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書樓 > 農家俏王妃 > _第168章 要墮胎

_第168章 要墮胎

趙巧云聽后,怒極反笑,“好啊,合離,那就先將肚子里這個孩子流下來再說。”
  
  “娘,你去喊大夫和穩婆來,就說這個孩子咱們不要了,讓大夫給開墮胎的藥,讓穩婆將死胎引出來就是。”然后,她看著林元朗和周氏冷冷一笑,
  
  “這是你們林家的骨肉,你們林家的人自己都不想要,我還這樣寶貝做什么。”
  
  說著,趙巧云便突然跟發瘋似的去捶打自己的肚子,看她下手的力度,還真不是演戲,是一拳一拳實打實的錘在自己的肚子上。
  
  初夏見狀,伸手攔住趙巧云,“你若是真要這樣鬧下去,以后吃虧的是你自己。”
  
  周氏也被趙巧云的動作嚇壞了,她走來拉住趙巧云說,“巧云,是啊,你別激動,這事情有我為你做主。”
  
  有了周氏這句話,趙巧云才稍稍冷靜了些。
  
  她全身的力氣像被人抽了一般,跌坐在院里的椅子上,不再說話。
  
  周氏將林元朗往邊上喊了去,小聲呵斥道,“元朗,你別鬧了啊,有什么事情等巧云生了再說。”
  
  “娘……”林元朗喊了周氏一聲,想出聲反駁。
  
  但周氏卻是板起臉,瞪了他一眼,喝道,“真的不把娘的話當成回事了嗎?”
  
  林元朗還欲再說,被旁邊的林元寶出聲喊住了,“二哥,你等等,要不還是過了這陣子再說,你瞧趙巧云那模樣,惹火她了,指不定真的啥事都做的出,你就當是為了倩兒和她肚子里的孩子著想。”
  
  畢竟也是自己的孩子,林元朗倒也不是那樣心狠之人,見家里人都這樣說,也沒再堅持,點點頭,沒再說話了。
  
  初夏見狀,便出聲先打發他走,“二哥,那你和三哥先將東西送去山頭,二嫂他們在家有我們看著,不會讓孩子出事。”
  
  林元朗看著初夏點點頭,和林元寶去了山頭那處。
  
  林元朗走后,趙巧云又突然崩潰了,癱軟在地上,放聲大哭起來。
  
  周氏見狀,立馬過去想攙她起來。
  
  但瘦弱的周氏哪里能攙的起她,最后也只得手足無措的在她身邊站著,不知道說啥好。
  
  看著家里一團糟的局面,初夏也一陣心煩。
  
  她看了一直在邊上沒做聲的玉梅一眼,轉身進了灶屋。
  
  玉梅也立馬跟了進來,心急的跟初夏解釋,“小姐,對不住……”
  
  好似有許多話想說,但真讓她解釋了,玉梅又好似不知道該怎么解釋才好。
  
  最后,便索性低頭在初夏跟前跪了下來,“小姐,我犯了鋪子里的規矩,你處罰我吧。”
  
  初夏看著她皺皺眉,這個丫頭看著一直懂事,沒想到卻也這樣不懂分寸,而且心思還隱藏的很深。
  
  當初買丫頭回來的時候,初夏就跟丫頭和小廝們立下規矩,不能私底下亂搞男女之情,尤其是丫頭們,更加不能和幾個少爺之間有任何牽扯,否則一律發賣出去。
  
  因為初夏當時就是想著家中的兄弟都是血氣方剛的年紀,尤其是林元柱和林元寶這么大年紀還沒娶媳婦,怕他們和有之間會弄出什么事情來。
  
  比如說想像有錢人家收什么通房丫頭類的,鋪子里的丫頭都是買回來做活,自然不能將關系弄亂。
  
  而且初夏也不喜家里弄的這樣復雜,她希望家里就一妻配一夫,和尋常人那樣安安心心的過日子。
  
  但初夏萬萬沒想到,這第一個和丫頭弄出事情的竟然還是性子耿直,而且是娶了媳婦的林元朗。
  
  如今,玉梅犯了規,按理是該處罰的,一個丫頭倒是好辦,但是林元朗那邊怕是要下一番功夫。
  
  看著跪在自己身前的玉梅,初夏心煩的厲害。
  
  她想了想,也沒說玉梅什么,只是冷聲跟玉梅道,“你今兒不要在家住了,等會栓子回來,我讓她送你回鎮上。”
  
  至于玉梅和林元朗的事情,初夏還得再仔細想想該如何處理才是。
  
  玉梅點點頭,便留在灶屋里幫著一起做活,等栓子他們做完活回來。
  
  差不多天黑的時候,栓子他們都回來了,大抵都得知了林元朗要納妾的事情,知道這會他們家里也亂的厲害。
  
  喜兒他們沒過來,說是直接從工地上回去了。
  
  初夏喊來栓子和青軒,讓他們送玉梅回去。
  
  栓子應下后,跟初夏道,“小姐,索性我和青軒今晚去鋪子里就不回來了,明兒過節,我們早些從鎮上買了菜一并回來。”
  
  初夏點點頭,覺著這樣也好,便讓栓子將玉梅送去了鎮上的鋪子里。
  
  順帶讓栓子想著法子在鋪子里的那些小廝嘴里打聽一些玉梅到底是什么時候和林元朗搭上的。
  
  栓子應下后,便和青軒兩人將玉梅給送去了鎮上。
  
  林元朗見狀,也沒多問。
  
  晚上,因為林元朗的事情,一家子也沒啥心情吃東西,隨便吃了些,初夏便讓玉荷他們去照顧趙巧云以及兩個小家伙睡覺,他們便圍坐在一起商量林元朗的事情。
  
  周氏先發表她自己的看法,“元朗,我不反對你納妾玉梅做妾,但是得等巧云生了孩子再說,巧云肚子都四個多月了,也就是幾個月的功夫了,你哄著點又咋了。”
  
  林元寶卻是不同意周氏的說法,他撇撇嘴,說道,“依我說,干脆動用裴……公子的勢力,將二哥的戶籍弄回咱們家里來,然后立馬把那趙巧云給休了。”
  
  說起裴寧軒,林元寶雖然得知他的身份,卻也不知道怎么喊才好,所以遲疑了一會。
  
  “至于那孩子嗎,她想生下來我們林家又不是養不起,要是她不想生,就由著她自己好了,反正我是看著趙巧云就心煩。”
  
  林元寶話音剛落,秋葉便沒好氣的推了他一把,“你這樣說是不是也忒沒良心了,竟然連咱們的侄子你都不要了么。”
  
  “咋沒良心了,不過是趙巧云要威脅咱們罷了,咱們憑啥要受她的威脅。”林元寶不以為然道,“我巴不得趙巧云立馬就走,我覺著玉梅比趙巧云好,我同意二哥娶玉梅進門。”
  
  秋葉瞟了他一眼,接著他的話道,“是,我也不喜歡趙巧云,但她肚子的孩子是無辜的。”
  
  “還有最重要的,就是倩兒,他們要真是合離了,倩兒必定也要被她娘給帶走,那樣倩兒以后會成啥樣啊,我想起以后倩兒若是和我們毫無關系,我心里一陣陣的發疼。”
  
  說起倩兒,林元寶便不說話了,這些日子在家里,他經常帶著倩兒和文寶他們玩,倒是也覺得那小丫頭聰明可愛,有時候還會坐在他懷里撒嬌,可真能萌化人,他也舍不得倩兒。
  
  周氏聽了秋葉的話,也忙勸著林元朗,“是呀,元朗,看在兩個孩子的份上,你就忍上幾個月。”
  
  見林元朗遲遲不肯開口說話,周氏又道,“那這樣,要是等生了孩子,趙巧云還是不讓你納妾,那就隨便你們兩口子咋辦,但現在肚子里的孩子得讓她安安穩穩的懷著。”
黑龙江省十一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