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書樓 > 農家俏王妃 > _第164章 不是秘密

_第164章 不是秘密

“家里蔬菜啥的都有,就買上兩斤肉,看看再買些瓜子花生啥的,點心就買了。”想了想,喜兒又沖初夏諂媚一笑,
  
  “初夏,你到中秋那日做些糕點唄,我想拎些去姥姥家,那鎮上賣的太貴了,那日我一早就去幫著你一起弄,好么?”
  
  初夏原本還想著裴寧軒要是在這過中秋的話,她還想做些月餅給他瞧瞧呢,怎么說在這可是個新鮮玩意。
  
  但現在裴寧軒不在,初夏也不知道自己得不得空,不過糕點肯定是要做的,便答應下來,“成,中秋前一日咱就將要做的點心準備好,第二日上午做,下午便拿去走親戚,我姥姥家那邊也要送去一些的。”
  
  秋葉聞言,忙點說,“是,是,家里最近忙,都沒去姥姥那邊,也不知道姥姥老爺身體咋樣了。”
  
  一轉眼,便過了兩日,很快就到中秋節了。
  
  中秋節的前一日下午,初夏讓玉荷和玉冰兩人在工地那邊給栓子他們打打雜,偶爾也給工人端茶送水。
  
  她便和喜兒,秋葉他們在家里嘗試了各種不同的點心,食材都是家里原本有的。
  
  比如南瓜,可以用來做南瓜蒸糕,冬瓜便用來做冬瓜糖,都是極其簡單的東西,也費不了幾個錢,除了要買糖用些錢,其他都基本沒費錢。
  
  像南瓜蒸糕這些也不難做,初夏便多做了些,給二十個工人每人包了兩塊南瓜蒸糕,半斤冬瓜糖,等工人們晚上回家的時候,再一并給他們。
  
  初夏他們在院里做活,倩兒和文寶兩個小家伙便在院子里到處轉。
  
  兩人也不吃東西,就是喜歡湊熱鬧,跟在大人后頭搗亂,老是聽見脾氣暴躁的秋葉在吼兩人。
  
  兩人估計是上回吃南瓜蒸糕吃撐了,初夏往兩人嘴里塞東西,兩小家伙立馬皺起眉頭,將東西往外邊吐,說南瓜蒸糕不好吃,央求初夏做別的給他們吃。
  
  這兩個挑嘴的家伙,這東西別人家還吃不上,他們卻是挑挑揀揀。
  
  不過難得大過節的,家里也無事,當是哄哄兩個小家伙,便答應等幫工人們將這些南瓜蒸糕和冬瓜糖都包好之后,便琢磨著再另外做些好東西給他們吃。
  
  初夏還是猶豫著要不要做月餅,其實是因為心里有些私心,想自己第一回做月餅能讓裴寧軒嘗嘗。
  
  小家伙們聽了,極其開心,心急的催著初夏他們快些弄。
  
  趙巧云看今兒家里人多,也沒嚷著要出去玩,坐在院子里躺在靠椅上一邊吃東西一邊看著初夏他們做活。
  
  見初夏他們弄的這些東西說要給建房子的工人們吃,便撇著嘴說,“這可真是家里銀子多了,東西吃不完一樣,建房子的工人都給了錢的,干啥還要送點心,是我可就沒這么好了。”
  
  自從裴寧軒走了之后,這個趙巧云又開始作死了,家里不管做啥活,她不但不幫忙,還總是扯后腿。
  
  比如家里建廠房的事情,她不但不體諒家里辛苦,每日還要個人陪著她去村頭那處散步。
  
  而丫頭們都要幫忙,這些日子便是周氏跟在她身后伺候著,時不時的還要給她端茶倒水。
  
  要是初夏在家,她倒是也不敢主動喊,一旦背著初夏,便指揮的周氏團團轉。
  
  周氏看重她肚子里的孩子,也樂意被她指揮,有時初夏說她,她還說只是這幾個月,等孩子生下來她就不會伺候了。
  
  初夏這陣子也忙,沒法子管那么多,便由著他們去了。
  
  這見趙巧云又開始拖后腿,初夏看著她扯扯嘴角,說道,“所以,你一輩子就只能是個紙扎鋪的老板,買賣做的再大也大不到哪里去。”
  
  趙巧云聽了,氣的想站起來,可是因為身子太圓滾了,撐了半天也沒爬起來,最后索性放棄努力,
  
  撇撇嘴,看著初夏,“紙扎鋪咋了,好歹也養著一大家子人,而且日子過的比你們舒服,家里就光是伺候人的丫頭就有好幾個,可不像在這里,連個專門伺候人的丫頭都沒有,啥事還得我自己做。”
  
  初夏看她才四個月的身子,行動比人家快要生的人還緩慢,斜睨著她說,“二嫂,我勸你沒事還是多動動的好,你瞧你這身子圓的,你月初的時候去看大夫,大夫沒說啥?”
  
  趙巧云聽了,沒好氣的犯了個白眼,她月初的時候去看過大夫,大夫一再交代讓她適當少吃些東西,還要多動,不然即使到時孩子生下來,她這樣也容易多病痛。
  
  趙巧云心情好的時候,倒是也愿意按照大夫的話,少吃多動,一旦心情不好,便大吃大喝,而且吃完直接躺下。
  
  她見事情被初夏說中了,也沒反駁,只是白了初夏一眼沒說話。
  
  周氏見狀,怕他們吵起來,便講故意將話題扯向別處。
  
  她故意喊著初夏問,“對了,初夏,中秋節咱們家鎮上的鋪子也放假,有人看鋪子么?”
  
  “有,東旭幾個小廝和幾個有都在呢,他們應當不會跟著二哥回來。”初夏回道。
  
  周氏點點頭,“那就好,我還怕鋪子沒人看著呢。”
  
  在邊上玩耍的倩兒聽說林元朗要回來,小短腿立馬“蹬蹬”的跑到初夏跟前,極其開心的問初夏,“小姑,我爹爹今兒會回來嗎,啥時候回來?”
  
  “等會咱們做完糕點,晚上吃晚飯的時候你爹爹就回來了。”初夏估摸著林元朗要交代好店里的事情,遲些才會回來。
  
  “太好了,我都有一陣子沒瞧見我爹爹了。”倩兒拍著手掌笑完,又一臉不解的問初夏,“小姑,為啥大伯和三叔都回家來了,我爹爹咋不會來呢,你讓他也回來做活好么,我可惦記他了……”
  
  倩兒的話還沒說完,趙巧云便微微帶著幾分責怪的語氣看著倩兒說,“倩兒,別胡說,你爹這叫能者多勞,鎮上的鋪子只有他能看好,自然得將他留在那邊了。”
  
  稍稍頓了下,她又瞟了初夏一眼,話中有話道,“不過還希望有人知道家里誰能做事才好,別真覺得所有人都能管好一間鋪子,要真有能力才是,不然只會敗了一間鋪子。”
  
  趙巧云想把鎮上那間鋪子據為己有在林家已經不是什么秘密了,她說完這話之后,初夏沒理她,反正鋪子現在還是她管著,由著趙巧云自己惦記去。
  
  反正就是她日日惦記著,到最后也不會成為她的。
黑龙江省十一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