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書樓 > 農家俏王妃 > _第139章 王爺哄人

_第139章 王爺哄人

青軒等人老遠看著,小心肝顫了顫,小心翼翼的瞥了初夏一眼,也不知道等會出些什么事情。
  
  見初夏等人已從山頭下來,秋葉和玉荷兩個立即眨著八卦眼過來了。
  
  秋葉跟初夏道,“大姐,看花紅嬸子那個不要臉的閨女,前兒她娘來咱們家說要給姐夫說親,今兒竟然自己來了,看那模樣,巴不得將眼珠子貼到姐夫身上。”
  
  玉荷也看著遠處那幾人撇撇嘴,“就是,還有另外那兩人,一張臉抹的跟猴屁股一樣,一瞧就是來勾引裴公子的,小姐你等下非得要好好教訓她們兩人一頓不成。”
  
  初夏看著遠處稍稍皺了皺眉頭,有幾個十四五歲左右的姑娘,長相清秀,只是其中有個姑娘身材稍胖,好似說是那花紅嬸子的女兒。
  
  看得出,花紅嬸子那女兒沖裴寧軒的小媚眼拋的最勤。
  
  初夏淡淡的笑了笑,跟秋葉兩人說,“做你們的活去,人家站在那礙你們什么事情了?”
  
  嘴里這樣說,眼睛卻狠狠的瞪了裴寧軒一眼,都怪這廝長的招蜂引蝶,走到哪都會遇到這種事情。
  
  要是讓她時時刻刻去趕這些人,她豈不是要累死才是,最根本的還是要靠他自己杜絕這些現象。
  
  好似心有靈犀一般,正在和栓子以及泥瓦匠講解自己的圖紙的裴寧軒突然就轉過身來,雙眼凝視著初夏。
  
  淡金色的陽光打在他身上,仿似為他全身鍍上了一層金邊,加上他身上散出來的貴氣和幾分清冷,遠遠望去,仿若降臨人間的神袛,高不可攀。
  
  初夏一下子看呆了,視線久久未收回來。
  
  裴寧軒非常滿意初夏看到他時的反應,看著她淺淺一笑,招手讓她過去。
  
  這廝一笑可是不得了,原本正注視著他的幾個姑娘已經個個臉紅心跳,幸福的快要暈厥過去。
  
  初夏看到他的招手,但是不滿意他招蜂引蝶的本事,看著他扯扯唇,沒過去,反倒是轉過身,往青軒他們吃糕點那邊去。
  
  裴寧軒自然知道為何,低頭跟栓子交代一聲,便往初夏這邊走來。
  
  沒過多會,初夏便聽到遠處傳來那幾個姑娘說話的聲音,“這又不是你家的地,為啥不讓我們站在這。”
  
  接著是栓子的聲音,“對不住,這地兒就是我們家買下來了,我家主子不喜你們站在這,你們一邊請。”
  
  幾個姑娘聽了栓子這話,一個個都咬著唇,滿臉委屈的看著裴寧軒的后背,希望裴寧軒回頭瞧上他們一眼也好。
  
  但裴寧軒完全察覺不到幾個姑娘家的心思,他此時眼里只有不遠處的初夏。
  
  走到初夏跟前,初夏沒理睬他,繼續跟青軒他們一邊說山頭的事情,一邊喝著手里的茶水。
  
  初夏問出一個問題,青軒想要答話,在看見裴寧軒掃向他們的眼神后,一個個立馬拿了糕點往一邊去了。
  
  這時候要是真還敢在這坐著,無疑是在找死。
  
  裴寧軒坐到初夏對面,接過初夏手中的茶杯,倒了杯茶,緊接著,他直接拿著初夏的茶杯,慢慢啜了一口茶水。
  
  初夏看著他的動作,想起自己方才端著那個茶杯喝的水,現在挨著這廝嘴唇的地方方才就是在她唇邊……
  
  她瞧見站在她身旁的秋葉和玉荷兩人捂著嘴巴嗤嗤在低笑,當即臉微微有些發燙,為了掩飾,她瞟了裴寧軒一眼,便打算起身離去。
  
  但被裴寧軒一把拽住,裴寧軒看著她,低聲問道,“不高興了?”
  
  初夏沒說話,秋葉卻替她姐問罪了,“姐夫,方才那幾個姑娘站在你面前做什么呢?”
  
  裴寧軒皺皺眉頭,佯裝著想了很久,也沒想起是什么人來。
  
  他看著初夏問,“方才有人站在我面前,我沒注意到?”
  
  想了想,他又擰著眉頭問初夏,“莫非你是說說方才的那幾個一直放在遠處的像石頭樁子一樣的?”
  
  初夏其實根本就沒那般小氣為這事情生氣,不過是耍耍花槍罷了,見裴寧軒皺眉,直接說沒瞧見那幾姑娘的樣子,初夏被他逗樂了。
  
  要是方才那幾個姑娘知道裴寧軒將他們說成石頭樁子,不知道會傷心成什么樣子了。
  
  家里事也多,初夏沒功夫為這么點小事情和他斗氣,嗔著瞪了他一眼,問他,“和栓子他們說建廠房的事情說好了沒,泥瓦工都在這,你得說清楚些,別到時候人家沒弄懂意思,又要急著找你,你都不一定在這了。”
  
  裴寧軒點點頭,沖栓子那邊看了一眼,道,“差不多了,我跟栓子交代的很清楚,若是有不明白的,到時讓栓子來問你就是。”
  
  初夏點頭,轉過頭便問他,“打算什么時候啟程?”
  
  “過兩日。”原本是這兩日就要啟程的,洛寧那邊已經派了人過來催,但裴寧軒舍不得這丫頭,生生的將行程押后了兩日。
  
  邊上的秋葉聽著他們的談話,好奇的問裴寧軒,“姐夫,你要去哪里?”
  
  “回京城。”
  
  秋葉不解,看著初夏說,“為啥要回京城,都快過中秋節了,還以為姐夫今年能在我們家過中秋呢。”
  
  初夏看著她笑道,“就是因為要過中秋了,他才要趕回京城去,人家京城也有家人。”
  
  “家人。”秋葉想起裴寧軒的身份,一臉興奮的問裴寧軒,“姐夫,你是皇子,那豈不是有很多家人。”
  
  裴寧軒想起京城的那些所謂的家人,嘴角微微一抿,沒說話。
  
  初夏知道對于他們這樣的身份來說,有時候家人比外人更陌生,甚至更心狠手辣,。
  
  她曾聽栓子說過,裴寧軒的母妃很早便去世了,他也沒有嫡親的兄弟姐妹,要說他最親的人,現在應該就是皇上了吧。
  
  可是到了那個位置,他眼里可能除了權勢,早就沒了別的,不然裴寧軒也不會在一成年之后,便獨自來了自己的封地。
  
  不愿勾起這個沉重的話題,初夏便特意將話題錯開了,“你回了京城,見到有什好玩的好吃的給幾個小家伙帶些回來,倩兒和文寶他們肯定高興。”
  
  “對,還有我,我也要。”秋葉一聽,立馬喊起來,生怕漏下她的份。
  
  裴寧軒看著秋葉,想讓初夏去京城的心思又起,他突然看著秋葉眨了眨眼睛,試圖慫恿秋葉,“不然讓你大姐帶你們一起去,你們幾個還沒去過京城吧?”
黑龙江省十一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