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書樓 > 農家俏王妃 > _第130章 吃鍋子

_第130章 吃鍋子

晚上吃鍋子倒是也方便,初夏指揮秋葉洗菜,玉荷切菜,自己便將中午剔出來的牛骨頭放在鍋里慢慢熬著,等會吃的鍋子用牛骨湯打底,再配上配料,味道不會差。
  
  快到八月的天氣,晚上開始有些涼了,但在院里吃鍋子卻是剛剛好。
  
  院子掛了十來個燈籠,將院子里照的通明,再擺上兩張桌子吃鍋子,熱鬧極了,連平時從不出來吃飯的趙巧云也出來了。
  
  但趙巧云一瞧見裴寧軒就不由得縮了縮脖子,堅持要和雪花,玉冰她們坐一桌,不肯來這邊。
  
  初夏知道她的心思,便也由著她去了,反正兩桌的東西都一樣,是她自己不愿過來,也勉強不了。
  
  因為鍋子燙,一家人吃的時候盡是聽到些悉悉索索的聲音,喊著燙,但一個個卻又直叫著好吃。
  
  就連見識甚廣的裴寧軒對這鍋子也起了興趣,他做生意走過大江南北,還真是從未見識過這等特別的東西,真不知道這丫頭的腦袋怎么長的,總是想出這些稀奇古怪的東西,而且一樣樣的總與吃有關。
  
  其實,初夏遺憾的是,因為辣椒是今年才種的,臨時曬不出紅辣椒,也不能磨出那種紅紅的辣椒面,不然撒些在鍋子里,一看那賣相,必定就不會差到哪里去。
  
  初夏打算,等過幾日,辣椒都熟透了之后,便摘下來放到太陽曬干,到時自己磨成辣椒面,等到過陣子她將鍋子和所有東西推銷給天香樓的時候,順帶把辣椒面那東西也給一并賣給天香樓,想是又能掙上一筆。
  
  一想到能掙錢,初夏的心都松了幾分。
  
  一轉眼,晚上弄的那么些菜被家里幾個人都給吃了個精光,一個個說撐著了,坐在院里半天不愿動。
  
  可不撐著了么,本來都特意準備了青軒他們那邊幾人的東西,都一并給吃掉了,自然是撐的。
  
  沒辦法,初夏又喚上玉荷和玉冰幾人重新再弄,底料還有現成的,初夏讓人一早就配好了,完了,讓栓子和玉荷,玉冰幾人一起送過去了。
  
  在山頭那處的青軒他們也一直在等著這邊給送飯菜過去。
  
  如今一個個的嘴巴也都被初夏給養叼了,原本他們跟著裴寧軒在外頭時候,要是遇到這種不方便的時候,就都隨意弄些干糧或是在山頭摘些果子充饑,但如今那些干糧和果子都沒人愿意吃了。
  
  老遠,便聞見栓子他們端來鍋子的香味。
  
  今兒這東西特別,青軒幾人見菜都是生的,不知道怎么吃,掀開鍋子后便一個個愣在當地。
  
  青軒自作聰明的問玉冰,“這菜是可以生吃的?”
  
  “你吃啊,吃一個我看看。”玉冰說著,白了他一眼。
  
  然后給他們將鍋子支起,爐子底下添了些炭,見鍋子里的燙再開了一次之后,才告訴他們怎么下菜。
  
  先下肉食,再下難熟的冬瓜片,黃瓜片,最后再燙青菜和粉絲這些。
  
  初夏這邊,想著明兒要讓人去空地那邊建廠房,便和秋葉,裴寧軒他們商量那廠房怎么建的好。
  
  初夏的意思是,大事管還是自己家里人管,到時候將林元寶和林元柱兩人從鎮上抽回來,管著這邊的進出生意,然后做活的管事讓大秋和大虎來的,做活計的人便從村里請一些能干的婦人,只做上午,每天主要付半天的工錢。
  
  但就是半天的工錢,一日也有十來文,村里人既能在這做活,又能管著家里的農活,必定有不少人愿意上門來做。
  
  本來裴寧軒提議是直接買小廝或是花錢請長工也行,但是初夏考慮一番,覺得那樣不合算,萬一買賣做得好,就固定的那幾個長工做不來,而且還得提供吃住什么的,也麻煩。
  
  初夏就是想著山頭那邊也會建一些宿舍,但宿舍仍是給青軒他們住,大抵還要買幾個小廝或是請幾個長工回來也行,到時小廝也一起住那邊。
  
  宿舍也不建通鋪了,而是專門建一排,隔成一間間的小屋子,里面放些簡單的柜子,床,就算以后青軒他們不住了,以后指定還有用處。
  
  另外再加上還有大虎和大秋兩個長期在這做的,但他們自己可以住家里,不用宿舍,人手應該就差不多了。
  
  第二日一早,初夏想著山頭的事情,很早便起來了。
  
  院子里,裴寧軒帶著兩小家伙出去晨練了,栓子買了菜回來,正幫著周氏,玉荷一起摘菜。
  
  周氏見初夏起來,笑著跟她說,“這幾日家里活多,飯菜的事情你就別管了,我帶著雪花他們一起弄,到飯店了,就給你們送去。”
  
  “不用,夫人,小姐不用做活,那邊有我看著呢。”栓子又接著說了句,“再說我家主子也不讓她太累。”
  
  初夏瞟了栓子一眼,這小子越來越狡猾了,其實心里是嫌周氏炒的才不合胃口,故意講話說的這樣好聽。
  
  不過在這么多人的飯菜,初夏也配累著周氏,便笑著接話道“是呀,娘,你們上午和下午給我將這些菜摘好洗凈,等我回來弄。”
  
  周氏點點頭,“也成,那今兒早上你們想吃啥呢,我去給你們弄。”
  
  “人多就烙餅,算上山頭拿出的,多烙些。”初夏又接著道,“對了,娘,記得擱兩個雞蛋在面粉里。”
  
  看周氏應下后,初夏將家里的事情交代給玉冰和雪花,她帶著秋葉,玉荷,栓子幾人去山頭那處了。
  
  哪知,還不到山頭,遠遠便看見前頭有幾人也好似往那邊去,而且看背影,初夏認得出是隔壁黃翠花一家四口,后頭是大著肚子的蘇香和江氏。
  
  初夏有些納悶,這幾人一大早過去干啥,但和那邊的人一直沒來往,也懶得問。
  
  但越往山頭那處,初夏才發現那幾人的目的也是他們山頭那處地。
  
  黃翠華幾人一到那,黃翠花邊沖里頭的青軒那幾人吼起來“里面的人都給我滾出來,這草棚子是我家的,你們幾個小賊偷著住在里頭是想做啥呢。”
  
  初夏皺皺眉頭,冷聲問他們,“吼什么,你有什么證據說這個草棚子是你們的?”
  
  黃翠花見初夏也來了,指著初夏說,“死丫頭,你來了正好,你自己想想,當初你們從林家搬走之后,是不是來這里投靠你三嬸。”
  
  “沒錯。”當初的確是這么回事。
  
  黃翠花好似逮著什么證據一般,哈哈一笑,““你看,你自己也承認了,這地是你三嬸的,憑啥你們連招呼都不打一個就讓人住在這,而且還是些不知來歷的野男人,到時候讓村里人不知道,還以為這是我家的,將我們的名聲都給弄臭。”
  
  “小姐……”一旁的栓子低聲請示初夏,青軒他們幾人也早在黃翠花接近這處的時候便都出來了,也都看著初夏,只等初夏一個指示,立馬就清場。
黑龙江省十一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