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書樓 > 農家俏王妃 > _第111章 你在哪,我便在哪

_第111章 你在哪,我便在哪

雪花聞言,生怕周氏他們會怪責趙巧云,引起家里的紛爭,她連忙擺手,把責任攬在自己身上,“不,二舅母,也不能怪二表嫂,是我自己笨。”
  
  “我在街上見到有個孩子走丟了,便想送他回家,哪知在路上碰見幾個壞人,幸好遇上裴公子他們,不然都……”
  
  雪花想起幾個賊人那樣猥瑣的笑容,禁不住抖了下。
  
  周氏見狀,連忙摟著雪花的肩,安慰她,“沒事,雪花,都過去了,不怕了。”
  
  “要不明兒放你兩日假,你回去歇息幾天,成么?”初夏覺著姑娘家遇到這種事情,應當都希望最親的人在身邊。
  
  但雪花卻不同意,她半靠在周氏懷里,發自肺腑的跟初夏和周氏兩人道,“不用,初夏姐,我在這里比在自己家還舒服,回去家沒人會讓我歇息,我不用回去。”
  
  周氏聽她這樣說,也想起她家里那一檔子事情,回去也歇息不了。
  
  她便道,“那就在這歇息幾日,我托人去接你娘和雪妞過來瞧瞧你,你這來了這么久,也有陣子沒見著你娘和妹子了。”
  
  雪花想了想,她倒是不是特別想見娘,但的確想看看妹妹,便猶豫著同意下來,“成是成,但舅母你別跟我娘說這事情,我娘那人計較,我怕她跟二表嫂吵起來。”
  
  周氏心疼雪花這樣懂事,都這個地步了,還想著趙巧云。
  
  而且她覺著這事別讓雪花娘知道也好,不然指不定真會有什么事情,她連忙應下,“好,不說,不說。”
  
  初夏聞言,看了周氏一眼。
  
  她心里不喜周氏這樣維護趙巧云,畢竟這回趙巧云真是犯了錯,就該讓她受些教訓才是。
  
  但涉及到親戚之間的關系,初夏覺得也許周氏這樣息事寧人也是沒錯,不然鬧起來也麻煩,再加上雪花這事雖說自己家里人知道她沒被人怎樣,但外人不一定會相信。
  
  傳出去了,也會損害雪花的名譽。
  
  但趙巧云,初夏一定得想個法子收拾她,讓她老實些,以后對雪花好點。
  
  于是,初夏也沒再因這事情多說,她拍了拍雪花的肩,輕聲說,“那讓玉荷給你送盆水來,你洗個澡早些歇息,明兒一早起來就沒事了。”
  
  “我自己去就成,說起來也沒啥事,就是第一回遇見這事我給嚇著了。”雪花想了想,突然又道,“要么,舅母,明兒還是別接我娘他們來了,等過幾日再說,到時要有得空,我自己回去看他們就是。”
  
  周氏一愣,沒明白雪花怎么突然就改變主意,但卻也是隨了雪花的話,“也成,你自己想著怎么好都成。”
  
  雪花雖然見識少,但卻也是個堅強的姑娘,過了那一陣,就啥事都沒有。
  
  她還跟著初夏他們一起出來,自己去了灶屋做活,說是幫著玉荷他們一起弄晚飯。
  
  初夏原本也弄了些晚飯,還沒來得及吃,這會一下子多了這么多人,菜肯定不夠吃。
  
  初夏想了想,便跟著雪花他們一起去灶屋弄飯菜。
  
  幸好初夏上午回來帶了不少肉食什么的回來,這么多人倒是也不愁沒東西吃。
  
  初夏玉荷和雪花兩人收拾了一只雞出來,半只用來燜著,另外半只初夏便從壇子里掏了些周氏去年腌的酸蘿卜炒著吃。
  
  那些肉食,初夏給做了個蒸肉餅,做了幾盤紅燒肉。
  
  最后又清炒了兩盤豆角,兩盤茄子。
  
  晚上吃飯的時候,便開的兩桌吃飯。
  
  其實這么多人,一個桌子擠著也能坐下,但像裴寧軒這種身份的,初夏可以不講究,初夏家的人因為不知道他的真實身份,也沒那么多講究。
  
  但栓子和青軒他們卻極其講究,他們寧愿不吃飯,也不敢和裴寧軒同桌吃飯。
  
  沒辦法,初夏只得分開兩個桌子,讓青軒,青峰,栓子他們和玉荷他們在堂屋那邊開的一個桌子吃,自己一家子和裴寧軒一起在飯廳吃。
  
  也不知是不是因為裴寧軒在,林家的人吃飯不能像平時那樣邊吃飯邊說話,不只是秋葉和周氏兩人覺得尷尬,就連文寶和倩兒都覺得沒意思。
  
  他們端著碗在桌上坐了一會,然后一溜煙的抱著碗去了玉荷他們那一桌。
  
  那一桌因為有栓子和玉荷兩人不時的斗嘴,顯得熱鬧很多。
  
  最后周氏和秋葉兩人隨意吃了些,也匆匆放夏筷子去那邊屋里聽玉荷和栓子斗嘴了。
  
  屋里只剩下裴寧軒和初夏兩人,見裴寧軒仍慢悠悠的吃著飯,不急不躁,初夏都無語了,這廝在別人家一直是這樣不客氣的做客。
  
  初夏也懶得說他了,每回說他他總是理由多多,初夏也化氣憤為食量,自顧自的吃起來。
  
  裴寧軒看著她淡淡的笑起來,這丫頭生氣的時候總是鼓著腮幫子,可愛極了。
  
  好不容易,總算是吃完一頓飯了。
  
  初夏估摸著他應當也差不多要走了的,忙跟他說,“晚上路黑,你們回鎮上注意點,要回我們那鋪子住的話,你直接敲門就是。”
  
  哪知裴寧軒一把伸手便將初夏拉到他腿上坐下,伸手圈住初夏的腰,“誰說我要回鎮上的,我要是打算回鎮上,今晚還來這里做什么?”
  
  初夏被身底下那柔軟的觸感弄的臉紅了紅,伸手將他推的稍稍遠一些,語無倫次的問他,“那你打算咋樣?”
  
  “自然是在這里住下來,不說管我吃喝的嗎?”不管初夏如何掙扎,裴寧軒只要長臂一伸,便又將初夏摟到了自己懷里。
  
  折騰了幾次,初夏也懶得掙扎了,索性任由他摟著,手指往外院指了指,“你自己看看,我家這就是個農家小院,自己一家人住著都嫌擠,你覺得能住得下你們這么多人?”
  
  裴寧軒往外面掃了一眼,隨即漫不經心的道,“你只要管我就是,其他人不用你們管,他們自己會找地兒。“
  
  初夏翻了個白眼,沒好氣的瞪著他,“那你咋就不能和他們一樣找自己地兒住,非得賴在我們家里。”
  
  裴寧軒伸出修長的手指在初夏額頭上輕彈了一下,“初兒,你真要這樣狠心,讓我和他們一樣,就隨意在你們家后山的樹上找個地兒歇息,我在這不是一日兩日,以后只要你在蘇家屯,我也長期在這,你在哪我便在哪。”
  
  “你這到底是為了什么啊,我們蘇家屯就是個窮山村,到底是哪里吸引你這尊大佛了?”初夏這會已經無奈的想捧著頭去撞墻了,不,應該是捧著裴寧軒的頭去撞墻。
黑龙江省十一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