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書樓 > 農家俏王妃 > _第131章 王爺動手

_第131章 王爺動手

初夏對黃翠花他們要說什么沒興趣,她反倒是有些想知道三嬸蘇香跟著一起來到底是為什么,。
  
  想看她去了林家那邊后,遇到事情是站在林家那邊,還是站在他們這邊。
  
  初夏跟他們搖搖頭,示意等會再動手也不晚。
  
  青軒幾人領會,站在原地沒動。
  
  黃翠花聽到栓子對初夏的稱呼,突然看著初夏陰陽怪氣的笑起來,“呵,還啥破小姐,當真是叫的好聽,還真以為自己是什么大戶大家的小姐了,不就是個黃毛丫頭,以前窮的連飯都沒得吃。”
  
  “以前那樣不都是拜你所賜嗎?”初夏看著她嘲諷一笑,接著道,“不過風水輪流轉,很快便輪到你們連飯都吃不上了。”
  
  黃翠花臉上的笑容一頓,眼里閃過一抹狠色,“還別那樣得意,到底輪到誰沒飯吃還不一定呢?”
  
  初夏敏感的覺得黃翠花這話中有話,好似有什么陰謀,初夏看著她,眼中帶著幾分懷疑。
  
  江氏見狀,連忙推了推黃翠花,“說正事,今兒我們不是為這事來的。”
  
  “對了。”黃翠花反應過來,掩飾的撇撇嘴,指著他們不遠處的幾間茅屋,“你們既然知道這是你三嬸的地兒,那為何不和人打個招呼,就來這白吃白住,好似這地兒是你們自己的一樣。”
  
  “這地兒本就是……”旁邊的秋葉想將買地的事情說出來,初夏出聲攔住她,“等等。”
  
  “你們來這多人,就是為了聽我打招呼的?”說完,初夏掃了黃翠花身后一眼,林家那邊除了林二牛沒來,其他人都來了,而且一個個橫眉豎目的,一看架勢就是想過來吵架。
  
  “當然不是。”黃翠花開始提要求了,“你們既然用了這個地方,就得跟我們有個交代,租就說租,買就說買,哪里隨意就能能拿來用的。”
  
  初夏沒理會黃翠花,卻是將眼光放到她身后的蘇香身上,“三嬸,你也是這意思?”
  
  “初夏,我……”蘇香看了初夏一眼,又立馬移開了眼神。
  
  遲了片刻,她摸了摸肚子,咬牙跟初夏說,“初夏,要不你就隨意給些銀子,這地兒到底也有這么大,而且我這肚子大了,有時候也要些花費。”
  
  “什么就隨意給些銀子,這么大一片地呢,租給人用一個月起碼都能收個好幾兩銀子的租金吧。”黃翠花說著,恨恨的咬了咬牙,“想那時,這死丫頭搬家的時候就那個鬼破房子,還訛走了我們二兩銀子呢。”
  
  “這……”蘇香看著初夏,不說話了,臉上帶著一絲為難。
  
  說實話,初夏故意不說出這地兒她已經買下來了,就是想看看蘇香是怎樣的一個態度。
  
  雖說蘇香在搬去隔壁的時候,她是說過大家以后不要再互相來往了,但若是蘇香真有事情來求她,她看在當初她收留他們一家的份上,怎么也不會拒絕她。
  
  甚至,這期間,周氏偶爾在院門口碰到蘇香,偷摸給蘇香塞些東西,她也是睜只眼閉只眼,當做沒瞧見。
  
  畢竟蘇香當初雖是搬去了隔壁,但也有她的苦衷,初夏不愿和她來往密切,也是為了避免和林家其他人接觸。
  
  但今兒蘇香的表現實在是讓她失望了,她剛才要銀子的時候,故意加上她肚子大了那句話,表面上是在訴求她的可憐,但卻暴露了她的心思。
  
  她其實內心也覺得初夏應該給她租金租下這個地方,那租金可以給她用來養孩子。
  
  這就更代表了,其實這些租金的事情他們林家那邊是商量好才來的,而蘇香也跟著一起來了,說明她的心思其實和黃翠花說的是一樣,只不過她暫時還不像黃翠花那樣不要臉罷了。
  
  原來俗語說的物以類聚,人以群分這話是沒錯,蘇香在經歷那么多事情后還是愿意回去隔壁和林家他們攪合在一起,而且這陣子也過的相安無事,看來他們在某些地方還是有相似之處的。
  
  看穿蘇香的心思后,初夏也懶得跟他們廢話,直接說,“這地兒我早就花銀子跟村長買下來了,你們有事情去找村長問清楚,別在這里鬧。”
  
  黃翠花一愣,隨即嘴里發出一聲不相信的驚呼,“啥,你買下來這塊地了,為啥我不知道,沒人跟我說過這事情?”
  
  初夏諷刺一笑,這黃翠花真是其蠢如豬。
  
  這地兒說是蘇香建了茅草房在這里,但歸根到底還是存里的地,只是因為古代的地多,村里也就沒那么多講究,
  
  只要屬于這個村的村民,除了自家的宅基地,要是村民看中哪塊空地要建房子的話,去跟村長打個招呼,村長同意就可以,只要在房子起好之后請村里人吃個酒席,沒人會有意見。
  
  但家里要是起正兒八經的房子,最后肯定要去村長那弄個類似地契,屋契的東西。
  
  而像蘇香的這個茅草房,就是當初林家的人在這隨意搭了個東西平時乘乘涼,守守地里的東西,根本久沒有說是地兒屬于誰的一說,嚴格說來還是屬于村里的。
  
  所以當初裴寧軒讓栓子去跟村長買這塊地的時候,村長以村里的名義將這塊地和這山頭給賣給了裴寧軒。
  
  初夏冷眼瞟了黃翠花一眼,“你以為你是誰,憑什么我買地下要問過你?”
  
  黃翠花翻臉便初夏吼起來,“你耳朵聾了?我方才說了,這地是你三嬸的。”
  
  初夏臉色一沉,愣眼看著黃翠花,“我警告你,你嘴巴給我放干凈,再出口傷人,你別怪我對你不客氣。”
  
  “還有,你要硬說這地是三嬸的話。”接著,初夏轉向蘇香,“麻煩三嬸你將地契或是屋契出來看看,否則你沒有證據說這地兒是你的,我們沒有讓開的道理。”
  
  “沒……”蘇香想說沒有地契,但話還沒說完,便被黃翠花半路截住。
  
  黃翠花剛才被初夏吼的愣住了,這會反應過來之后,她攔住蘇香要出口的話,沖初夏破口大罵起來,“該死的死丫頭,你神氣個什么勁,以為你在鎮上勾搭了幾個男人回來就了不起了么,竟然還想嚇住我,你以為你姑奶奶我是那樣容易被你嚇的住的么,你快些將這里還給我們,不然我真對你不客氣了……”
  
  黃翠花的話還沒說完,突然一陣冷風迎面撲來,大家還沒看清楚是怎么回事,黃翠花的臉上連挨了好幾腳。
  
  黃翠華整個人都沒反應歸來,就被踢的退出去好遠,最后倒在地上,眼睛翻了幾下,暈過去了。
黑龙江省十一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