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書樓 > 農家俏王妃 > _第112章 何時認識

_第112章 何時認識

但裴寧軒卻完全不知初夏此時心中的想法,他還看著初夏,眨著他那能妖魅眾生的眼睛,“若是你肯嫁給我,愿意跟我回王府,我們便不用在這里呆著。”
  
  言下之意,要是初夏不答應他,他便耗在這了。
  
  而且,此時的他雖然仍是一臉似笑非笑的模樣,但眼神波光流轉,眸子像是天空里耀眼的一顆星辰,讓人無法漠視,卻同時也震住了初夏。
  
  她不由得暗自嘆息,自己到底是何時何地招惹到了這尊大佛,怎么感覺他莫名其妙就看上自己了呢。
  
  甚至一點前奏都沒有,她就撞上了青軒他們。
  
  雖然未有人說起之前的事情,但初夏自然知道自從他們第一次遇見青軒的時候,說明裴寧軒早在那之前就認識她了,可是她自己確實一丁點印象都沒有。
  
  想著,初夏的視線不由得轉向裴寧軒,她打算和裴寧軒說清楚,無論如何都要知道他是怎么認識她的。
  
  一觸上裴寧軒的眼神,初夏又慌忙避開,這廝的眼神好似有股魔力,能讓人不由自主的被他吸引,初夏怕自己一直看著他,到最后說了話都不知道。
  
  于是,初夏調整好狀態之后,靜靜的瞅了裴寧軒一眼,“裴寧軒,我想知道你是什么時候認識我的。”
  
  裴寧軒微瞇著眼想了一下他和初夏初認識時的情景。
  
  第一次見面應該是在初夏的后山,那會初夏因為才從林家那邊搬出來,沒地兒住,住在蘇香家的草棚子里。
  
  其實那時不應該說是見面,因為初夏完全沒看見他,卻拿走了他一件很重要的東西。
  
  或許,就是那次的偶然,勾起了他對初夏的興趣。
  
  他原本只是想看看這丫頭會如何處置他的東西,卻是沒料到,初夏的與眾不同,以及她對家人的那份無微不至的照顧吸引了他。
  
  也許是因為他自幼沒體會到家人的重要性,所以被初夏對兄弟姐妹的維護和對周氏的那份孝順給打動了。
  
  當然這一切,他還沒打算和初夏說。
  
  他瞇著眼笑了下,看著初夏說,“嗯,你若是同意嫁給我,我便告訴你,而且你問什么我都保證如實說。”
  
  初夏看著他哼了一聲,皮笑肉不笑的問他,“意思是,若是我不肯嫁給你,你就啥都不說了?”
  
  “也說,但是不保證每句話都如實,讓你自己去判斷好了。”裴寧軒挑著眉峰,在初夏看來討厭至極。
  
  初夏知道這廝的手段,要是他不肯說,她必定也問不出,索性放棄,“那算了,我不問了,你愛住就住吧,就住在我給栓子他們安排的那間屋里,青軒他們,你便自行解決,反正我們家住不下了。”
  
  “放心,我會吩咐他們,以后只要栓子在這里伺候著,其他的人在不需要他們時候不會出來。”末了,他又特意加了一句,“你們家以前怎么過的日子,以后也怎么過就是,不用顧忌我。”
  
  “說話算話,我可不會優待你,讓我娘他們也不優待你。”初夏看著他眨眨眼,故意一本正經道,
  
  “還有,要在我們家呆著,就必須跟我們家人一樣,我們若是要下地做活,你也得跟著下地做活,我們做啥你都得跟著,可不能你像個公子哥兒一般,我們卻像丫頭一樣伺候你。”
  
  想著,初夏還賊兮兮的笑了下,她倒是想看看這個出身金貴的九皇子怎么適應農家生活,他做農活的時候又是怎樣的一副畫面,還能像現在這般,什么都精致的跟畫上的人兒一般嗎。
  
  但裴寧軒卻完全不介意這些,而且他心里也真想看看是什么樣的家庭,每天都做些什么樣的活計,能養出初夏這個古靈精怪的丫頭來。
  
  他淡笑著點點頭,“我不反對。”
  
  初夏連這種狠招都出了,實在拿他沒法子了,瞟了他一眼,轉身打算去給他們住的屋子收拾一番,嘴上雖說不管他們,但到底還得管管栓子。
  
  要是栓子和裴寧軒住一個屋子,估計勉強還可以,因為在鎮上也是這樣住的,但還得給裴寧軒重新抱去幾床被子才好,估計就算裴寧軒同意,栓子也不敢和他蓋一床被子。
  
  到時豈不是這廝睡的香甜,栓子卻連覺都沒得睡。
  
  栓子到底在自家做了這么久的活,每日都勤勤懇懇,初夏不忍心。
  
  但才到門口,就見倩兒和文寶兩家伙蹦跳著朝這屋來了,初夏以為他們來找自己,就笑著問,“兩人吃了飯沒,找我做啥。”
  
  倩兒看著她心虛的笑笑,隨即腦袋從她身側往里頭探了下,看著配寧軒說,“姑姑,我們不找你,找裴叔叔有事。”
  
  初夏心里不平衡了,為啥這兩個小家伙有事找裴寧軒也不找她。
  
  她攔著兩人,有些賭氣的說,“找他有事,有啥事,能告訴我么?”
  
  豈料,文寶非常淡定的將她的手拉開,還人小鬼大的吩咐她,“大姐,你先去做你的活了,我們和裴哥哥商量一會,要是他覺得能告訴我們就告訴你,他說不能說你就不要知道了。”
  
  文寶和倩兒兩人說著,還將初夏推了出去,最后砰的一下將門給關起來了。
  
  隱約間,能聽得到一向沒什么表情的裴寧軒輕輕的笑聲,也不知道兩小家伙說了好笑的話。
  
  初夏覺得自己備受冷落,嘀咕了一聲,去喊玉荷抱棉被去了。
  
  給裴寧軒他們住的房子就在初夏他們住的隔壁,原本是因為這邊多出一間屋子,想著用來做雜物房。
  
  但初夏覺著家里的屋子要是住滿了,萬一來個客人都沒地兒住,便在自己住的那向的最盡頭空了個房間,而且里頭家具齊全,床也是按照周氏當時的意思特意弄的炕。
  
  因為周氏說既然是給客人住的,就不要弄初夏他們屋里那種樣怪模怪樣的家具,傳統一些,用炕的好,而且萬一客人來的多,炕寬也結實,能多住幾人。
  
  倒是沒想到,這第一正兒八經入住的客人就是裴寧軒。
  
  初夏讓玉荷用小掃帚將炕掃了掃了,然后將栓子昨兒他們蓋的被子疊起來放到炕尾,抱來的幾床新輩子就放在炕頭,打算等會給裴寧軒用。
  
  一切收拾好之后,初夏將小炕桌子擺上,又跟玉荷兩人將炕柜和屋里的小柜子收拾了一通。
  
  末了,她便囑咐的玉荷他們送壺酒水來,最好是能放個小爐子在外頭。
  
  青軒他們在外頭,現在已經是快八月的天氣,雖然不冷,但這時候全球還沒變暖,在山里夜里也會涼,給他們熱壺酒,總要好一些。
黑龙江省十一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