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書樓 > 農家俏王妃 > _第53章 大虎受傷

_第53章 大虎受傷

“好你個夏大虎,今兒我不好好收拾你一頓,你是不知道老子的厲害。”黃余說著,沖他身后的幾個男娃一揮手,“兄弟們,給我上,把夏大虎給我往死里打,打哪算哪。”
  
  黃家,因為黃余的哥哥黃展才考上了秀才,家里爹娘自然把重心都放在了那個有出息的兒子身上,家里有好吃好用都留給黃展才,家里存有的銀子更是都花在黃展才身上。
  
  對于黃余,羅氏兩口子便忽略了。
  
  黃余也不過是十三歲的年紀,心里不平衡,覺得自己得不到爹娘的關注,便用力在村里搗蛋,什么事情能氣死羅氏兩口子,他便做什么,像這種和村里人打架生事都已經成了常事。
  
  不知道什么時候起,黃余在村里組織了一些平日里就愛生事鬧架的男娃,都是十四,五歲的模樣,日日在村里游蕩,趁著無聊的時候,便調戲村里的小姑娘或是在人家菜園子里偷些蔬菜瓜果吃,弄的村里人叫苦連天。
  
  另外那幾個男娃正愁著日子無聊,一聽說要打架,幾人的眼睛里冒出綠光,當即幾人便往大虎沖來,拳頭如落雨般砸在大虎頭上。
  
  大虎的年紀比他們要大上一些,自然不會任他們打,不還手。
  
  大虎雖然也有把子力氣,但寡不敵眾,不過一刻功夫,便被打的頭破血流,人也倒在地上不再動彈。
  
  黃余到底只是個半大的孩子,而且他和那幾個小癟三到底有些不同,他原本的意思只是想嚇嚇黃大虎,沒想到那幾個人竟然真的下狠手。
  
  如見瞧見大虎滿臉是血的模樣,倒在椅子上一動不動,他害怕起來,忙出聲阻止那幾人,慌忙逃走了。
  
  黃余一路上邊走邊一直回頭看,生怕大虎會出什么意外。
  
  初夏和秋葉收拾好家里的家具之后,閑著無事,初夏嘴巴饞,想起前世自己家鄉吃過的一種叫唆螺的小吃,想著左右在家也無事便和秋葉兩人帶著文寶和倩兒兩個小家伙去河邊撿。
  
  這時候的人因為不會處理這些帶著些腥味的東西,河里的石頭地下到處長著這些東西,卻是沒人會弄著吃。
  
  不像前世,這樣野生的螺螄早就不多了,只能人工大量繁殖。
  
  幾人一走到小河邊,便看見躺在河邊草地上的大虎,秋葉頓時急了,忙朝大虎沖過去。
  
  見大虎滿臉是血,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秋葉嚇的聲音都帶著哭聲喊初夏,“大姐,你看大虎這是怎么了。”
  
  初夏前世見多了這種血腥場面,沒絲毫慌張,她伸手給大虎探了探脈,確定大虎沒什么大事情,便喊上秋葉兩人一起講將大虎扶回他們家里。
  
  林家的人瞧見秋葉和初夏兩人扶著滿身是血的大虎回來,都嚇了一大跳。
  
  初夏吩咐林元朗去喊村里的赤腳大夫,讓林元柱去通知大虎家里的人,周氏便去了灶屋燒熱水,給大虎洗傷口用。
  
  初夏怕嚇著文寶和倩兒兩個小家伙,把他打發去后院玩了,家里只剩下趙巧云一人在院里站著。
  
  她先是圍著大虎幾人看了會,接著她偷偷抿了抿唇,語氣里帶著幾絲幸災樂禍的喊起來,“初夏,你在外頭將成打成這樣?這人萬一死了,可怎么得了,你們林家就算有幾個小錢,也沒法子賠個活生生的人給人家啊。”
  
  初夏瞟了她一眼,“二嫂,你是一日不出幺蛾子心里就不舒服是吧,要不要我再把二哥喊來,你非得日日被我二哥教訓一頓才安分么?”
  
  “你……”說起林元朗,趙巧云還是有些害怕。
  
  雖說來到林家后,日子沒有之前在自己那那般舒服,但平心而論,林家人還待她還算不錯,該給她的東西從未少過,也了從未以前的事情故意挑她的錯處。
  
  林元朗雖然不像以前那樣對她百依百順,但她卻看得出林元朗自從回到林家后,整個人開心了不少,對她也還算不錯,若是她那日表現的稍稍好些,林元朗甚至還會對她輕言細語,時而和她說上幾句體己話。
  
  讓她覺得現在的她和林元朗才更像尋常人家的夫妻,而不是像以前在趙家那般,雖然他事事依著她,可她知道他心里從未心甘情愿過,甚至夫妻間的事情,他都是一推再推,實在推不了才會草草了事。
  
  作為一個女人,趙巧云還是愿意和林元朗好好的過一輩子,所以她不敢讓林元朗知道她又在家里鬧事。
  
  但若是讓她就此乖乖的呆在林家就這樣過一輩子,趙巧云又有些不甘心,所以她總是時好時壞。
  
  林元朗在家的時候,她基本不會出什么幺蛾子,一旦林元朗不在家,她便趁機發泄自己心中的怒氣。
  
  初夏看了她一眼,也大致猜到她心里在想什么,反正這會林元朗不在,他們都不怕他夾在中間為難,便跟她打開天窗說亮話,
  
  “二嫂,當初你來的時候我就跟你說清楚的,你既然愿意跟來我們林家,你就得安安分分的做我們林家的兒媳婦,若是你覺著不愿呆在這里,你隨時可以走,我們林家決不強求。”
  
  趙巧云原就是個火爆脾氣,來到林家后,避諱這個避諱那個,一直忍著氣沒地兒撒。
  
  聽初夏這樣說,她也火了,當時便指著初夏,大聲嚷起來,“初夏,你別太過分的好,我來了你們林家這么多日,哪日不是安安心心的過日子了,你動不動就說要趕我走是什么意思。”
  
  頓了頓,她又接著道,“你自己也說了,既然我是你們家的兒媳婦,也就是林家的人,難道林家的事情我沒有說話的地兒么。”
  
  趙巧云越說越覺得自己的話有道理,語氣有些趾高氣揚道,“再說你別以為我不懂你這鄉下的規矩,你們鄉下的人講究的是女兒總歸是別人家的人,兒媳婦才是自家人,按理你們這個家就應當由兒媳婦來當,什么時候輪著你一個外人來管了?”
  
  初夏看著她輕哼一聲,揚了揚眉,“趙巧云,若是你能靠自己的本事讓家里人過上衣食無憂,什么事都不用擔心的日子,又或者你能把一家子都伺候的舒舒服服,人人都滿意,那么這個家可以讓你來當。”
  
  趙巧云頓時詞窮,想了半天了,才支支吾吾回了聲,“我,我又不是你們林家的努力,我憑啥要伺候你們啊。”
黑龙江省十一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