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書樓 > 農家俏王妃 > _第163章 王爺不會介意

_第163章 王爺不會介意

村長神色復雜的看著初夏笑笑。
  
  過后,便隨意出聲的問她,“你們家這廠房是打算做啥用的?”
  
  對著村長,初夏也沒啥好隱瞞,她便笑著回道,“暫時就是就著山頭上的新鮮果子做些果醬和果脯賣。”
  
  “倒是不錯,本錢不多,只要請些工人就是。”村長點點頭,過后好似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又轉頭問初夏,“我聽人說你這弄好了好似需要一些婦人做活的吧,到時你這需要多少工人,一月給開多少工錢?”
  
  “咋了,村村叔叔,你有人給我介紹?”初夏開著玩笑問道。
  
  村長嘿嘿一笑,倒是真的認真說起來,“也不是介紹,就是我家有個親戚,男人去世的早,一人獨自養著個孩子,最近常來問我要我給她找個活干,我想著你這里若是要人,就讓她來問問,你看她成么?”
  
  初夏想了下,還是把規矩提前跟村長說了說,“人倒是要,不過我這里不包吃住,而且要求做活的人人品好些,因為要到時候做活大多都是婦人,要是嘴碎啥的,我這也不好管。”
  
  “她人性子老實,輕易不會亂說話,而且做活也能干,只是這吃住,她家離我們村稍遠……”村長見初夏說得要求好似還頗為嚴格,擔心自家那個親戚選不上,便擺擺手說,“不過這些也沒事,到時讓她來問問,要是你看上了,吃住的事情再另外想法子吧。”
  
  “成,你讓她先過來,我們見見面,之后的事情再商量也不遲。”初夏沒立即答應下來,畢竟來做活的,她還是得看看人品才能定下來。
  
  村長應下后,跟初夏寒暄了幾句,便回去了。
  
  那邊工人們見晌午飯還沒做好,也都繼續去開工。
  
  初夏見喜兒做飯那邊忙的不可開交,便去幫喜兒搭把手。
  
  喜兒正在切中午要吃的豆角,她笑著道,“初夏,你要是得空,幫我菜給炒了,每回你弄的東西,那些工人都說比我做的好吃。”
  
  “成。”初夏左右也無事,便從喜兒身上解下圍裙,系到自己身上,幫著一起做晌午飯。
  
  想起方才的事情,秋葉有些不解的問初夏,“大姐,按理劉氏那人可是最喜歡顯擺的了,平時他和村里人一旦有些什么事情,動不動就說要拉著人去官府,仗著她家兒子在官府,好似什么事情都能解決與一樣,為何今兒卻不去了呢。”
  
  “她知道村里人是不敢去官府,所以就故意拉著人說要去,但我們可是無所謂去不去官府的。”初夏淡淡一笑,又接著道,“不過,今兒要是他同意,我也愿意去的。”
  
  秋葉想起今兒劉氏的模樣,還是有些想不透劉氏到最后為何好似怕去官府一樣。
  
  她眨了眨眼,突然小聲跟初夏說,“難道她知道姐夫是王爺,怕去了官府吃虧。”
  
  喜兒在邊上聽著了,笑起來,“真要知道,她哪里還敢來這里鬧。”
  
  “那只有剩下一個原因,她家黃展才在官府沒她說的那樣風光在,她怕去了官府黃展才也不能幫什么忙,到時候丟臉的是她。”秋葉腦子也轉得快,很快便想到這上頭來。
  
  初夏點點頭,給了秋葉一個贊賞的眼神,其實她早就知道黃展才即使在官府謀了個職位,也不是啥好職位。
  
  不然上回他們和林杏兒在鋪子里搶玉佩那次,黃展才必定不會就那樣匆忙的拉著林杏兒走,怕是也巴不得在他們眼前顯擺一番才是。
  
  喜兒聽了秋葉的話,便低聲附和起來,“也是哦,雖然她老說黃展才在官府當官,但一直也說不出當的啥官,別不是他們家展才其實就在官府打個雜,掃個地啥的,她怕村里人知道了丟人吧。”
  
  秋葉諷刺一笑,故意埋汰黃展才,“有啥丟人的,就黃展才那小樣,其實也就是說多讀了幾年書,不然也沒啥特別的地方,人長的跟只瘦皮猴沒兩樣,就讓他在咱們鄉下種田,也做不來,去頭掃地啥的還沒種田這樣累。”
  
  初夏聽秋葉和喜兒兩人這樣埋汰黃展才,知道他們是為以前黃展才和自己退婚的事情生氣,她“噗嗤”一笑,道,“以前的事情過去就過去了,別再計較,人家怎么樣與咱們沒關系。”
  
  喜兒一聽,曖昧的沖初夏眨眨眼,笑著打趣,“也是,現在初夏不是頂好,那裴公子左看右看也比黃展才不知道好了多少。”
  
  這個初夏倒是不否認,黃展才和裴寧軒根本就不是一個檔次的人。
  
  是以前的初夏太沒眼光才會看上黃展才那種,要是她,像黃展才這種人的品格,給她提鞋都不配。
  
  想起裴寧軒,初夏臉上不由自主的浮起一層淺淺的笑容,那笑容像三月里的微風,讓人看了倍覺舒服。
  
  秋葉見狀,笑著沖初夏眨眨眼,“大姐,你想姐夫了么?”
  
  初夏臉一紅,卻是沒否認,“我們再過幾日就要中秋了,估計他也快到京城了。”
  
  “大姐,說起姐夫,我有件事情。”想起方才說到初夏和黃展才的事情,秋葉突然想起了前些日子周氏問她的話。
  
  “啥事?”
  
  秋葉往四周看了下,見栓子他們離這里很遠,才站起身子湊在初夏耳邊問道,“你說姐夫要是知道你和黃展才以前訂過親,他會不會介意?”
  
  “不會。”初夏萬分肯定的回道。
  
  也許裴寧軒會介意,但介意的肯定是吃醋為何初夏喜歡的第一個不是他,絕對不會因為說她訂過親而嫌棄她之類的。
  
  不過她倒是擔心,若是裴寧軒知道那些事情,依著那不怒則已,一怒就非常暴力的性子,指不定會解決了黃展才和林杏兒他們。
  
  秋葉見初夏回答的這樣爽快,那回和周氏聊了這事之后得心里一塊石頭總算是放下來了,她嘿嘿一笑,“我家姐夫真好,我姐撿到寶了。”
  
  初夏挑挑眉,笑著說,“難道不是他撿到寶了才是嗎?”
  
  秋葉和喜兒沖初夏做了個鬼臉,爾后幾人都哈哈大笑起來。
  
  完了,喜兒問初夏,“對了,過兩日要中秋了,你們打算咋過呢,這里要停工么?”
  
  初夏知道古代人將過年過節都看的很重要,便道,“停工一日吧,難得過節,工人們要回去和家人們過節,咱們自家也要過節。”
  
  “好,又可以歇息一日。”秋葉聞言,高興的差點拿著火鉗跳起來,看初夏瞪著她,她嘿嘿一笑。
  
  轉問喜兒,“喜兒姐,你家打算咋過呢,買些啥東西吃。”
黑龙江省十一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