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書樓 > 農家俏王妃 > _第51章 求親

_第51章 求親

劉嬸子哈哈一笑,親熱的拉著初夏的手,笑著道,“初丫頭這話說的可是沒錯,你夏叔這幾日一直在趕你家這些東西,可不能耽誤你們家用,這么大一家子人呢。”
  
  劉氏說著,瞧見了在一旁搬東西的林元朗,她看了眼,猶豫著問周氏,“他嬸子,我瞧著那后生有些像你家老二,是你家老二回來了么。”
  
  “沒錯,是我家老二。”周氏笑著點點頭,沖林元朗喊了聲,“老二,來,這是劉嬸子,還記得么?”
  
  林元朗不過也是離家幾年,自然還記得劉氏,他笑著跟劉氏打了個招呼,又回去幫著林元柱他們一起搬東西了。
  
  林家村的人自然都知道林元朗是入贅到別人家的,這時候入贅到別人家的男娃,是很少能回娘家的。
  
  劉氏的這見林元朗好似是打算回家住下來,便跟周氏打聽著,“他嬸子,你家老二啥時候回來的,不是一直在隔壁鎮上住著的么?”
  
  周氏是個老實人,再說林元朗回來也不是啥丟人的事情,周氏便直接跟劉氏道,“劉妹子,我家的情形你也知道,不瞞你說,我家老二在鎮上的日子也不好過,家里人瞧著心疼,如今家里日子也好些了,便把老二一家子都接回來過日子了。”
  
  劉氏一愣,入贅到了別人家還能接回來的這種事情倒是沒聽說過。
  
  不過她也不好多問,只是順著周氏的話道,“倒也是,別人家的日子再好,怎么也不如自己家里,而且自己的兒子在別人家,這做娘的總是惦記著的,想來他嬸子你這些年怕是也一直惦記著你家老二。”
  
  “是呀,日夜想著,當初要不是我的身子不好,也不會讓他遭這種罪。”周氏想起林元朗以前在趙家過的日子,不免心酸,“你是不知道,我家老二這些年在鎮上的日子有多難過,若是稍稍好些,我林家也不會做這種說話不算話的事情。”
  
  “算了,人都回來了,別想以前的事了,以后的日子過的好才是真好。”劉氏嘴里這樣勸著周氏,但心里卻是有幾分妒忌林家,她覺著林家如今攢下的銀子怕是比外界傳的多的多,不然林元朗必定不能這樣輕易能回來,甚至還能把媳婦孩子都帶回來。
  
  是人都知道,入贅到別人家的男人和賣出去的丫頭沒什么太大的區別,唯一就是沒有簽下賣身契而已,林元朗在人家家里連女兒都生了都能回來,最根本的原因是因為林家現在有錢了,有錢的人做什么事情都是不需要講規矩的。
  
  “這倒也是,以后兒女都在我身邊,家里的日子也慢慢好過了,倒沒啥不好的地方。”周氏點頭道。
  
  “是呀,如今家里的日子好過了,以后幾個孩子的婚事必定也不愁了,我聽說最近都有媒婆往你家里走動呢。”說起這個,劉氏的眼眸子亮了亮,“媒婆是幫你家哪個孩子來說媒的。”
  
  初夏一直坐在邊上聽周氏和劉氏兩人嘮嗑,倒是沒有忽略劉氏說這話的時候眸子里閃出的精光,看來今兒劉氏還真有事情。
  
  她不懂聲色,繼續聽劉氏兩人嘮嗑。
  
  因為上回宋媒婆是來說初夏的親事,初夏沒同意,親事沒成,周氏顧忌初夏的名譽,自然不好說。
  
  她不太自在的笑笑,“沒有,宋媒婆就來我家坐坐,沒說媒。”
  
  說著,周氏倒是也說起了孩子們的親事,,“不過我家老大和老三倒的確是到了要成親的年紀,過些日子我是要去找媒婆去給他們看媳婦了,要是有看中的,就得早些把事情給辦了。”
  
  “按我說,可不是你家老大和老三,就你家秋葉和初夏也應該尋婆家了,閨女年紀大了婆家不太好找。”劉氏說著,往初夏看了一眼,
  
  “不過一般的女娃和你家初夏肯定不能比,初夏模樣長的水靈,人又聰明,又會掙錢,村里怕是沒多少男娃娃可以配的起,倒是你家秋葉,嬸子你有沒有想過要給她尋摸一個咋樣的男娃?”
  
  劉氏說著,還四處看了看,像是在尋秋葉。
  
  初夏見狀,突然想起那回在她家里,秋葉和大虎兩人,她心里大致有了個底。
  
  估計是上回的事情,不只是她一個人看出秋葉和大虎之間的事情,連劉氏也看出來了,今兒劉氏之所以這般好說話,心里是在打秋葉的主意。
  
  周氏對這些完全不知情,她真以為劉氏是和她隨意嘮嗑嘮到家里兒女的親事。
  
  聽劉氏提起秋葉,她一愣,“我家秋葉?秋葉年紀還小呢,我想著多留她幾年,還沒尋摸過這些事情呢?”
  
  劉氏聞言,笑著拍了拍周氏的手,勸道,“咋能不尋摸呢,你家秋葉今年都十二歲多了,正好是定親的年紀,早些把事情定下來,你們不是也好放心么。”
  
  “這事……”周氏不知該怎么回答,忙往初夏看去。
  
  初夏沖周氏搖搖頭,示意周氏別多說,她把話題接過來,“劉嬸子,真是多謝你這樣關心我家秋葉的事情,不過我家秋葉年紀還真是不大,我娘和家里都打算讓她在家里多留幾年,她的婚事過幾年再說。”
  
  頓了頓,初夏又故意說了句模棱兩可的話,“至于尋摸怎樣的人家,我們倒是也沒太大的要求,先是秋葉自己對男娃以及男娃家里要中意。”
  
  “除開這些,我們的要求就是對方家人品好,家人一定厚道,尤其是公婆要待她好,如果碰上那些刻薄的公婆,哪怕男方家里再好,我們也不愿讓秋葉去吃這種苦。”
  
  初夏說這話的意思其實也是以防萬一,雖說現在秋葉和大虎也沒怎么樣,但男女之間的事情誰也說不好,指不定以后會出什么事情,這話就當是給劉氏提個醒。
  
  初夏說完,看了劉氏一眼,見劉氏愣住沒說話,便又呵呵笑了起來,“劉嬸子,別讓你笑話才好,我們這也是無聊時隨意聊聊罷了,可被讓你誤以為我們家挑女婿的要求高。”
  
  劉氏也聽懂了初夏話中的意思,當即臉色黑的難看,但初夏這樣說,她反倒不好發作了,再加之她以后還想求著初夏掙銀子呢,初夏上回設計的那個小桌子可是給他們家帶了不少生意。
  
  是以,她只得忍著氣,沖初夏陪了個笑臉,“不高,不高,要是我有個閨女,我必定也不愿她去婆家受欺負。”
  
  “劉嬸子可真是明事理的人。”初夏得了便宜還賣乖,差點沒把劉氏給憋死。
黑龙江省十一选五前三遗漏