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書樓 > 農家俏王妃 > _第120章 做媒

_第120章 做媒

很顯然,那幾個婦人對初夏并沒太大的興趣,隨意敷衍了幾句。
  
  隨后,一個稍胖的婦人,人稱喜嬸子的,直接就指著裴寧軒的方向問周氏,“周嬸子啊,你們家這個后生是誰,我上回來你家好似沒瞧見他。”
  
  “他是……”周氏有些為難,不知道該怎么介紹裴寧軒的好,因為初夏之前一直說裴寧軒是賴在這里住的,他們之間毫無關系,但最近的關系有點改善,初夏也沒跟她說過什么。
  
  跟著喜嬸子一起來的,還有個叫秋田嬸子的,看著人就要和煦幾分,見她和周氏說話的模樣,估計和周氏平日里的交情不錯。
  
  她見周氏遲遲沒說出裴寧軒的身份,便笑著道,“你問這么多做啥呢,既然在周嬸子家里,自然就是周嬸子家的客人。”
  
  “也是。”說話的人是緊挨著周氏坐的,瞧著臉型偏瘦,顴骨極高,一副刻薄樣子,村里人都稱呼她花紅嬸子。
  
  她看了裴寧軒一眼,湊近周氏小聲說道,“周氏,我跟你打聽個事情,你們家這個客人多大年紀了,娶妻沒有,是做什么的,要是合適,我給他做個媒咋樣?”
  
  聞言,秋葉沖初夏眨了眨眼睛,示意自己剛才的話沒說錯。
  
  而初夏卻是無奈了,她還真是低估了裴寧軒這廝的影響力,這才幾日的時間,竟然有人巴巴的上來給他說親了。
  
  周氏聽人這樣問,也不好直說,眼神卻是頗含責怪的看了初夏一眼,意思她早就催初夏將裴寧軒定下來在,初夏偏不聽,好了,現在惹來一堆人對裴寧軒的覬覦。
  
  周氏支吾了半天,為了自己閨女著想,她還是撒了個小謊,“裴公子今年二十有五,家中沒有妻子,但已經定下一門親事了。”
  
  眾人聞言,當即人人臉上是一片失望之色,那個喜嬸子還對著花紅嬸子小聲說,“看來你家閨女沒希望了,別再打小算盤了。”
  
  紅花被喜嬸說的表情極其尷尬,她輕碎了喜嬸子一嘴,小聲的爭辯道,“啥沒希望,別亂說話,我有說要就將我家閨女許配給他了嗎?”
  
  “你當然想了,可是人家不要,人家要的是初丫頭,沒瞧見人周嬸子就差說出口裴公子定下的是他們家閨女了。”秋田嬸子說著話的時候,語氣中帶著幾分幸災樂禍。
  
  花紅面子上過不去,但又奈何不了秋田,便將矛頭對準初夏。
  
  她神情復雜的笑了一聲,隨后看著周氏說,“周嬸子,真是如秋田說的,說這公子是和初夏定的親?”
  
  不等周氏回話,她又接著道,“我倒是覺得奇怪了,我們在一個村里這么久,也沒聽見說哪日初夏丫頭定了親的呀,莫非說這公子只是表面看著富貴,家里卻是個空心老倌,連個定親的酒席都擺不起?”
  
  “不是,不是……”周氏人老實,這下真的不知道該怎么回了。
  
  花紅就樂意看到周氏這樣,她看著周氏回答不出,不屑的笑了笑隨后故意打斷周氏的話,“不是?那周嬸子的意思是這公子還沒和初丫頭定過親,還是說和他定親的是別人。”
  
  頓了下,她又故作一臉納悶的說,“不過說來說去,我也覺得奇怪,按理周嬸子你們家一直都是循規蹈矩的,在村里的口碑很是好,怎的這回就做出這種不合規矩的事情呢。”
  
  “不合規矩?”周氏沒弄明白花紅這話是何意思。
  
  花紅諷刺一笑,看著初夏和秋葉幾人,揚了揚眉,“你瞧你們家這么多姑娘,無緣無故的留了兩個素不相識的男人住在你們家,也不怕出啥事情啊。”
  
  “花紅嬸子,我想我們家招呼什么人不用經過你的同意吧,我娘和喜嬸子都說了是家里的客人,客人還分什么男女,難不成你們從沒有客人在家里過夜的嗎,故意瞎在這里編排什么呢。”
  
  初夏忍這個花紅忍了很久了,要不是看她平日里和周氏有些來往,她早趕她出去了。
  
  現在見她說話這樣不客氣,她也好臉色給她看了,直接便拉了臉子。
  
  紅花一愣,隨即黑著臉看著初夏,“這丫頭咋說話的,我見和你娘相交的好,才來你們家坐坐,說話咋這樣不客氣呢。”
  
  “不愛來別來,沒人請你來,大門在那邊,不送。”說著話的功夫,初夏還特意站起來沖門口處指了指。
  
  初夏都這樣說了,花紅也不好意思在這呆下去,她恨恨的瞪了初夏一眼,小聲嘀咕著:“有啥了不起,不就是養了個啥都沒有的小白臉嗎,這樣得意做什么,我家閨女還不稀得要這樣的呢。”。
  
  其他像喜嬸子他們見鬧的這樣不愉快,在這里隨意說了幾句話,也忙回去了。
  
  周氏心頭不忍,送走那些婦人后,便為難的看著初夏,“你說你這孩子,脾氣這樣暴做什么,你不喜歡聽她們說給裴公子作媒的事情不聽就是了,人也沒說一定要把閨女嫁給裴寧軒,你干啥要和人鬧起來呢。”
  
  初夏覺得自己快要氣死了,她明明是因為花紅說她家不守規矩的話生氣,但現在不管是在外人眼中還是在自己家人眼中,都成了她是因為不滿意花紅嬸子說要將自己閨女嫁給裴寧軒,所以才沖花紅發的火。
  
  知道再跟周氏解釋也解釋不清楚,初夏臉一沉,進屋去找那個罪魁禍首算賬了。
  
  她進到自己屋里,火大的將門一摔,瞪著此時悠閑的半靠在她床上看書的裴寧軒,開始趁機撒氣,“你自己沒屋子嗎,干啥躺在我床上。”
  
  裴寧軒雖在屋里看書,但因為耳力好,將外頭他們說的話聽的一清二楚。
  
  他見初夏進來,便放下手里的書,看著她揚揚眉,語氣含笑,“怎么了?是因為和人閨女搶相公的事情生氣了?”
  
  啊啊啊,初夏要氣瘋了,她猛的一下便往裴寧軒身旁沖去,想打他幾下出出氣,她今兒可真是慪死了,可惜這種事情她也不知道如何發泄,說多了,別人更加會確定她在爭風吃醋。
  
  裴寧軒一臉寵溺的看著她張牙舞爪的沖自己沖過來,一到身邊,他便靈活的避過初夏的攻擊,然后伸手將初夏一樓,雙雙倒在床上。
  
  初夏在下,裴寧軒覆在她身上,先輕輕的吻了吻初夏因為太過于生氣而越發顯得紅艷的嘴唇,繼而他似笑非笑的盯著她說,“不用著急,我保證你相公我不是那般輕易能讓人搶走的。”
黑龙江省十一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