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書樓 > 農家俏王妃 > _第122章 心動

_第122章 心動

裴寧軒低頭在初夏的唇上輕輕啄了一下,道,“無論你想做什么事情,只要你高興,你去做就是,哪怕你往天上捅了個窟窿,也有我在后面給你撐著。”
  
  初夏看著裴寧軒一臉寵溺的笑容,頓時覺得心窩里流進了一股股暖流,暖流在不停的滋補著她兩世為人那極其空洞又冷冽的心臟。
  
  前世,在她十幾歲的時候,每逢看見別的情侶之間相處的甜甜蜜蜜的時候,她也做過這樣的美夢,夢中有個將她視為珍寶的男人抱著她,一臉寵溺的對她說類似這樣的話。
  
  可美夢總會醒的,等她醒來的時候,面對她的仍是一面面冰冷的墻。
  
  現在這所有的一切不是夢,而是真有個男人時刻將她放在他的心尖尖上。
  
  他為了她甚至全然不顧他身為一個王爺該遵循的一切規矩。
  
  只要她想要的,他不講任何道理都會幫她做到。
  
  為了她,不在那華麗非凡的王府呆著,卻跟著她來這樣的農家小院過尋常人的日子。
  
  或許對于普通人來說,只是換個地方住,但對他來說,想必會有很多不適應的時候,但是他卻從未抱怨過,甚至還甘之如飴,好似只要她在他身邊,這個小小的農家小院便是天底下最舒適的地方。
  
  這一刻,初夏是真正的確定自己心動了,她知道這個男人將會在她的生命中占據一個很重要的位置,為了他,哪怕以后真要面對無窮無盡的困難,她也愿意去試一試。
  
  她第一次沒去費心思推開摟著自己的裴寧軒,只是看著他輕輕嘟了嘟嘴,“你自己說的話要真做到啊,別哪一日我真把天給捅了個窟窿出來,你又告訴我沒法子補,要我自己去想法子了。”
  
  “我何時跟你說的話沒有兌現過?”見初夏不回話,裴寧軒輕輕在在她腰上掐了一把,看著她眉峰微挑,“嗯?”
  
  初夏低著頭,不說話,好似自從他們認識以后,裴寧軒的確是做的遠遠比說的多。
  
  裴寧軒見她不做聲,在她腰上的手稍稍往上一點,像方才那樣要去觸摸初夏的癢癢肉。
  
  不等他觸及,初夏便忍不住笑著求饒,“知道了,知道了,王爺你絕對是個說話算話的。”
  
  第一次聽初夏喊他王爺,可是感覺并不太好。
  
  他微微皺了下眉頭,跟初夏道,“叫我寧軒。”
  
  “不習慣。”初夏在心中念了一遍“寧軒”二字,總覺得別扭,她還是習慣連名帶姓的叫他裴寧軒。
  
  “那再換一個好了?”裴寧軒微微彎了彎嘴唇,“比如叫我相……”
  
  初夏知道他說的稱呼必定不是什么好的,不等他說完忙出聲阻止他,“不用,我還是試著喊寧軒好了,不然我干脆省略稱呼。”
  
  知道這丫頭的倔強,裴寧軒微微彎了彎嘴角,不再勉強她,卻是將她往懷里摟了摟。
  
  初夏還是有些不習慣的掙扎了一下,但很快便放棄了,難得如此柔順的靠在裴寧軒懷里。
  
  裴寧軒低著頭溫柔的看了她一眼,他覺得今兒這丫頭和以往有些不一樣,今天的她不只是柔順了很多,而且也開始表露出在慢慢接受他。
  
  不像之前,只要一碰她,這丫頭準要炸毛,指不定還會和他去拳腳相向。
  
  即使有時是因為奈何不了他被他強制抱著,但放開她之后,裴寧軒那日的日子肯定不好過,初夏看著他總是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一開口就要趕他走。
  
  看著懷里的人兒,裴寧軒平生第一次明白了什么叫做欣喜如狂,什么叫做受寵若驚。
  
  他生性清淡冷冽,加之身份高貴,想要的東西從來都是唾手可得,不屬于他的東西他從來也不去奢望。
  
  這是第一次他明白得到了自己最想要的人是什么樣的滋味。
  
  盡管他知道自己不會放過這個丫頭,但是要讓她心甘情愿卻是非常難得。
  
  他滿足的笑了笑,將初夏往懷里摟緊了些。
  
  初夏感覺他的欣喜,心思微動,表面上卻極力裝的若無其事,和和之前沒啥區別的模樣,裴寧軒也沒出聲問她,只是低頭在她唇上輕吻了下。
  
  這回只是極其繾綣的啄了下她的唇,沒有探入,只有唇瓣相貼,然后帶著粘度的分開。
  
  初夏感覺到灼熱的氣息靠近,尚來不及躲避,在唇上便有酥癢如羽毛拂過,初夏抬頭嗔著瞪了他一眼,又立馬臉紅的低下頭。
  
  裴寧軒輕聲一笑,將初夏摟入懷中。
  
  兩人許久沒說話,空氣中有種叫做甜蜜和溫馨的東西在一點點注入初夏的心房。
  
  過了許久,裴寧軒突然出聲問初夏,“今兒上午來的那個叫大虎的少年是誰,為何說一定要去你鋪子里做活。”
  
  “是一個村里的,還算熟。”初夏想著是秋葉的事情,也不想多說。
  
  但裴寧軒這廝在這事情上卻疑心頗重,他繼續追問道,“他為何一定要去你鋪子里做活?”
  
  說著,他還微瞇著眼看著初夏,意思讓初夏老實交代。
  
  初夏無奈一笑,“別瞎想,人大虎才十五歲不到,比秋葉才大了兩歲。”
  
  “所以,他要去鋪子做伙是為了秋葉。”裴寧軒見初夏好端端的提到秋葉,立馬便想通了其中的事情。
  
  他也是個男人,自然知道男人的心思。
  
  一個男人,好似自己在家也能跟著他爹學手藝,卻是愿意連月錢都不要去初夏的鋪子里做活,這是人都能想通其中的奧妙。
  
  “人家想去鋪子里做活是為了掙錢。”初夏沒回答他關于秋葉的事情,只是道,“不過我沒答應,鎮上的鋪子里都是自己人,我覺得再摻個人進去會難管一些。”
  
  “嗯,但我聽你的口氣卻是答應他過段時間。”話說到一半,裴寧軒想起什么似的,低頭問初夏,“還是你最近還有別的打算?”
  
  初夏點點頭,“嗯,我覺著左右在家里也無事,下午去后山那處瞧瞧,看能不能找到什么路子在家里掙些銀子。”
  
  裴寧軒知道初夏不缺銀子,她只是喜歡掙銀子的過程,而且在家里這邊,人事什么都簡單,栓子他們也能幫忙,在他看來,比在鎮上經常接觸洛寧的好。
  
  他只是擔心初夏會太辛苦,他微微皺了皺眉,“在家休息一陣不好?”
  
  初夏知道他的擔心,沖他笑笑,“家里這么多人,我應該不會太辛苦。”
  
  “好,你喜歡就只管做好了,栓子和青軒他們都能做些活,有事情可以吩咐他們去做。”裴寧軒無奈的看著她,由著她去。
黑龙江省十一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