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書樓 > 農家俏王妃 > _第52章 被抽

_第52章 被抽

劉氏暗地里咬了咬牙,稍稍坐了會后,便立馬站起身準備走人,“那成,今兒就這樣了,家具也給你們送來了,你瞧著有哪里要改的么,我讓你夏叔立馬給你們弄。”
  
  “不用改,夏叔的手藝可好了。”初夏笑笑,又把方才劉氏不肯收,房子桌上的銀子退給她,“對了,這是這回打家具的銀子,嬸子了,你點點數,看數目對不對。”
  
  劉嬸子這回倒是沒推卻,笑著接過袋子塞進懷里。“不用,難道我能信不過初丫頭你么。”
  
  劉嬸子接過銀子,便喊上初夏和他家大虎回去。
  
  初夏注意到,大虎在回去之前,眼睛四處看了看,然后神情帶著幾絲失望的走了。
  
  初夏抬頭瞄了下,果然見院子里不見秋葉的影子。
  
  劉嬸子走后,周氏大抵也覺著今兒劉嬸子的反應不太對勁,她小聲問初夏,“初夏,你說今兒劉嬸子這些話是啥意思,好好的來咱們家說秋葉的婚事做啥,而且我瞧她那模樣,好似開始說的那些話都是為了之后說秋葉的婚事。”
  
  “娘,你也看出了?”初夏淡淡一笑,問周氏,“你覺著劉嬸子家的大虎怎么樣?”
  
  “大虎?”周氏有些驚訝,隨即她想了想,出聲說道,“大虎人倒是不錯,性子老老實實,又會做木工活,家里的日子也過的不錯,只是劉嬸子那人不太好相處,秋葉這丫頭的性子也不是個好相與的,怕是不太合適。”
  
  “嗯,我也是這個意思,所以方才沒讓劉嬸子把話說出來。”初夏說著又交代了周氏幾句,告訴她以后若是劉氏再上門來說秋葉和大虎的事情,讓周氏委婉的回絕就是,若是實在回絕不了,就把事情都推到她身上。
  
  完了,初夏跟周氏道,“就這樣吧,反正秋葉這丫頭的年紀還不大,等幾年再定親也好,這幾年讓她跟著我學些東西,咱們女娃若是自己有本事,將來不管碰到啥樣的婆家都不是難事。”
  
  “這……”周氏是個傳統女人,她并不贊成初夏的觀點,不過她知道自己這個閨女是個有主意的,便道,“就照你說的做吧,娘沒啥本事,也不會看人,只能管著家里這些小事,以后家里的大事就交給你們幾兄妹了。”
  
  劉氏家里。
  
  劉氏他們一回到家里,大虎就纏著劉氏問,“娘,你今兒不說幫我去秋葉家探口風么,她娘和她大姐怎么說,有沒有說同意我們定親的事情。”
  
  不出初夏所料,劉氏今兒之所以這般大方,還真是打上了秋葉做他家媳婦的主意。
  
  劉氏也是個人精,上回秋葉幾兄妹在他們家里和大虎之間,初夏看出來了,劉氏在一邊也看出了些苗頭。
  
  那日,等初夏他們走了之后,劉氏便把大虎拉進房里問他是否中意秋葉。
  
  大虎對著自己娘倒是也沒隱瞞,直言說他要娶秋葉做媳婦。
  
  若是以前的林家,劉氏想都不用想就會直接反對。
  
  但是現在的林家和之前可是不一樣了,林家的大女兒初夏突然變成了一棵搖錢樹的事情是人都知道。
  
  再加之初夏在她家里告訴他們家做出的那些家具可是也讓他們掙了不少銀子,劉氏自然會心動。
  
  她當即便笑著答應下來,說去初夏家探探口風。
  
  今兒聽初夏這樣說,雖然初夏沒把話說出穿,但是劉氏卻是聽懂了,她一個長輩被初夏說刻薄,心里自然會氣憤。
  
  但當時因為顧忌初夏有生意給他們做,她也不好直接發脾氣,這一回到家里,心里的怒氣便撒了出來,她指著大虎罵道,
  
  “秋葉,秋葉,你就知道秋葉,今兒為了你那秋葉的事情,我被初夏那丫頭指著鼻子罵我刻薄,你還想定親,人家可還看不上你呢。”
  
  大虎當時站在林家院子里,雖然沒聽清劉氏和他們說了什么,但見初夏和周氏臉上當時一直帶著笑容,不像是罵人的模樣,便有些不相信的看著劉氏,“娘,你說啥呢,今兒我瞧你和初夏姐他們嘮的不是頂好么,人家哪里罵你刻薄了。”
  
  劉氏皮撇嘴,破口大罵起來,“初夏那死丫頭精的要死,臉上帶著笑,但嘴里的話比毒藥還毒,我看你別再打秋葉那丫頭的主意了,那也不是個好的。”
  
  “娘,你說啥呢,秋葉咋不好了。”聽劉氏竟然說起秋葉來,大虎不高興了,當即便對著劉氏拉起了臉子。
  
  劉氏見一向孝順的兒子竟然為了個八字還沒一撇的丫頭對她拉臉子,頓時口氣也惡劣起來,“少廢話,我說不好就不好,你想娶媳婦的話,我在村里給你尋別的女娃,照咱家這樣的,還愁娶不到媳婦么。”
  
  “我不管,我只要秋葉做我的媳婦,換了別人,誰都不成。”
  
  “你愛娶娶,不娶拉倒,我又不是只有你一個兒子。”
  
  “娘,你是說真的么,你要真這樣說,我立馬就去林家,跟她們說,我愿意上門做他們的上門女婿。”大虎說著,還真往院子中央走了兩步。
  
  “你……”劉氏火了,順手從門邊拿了個竹條子便使勁往大虎身上抽。
  
  大虎今年只得十四歲,還是孩子個性,身上挨了幾條子,賭氣轉身便往門口處跑,邊跑邊喊,“我這就去林家做上門女婿了,以后我不是夏家的人,以后別來找我。”
  
  劉氏氣的臉都白了,但她的體力肯定追不上大虎,她追到門口罵了幾句,便眼睜睜看著大虎走了。
  
  大虎氣呼呼的從家里跑出來,跑到小河邊,用清水洗了洗下被劉氏抽疼的地方。
  
  劉氏那抽人的竹條子打人雖然不算頂厲害的武器,但當時抽在身上又疼又癢,而且所到之處,都有條很粗的紅印,被汗水一浸,沒真有些疼。
  
  大虎在河邊清洗傷口,正巧碰上黃展才的弟弟黃余帶著村里幾個十二三歲的小孩子從河邊過,他們一瞧見大虎臉上的紅印,便哈哈笑了起來。
  
  黃余指著大虎,毫不留情的嘲笑著,“真是個沒出息的,這么大了,還被娘打成這樣。”
  
  大虎才被劉氏打完,心里的怒火沒地兒撒,聽黃余這樣說,直接將黃余的丑事給掀了出來,“黃余,你別五十步笑一百步了,也不知道是誰,上回被自己老娘追著全院子打,之后還撒尿在褲襠里。”
  
  黃余一直把這件事情當成他的恥辱,他聽了大虎的話,當即便怒不可遏的指著大虎,“夏大虎,你給我住嘴,我說了誰都不準再提起上次的事情。”
  
  “以為你是誰,你說不準說就不準說么,我還偏要說的,尿褲襠,尿褲襠,黃余尿褲襠。”大虎說到最后,還特意放聲大喊起來。
黑龙江省十一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