅進林家的門。”
  
  林元朗不明所以,“為啥,玉梅性子溫順,能干,對鋪子也忠心,沒啥不好。”
  
  “可能在你眼前溫順,但是你想過沒有她是什么身份。”初夏給他細細分析,
  
  “她是我買進來的丫頭,當初他們幾個有小廝初進店的時候,我一次次的強調了鋪子里的規矩,別的丫頭和小廝都嚴守著這個規矩,為何就單單是玉梅越矩了呢,那便說明她在骨子里其實是不溫順,不忠實的。”
  
  況且若真是光明正大的話,玉梅可以先來跟她說這事情。
  
  可是她卻早和林元朗什么事情都做了,這和丫頭私底下勾搭在少爺有何區別。
  
  或者換句話說,若是林元朗不是少爺,玉梅又會不會如此呢。
  
  當然這些事情,初夏知道自己就是跟林元朗說,他也不會相信。
  
  就如在前世,現代人經常說的一句話,男人永遠分不出哪些女人是真性情,哪些女人只是善于偽裝的綠茶婊。
  
  果然,林元朗完全理解不透初夏的思維,他還欲再為玉梅爭辯,“玉梅她……”
  
  “二哥,玉梅的事情我會處理。”初夏截住他的話,“等明天過完節,我回鎮上處理這事情。”
  
  初夏打算等明兒栓子回來之后問問他玉梅在鋪子里的表現,要是尚算可以,她便讓栓子將玉梅安排到裴寧軒旗下的一個相對較好的店鋪里去做活,可以讓裴寧軒那邊的人看著她,絕不會再和林元朗有任何交集。
  
  若是不如人意,便直接發賣回牙行。
  
  反正,無論如何,玉梅是不能再留在店里,否則鋪子里再毫無規矩可言,以后除非她寸步不離開店鋪里,否則就容易出亂子。
  
  自然,這個處理的方式初夏暫時不會跟林元朗說。
  
  至于林元朗要納妾的事情,初夏又重申了一次,“二哥,我不只是反對你納妾,我是反對家里任何一個人納妾,以后大哥也好,三哥也好,在娶媳婦的時候就要選中,他們到時同樣不能納妾。”
  
  頓了頓,初夏又接著說,“要是你真的覺得和趙巧云再無感情,要合離,我也不反對,之后的妻子,你自己在外頭認識的也好,或者讓媒婆給你介紹也好,人品好就行,其他的沒有太多要求。”
  
  “初夏,玉梅她……”林元朗知道初夏說要去鎮上處理這事情,心里也清楚玉梅怕是再難留在鋪子里。
  
  初夏不想和林元朗過多討論玉梅的事情,怕自己會忍不住才發脾氣,家里這些事情已經夠她煩了,偏偏林元朗還要出這種事情。
  
  她直接截住他未說完的話,“時辰不早了,大家都早些歇息,明兒過節,不開心的事情就不要再提,明兒一家人都開開心心的過完節再說。’”
  
  完了,她又跟林元朗道,“二哥,難得你在家里一日,明兒你帶著倩兒和文寶他們做做功課,或是出去玩玩,你難得在家和倩兒在一起。”
  
  說完,初夏便轉身回了屋,同時也表明了她的態度。
黑龙江省十一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